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小米电视磨难出炉记 主板设计险些导致夭折

小米电视磨难出炉记 主板设计险些导致夭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11  浏览次数:4
  当小米电视只剩下3个月就要发布的时候,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多看科技CEO王川却深深陷入自我怀疑之中。他开始担心自己领导团队开发的小米电视不足够好,难以吸引用户购买。

不仅王川,小米电视开发团队中几乎所有高管都患上了焦虑症。随着产品发布时间越来越接近,大家对这款智能电视越来越没信心,很多人进入一种焦躁不安的状态。他们总忍不住问自己或悄悄地问同事:这款电视到底怎么卖,究竟谁会喜欢这个东西?
 
  尽管在智能硬件领域已有多年积累,王川和自己团队的履历表中,之前仅有一款成功上市的硬件产品—一个手掌大小的智能盒子。
 
  去年下半年,他们所属的多看科技被小米全资收购,很多人希望尽快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那么,是开发一款笔记本电脑还是一款平板电脑呢?他们曾面临很多选择,但王川选择开发一款智能电视。他相信,47寸屏幕的小米电视将在这个全新市场成为领导者,成为多看硬件团队实力的最佳证明。
 
  无论对小米公司,还是对多看团队来说,小米电视都是最重要的硬件产品。同时,这款产品的开发难度也被抬升到空前的高度,它将采取全新的底层技术和交互设计。为此,王川调集了团队中最好的100多名工程师。
 
  但难度仍然是超出预期的。多名负责人告诉《时间线》,开发过程中有好几次,他们都险些放弃这款智能电视。最危险的一次,他们无法让两块从未组合在一起运行的核心芯片顺滑地同步工作。不论小米电视的设计方案多么宏伟创新,如果不能推出最终产品,那么它什么都不是。王川告诉他的工程师:这样的产品,我接受不了。
 
  所有技术问题最终被解决之后,整个项目开发团队已对小米电视陷入审美疲劳,甚至失去信心。他们忐忑不安地参与了小米电视9月发布会的准备工作,担心发布会后的批评和嘲笑铺天盖地而来。小米的品牌影响力通过网络树立起来,那里容易产生赞誉,也欢迎揶揄、咒骂。
 
  第一次积极的改变发生在发布会现场,高管们看到为小米电视设计的展示间后,顿时觉得这台电视比在乱糟糟的开发环境中靓丽了许多。
 
  在那场火爆异常的发布会上,小米电视UE负责人李创奇悄悄挤进了会场,目睹了雷军公布小米电视后现场观众的热情。“听到现场的反馈,我他妈有点想哭。我从没有经历过这样一款产品。”李创奇告诉《时间线》。发布会当晚,王川和团队聚餐时喝得大醉。
 
  小米电视差点夭折在哪?
 
  什么是智能电视?很多人有很多的答案。王川的答案最简单直接:电脑。他认为智能电视就应该是一台超级电脑。
 
  作为乔布斯的信徒,他认为乔布斯一生中开发的所有产品本质上都是一台超级电脑。只有在一台电脑上,才能依靠不同的应用带来完全不同的用户体验。电视直播、在线视频、电视游戏等功能,都成为智能电视中的一个应用,就像电话功能只是iPhone或安卓手机中的一个应用那样。这已经成为王川的产品哲学。
 
  当然,目前还没有看到真正可以颠覆用户体验的智能电视应用或功能出现,最有可能第一个承担起这个角色的还是游戏,不过也尚需时日。但王川和他的团队相信这一天很快就能到来。
 
  王川之所以坚持把电视直播变成智能电视中的一个应用,一个重要原因是,只有在这样的模式下,用户不论收看湖南卫视直播的《爸爸去哪儿》,还是看在线美剧视频时,他看到的用户界面和使用的操控方式才能是统一的。
 
  从理论上来说,小米之前已经成功开发过一台“超级电脑”——小米手机;从架构角度来看,甚至可以把小米电视视为一台巨屏的小米手机。那么开发一款巨屏手机又怎么会如此困难呢?要实现王川这种产品哲学,小米电视几次差点夭折,最终产品发布时间,也比原定的今年4月拖后半年之久,落后在了乐视和爱奇艺后面。
 
