|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打车软件被叫停焉知非福?

打车软件被叫停焉知非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11  浏览次数:6
  虽然二家打车软件的老板都声称,短短数月送了十来二十亿元给打车人和司机,但为了更好地教育国民如何使用打车App,这些钱花得还是很值得的,而最具喜剧效果的说辞是马云的妈妈也打不到车了。仿佛他们都在做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让中国人能够收到他们从天上丢下来的馅饼。
部分城市叫停打的软件的消息被闹得沸沸扬扬。 曾亮超 摄
 
  今年的“三八妇女节”可能是近几十年来最缺乏节日气氛的日子。前有云南昆明火车站的暴恐事件,临到了3月8日,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马航MH370波音777飞机又不明不白地与世界失去联系,加上寒冷天气和无处不在的雾霾围绕,可以说,所有让人好心情的旅游氛围都不见了。“三八丽人行”无端端地演变成“何处行”,真正委屈了那些能顶半边天的女汉子们。
 
  同样感到对市场失望和沮丧的还有那些精心准备好为妇女们提供产品服务的旅游企业。广告投放的希望效果没有看到:整个“三八”期间,那些如花的丽人鲜有出现在春天为她们盛放的花海之中,微信里也少了她们和花儿一起的浪漫。“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一语概述了今年花季旅游市场的失落和消费的无力。
 
  而另一厢,部分城市叫停打的软件的消息正在市场上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被某些专家定义为政府管理市场无能的“一刀切”行为,并冠以扼杀科技创新的“罪名”。前些日子,出租车司机排长龙装机“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并给予使用软件打车成功的乘客以数额可观的优惠。一时间,全国各大城市都陷入了以阿里和腾信二大互联网巨头的烧钱对战。
 
  虽然二家打车软件的老板都声称,短短数月送了十来二十亿元给打车人和司机,但为了更好地教育国民如何使用打车App,这些钱花得还是很值得的,而最具喜剧效果的说辞是马云的妈妈也打不到车了。仿佛他们都在做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让中国人能够收到他们从天上丢下来的馅饼。
 
  可以说,目前我们生活在一个最复杂的时代,已远非人们总是诟病的没有信仰、没有公平那么简单,我们所有的实体经济都已被互联网寡头和金融寡头所摧毁,速度之快已远非我们可想象。工厂倒闭、门店关张、纸媒停刊所造成的市场乏力已超出了社会可承受的限度。在国内外风投资本的搅局下,大量的高端人才进入互联网世界,以我们平常人不能看到的线下手段把产品放到线上如淘宝、天猫店,让大量的普通劳动者失业并破坏着实体经济中各个行业的生存空间。
 
  最近朋友圈里经常看到这样的口号“你不能成为互联网的创造者,你就只能成为它的消费者”。但是,如果大量实体企业破产、大量失业人口出现,试问谁将能成为互联网的消费者。这已是摆在我们面前实实在在的问题,而绝非我们能够绕得开又脱得掉的!
 
  因为看不见,携程等旅游门户网站让全国旅行社行业陷入灭顶之灾,而我们只是以为没有《旅游法》;因为看不见,淘宝店经营者在涉嫌长期偷税漏税的情况下抢占所有零售业市场,让李宁等专卖店被迫在全国范围关闭;因为看不见,支付宝和余额宝得以绕开金融监管迅速吸金,短短几个月天弘就成为全国最大的基金公司。
 
  今年的“三八节”,女士们都在为工作而劳心,为家庭而奔波,本该属于她们的浪漫可望而又遥不可及。没有了市场和旅行社,我们仍要听着《旅游法》如何维护了游客利益的赞美,就如同微软弃用WindowXP,而我国的互联网公司宣誓提供安全服务一样。为什么我们的国家就不能像欧盟,用反垄断法对微软处以亿万美元的处罚?
 
  今年的“两会”听到了周小川行长不会取缔“余额宝”的发言。如果我们的人大代表真的能像斯诺登那样为了中国乃至世界各国的国家安全,能够为十三亿的中国人民的生存着想,就根本不难取舍如何让互联网寡头们如何规范经营!
 
  互联网本来只是提高产能的工具,却偏因被互联网教父们注入了互联网思维而成为生活的一切,这才是互联网时代的“双刃剑”。所以,叫停“打车软件”对普罗大众而言:焉知非福!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