  “真正的好设计是什么?使用起来简单,后台处理复杂。”小米电视产品及供应链负责人戴青松对《时间线》说,“比如苹果的产品,你看到简洁易用的界面,但实际上技术非常复杂。你只是靠界面这一层来解决问题,很多的用户场景你是做不出来的。”
 
  很多所谓的智能电视,底层主结构仍是一台传统电视,然后在其中增加一颗智能芯片,来实现在线视频等功能。需要用户用遥控器在传统电视系统和智能系统之间切换。小米公司认为这样的交互功能体验并不够好,于是采用了一套非常复杂的底层主板设计——相当于在一块手机主板上,增加一块电视芯片作为输入源,来支持电视直播功能。电视是其中的一个画中画。所有UI都运行在高通那块智能芯片上,电视只是电路主板上的一个元器件。
 
  不过这样一来,主板的电路设计会完全不同。正是这项关键的开发工作,险些让小米电视无法发布。
 
  这样的设计思路并非小米首创,小米的CPU供货商高通也拿出了一套相应的参考设计方案。但王川认为这套方案达不到他的标准,他反问电视项目的高管:我们为什么要用别人现成的方案?
 
  简单来说,王川的团队用一块对中国电视信号兼容性更好、但没有参考设计的电视芯片,替换了参考方案中原有的芯片,然后全新开发了一套让这两块芯片能够稳定、高效协同工作的设计方案。
 
  “我就坚信它能这么用!这是我们自己尝试出来的。所以高通的方案中,包括电路很多东西我们都要重新改,所以我们的工作量大很多。”王川告诉《时间线》,“我觉得我做完之后大家都会认可这个方案,因为这是合理的。我帮他们试错了,告诉他们这么做是可以的。”
 
  “其实底层我们做了这么多复杂的工作,只是为了让上面的应用看起来更舒服,提供一个统一的用户体验。”小米电视BSP负责人茹忆告诉本刊。
 
  茹忆所负责的BSP团队不到30人,是开发这套芯片协议的主力,他们都拥有7年以上手机系统开发经验。茹忆则曾任摩托罗拉Linux内核研发负责人,2009年他在播思通讯带领团队参与了OPhone手机操作系统开发,这是中国第一个安卓定制开发系统。他和现在团队核心成员是中国最早进行安卓系统开发的一批工程师。
 
  工程师们为小米电视选择了一颗MSTAR电视芯片与高通CPU搭档。根据小米提供的数据,MSTAR这家专注电视市场几十年的公司,在中国电视市场拥有70%份额。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它对非标准电视信号的支持很好,其兼容性在中国市场是最好的。王川要把兼容性最好的电视芯片和性能最强的智能处理器搭配在一起,这让整个开发团队深受折磨。
 
  在这个开发过程中,高通负责电视产品设计方案的工程师会乘飞机赶到多看办公室,一起改进这个构架。关于追求极致的定义,王川有一句话在小米广为流传:极致就是把自己逼疯,把别人逼死。
 
  这套全新芯片搭配方案需要解决的不仅仅是硬件问题,还要为运行在这个新架构上的安卓系统确保运行的稳定性。小米竭力去做的,是保证安卓系统自身原有的稳定性,确保它更加兼容。工程师们用三个月时间的各种压力测试来确保小米电视在各种情况下的稳定。除了进行过7×24小时的视频播放测试外,还会进行频繁切换台、重复开机、重复刷机升级、频繁切换信号源等各种压力测试。
 
  “我们的目的是要把电视系统和安卓系统很好融合在一起。而很多传统电视制造商的产品中,电视直播和安卓界面完全是两个世界。这谈不上融合,而是搭积木。”茹忆笑着说。
 
  今天阻碍用户在小米电视上实现统一操控方式和UI的最大困难,是全国各地规格不以的有线电视机顶盒。小米电视团队正在一家一家与当地有线电视运营商商谈合作方式。今年有望在北上广地区,通过安装小米自制有线机顶盒实现用户体验的真正统一。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