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数码 » 谷歌Tango开发历程和进展 将实现3D绘图

谷歌Tango开发历程和进展 将实现3D绘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14  来源:腾讯数  浏览次数:0
  来自美国的设计公司Speck Design有很多“大牌”客户,从苹果到Samsonite到Fisher-Price。而现在,又有一个高端公司加入了名单,那就是谷歌,更确切地说,是谷歌的高级技术项目部(Advanced Technologies and Projects, ATAP)。不过,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客户,集团效仿DARPA(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负责研究、开发高新技术等,大多承担各种风险大而潜在军事价值也大的项目)而成立,将机构拆分成多个组,每个组都需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解决一个较紧迫的问题。大约一年半前,ATAP与Speck接触,最终确认由工业设计师Jason Stone和Vincent Pascual主导,欲完成一件伟大的事情—创造一款与众不同的平板!
  这个项目的名称就是众所周知的Tango,它的目标是利用先进技术让用户能够使用移动设备拼合3D地图,包括相机的特殊排列方式、深度传感器和优质的算法。另外,Tango项目最大的挑战在于团队只有2年整的时间来将该技术应用于现实,而现在距离实现这一目标的预期时间还有不到五个月了,以下图片为Speck为平板设计的多款早期模型。
    
  一直以来,ATAP都致力于一些能加快推动技术发展的先进项目,Tango就是最主要的例子。通过软硬件结合,项目希望给移动设备赋予对尺寸的感知能力,了解空间和运动。由此,利用搭载Tango的智能手机或平板,用户只需在每个房间走一圈,就可以创建出办公楼或者家的3D模型。如果项目最终取得成功,意味着用户就能够在百货商店通过应用找到很难发现的产品,就像我们现在使用GPS进行定位的方式一样。用户还能够在玩《植物大战僵尸》或者《传送门》等游戏时采用自家的客厅作为游戏背景,或者通过应用将宜家家具摆在建好的3D家模型里,看看和整体装修是否搭调......Tango项目开启了众多全新的选择,而这些恰恰是现在技术不可及的。
  实际上,想从零来打造一种尖端技术,两年时间远远不够,更别说是两种硬件设备(智能手机和平板)还有整个软件平台。要知道,即使是第一代iPhone,从乔帮主有想法到最终产品成型发布都花了超过3年的时间。不过,让人吃惊的是Speck在16个月的时间内就开发出了一款平板,这仅仅是一款常规设备的标准开发周期。不过,Tango平板并不像常规平板,不仅仅是外观与众不同,其内在也大不相同,首先,它是一款具备4GB RAM内存、128GB内置存储空间和英伟达Tegra K1芯片(具备桌面GPU架构)的高端安卓平板;其次它的设计独特,顶部附近包含一系列摄像头和传感器,整合了之前只有那些售价高达数千美元的专业设备才有的3D绘图功能。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Stone却表示你完全错了。Tango和合作伙伴都在紧锣密鼓地部署工作,项目的进化周期达到了以天为单位。且团队与多家不同公司同时合作,涉及产品的方方面面。同时推动多个项目并不常见,不过参与的多方人员确是如此,Tango招募了许多工程师、研发人员,并与众多高校与制造商合作,来推动产品成型,也就是我们今天能看到的硬件和软件。Stone说:“整个过程大约可以这样描述:他们构思产品的工作机制,同时我们进行工业设计。”
  Speck是2013年3月被纳入该项目中,跟进这个大胆的想法,不过Stone和Pascual很快意识到其挑战比预期大太多。通常来说,客户对品牌有特定的设计语言或者标准,不过因为ATAP完全独立于谷歌而运营,所以没有已定的方针和规则帮助Speck缩小设计的范围。Stone说:“他们最开始并没有告诉我们用Tango做什么,甚至没有解释清楚相应的应用和技术。”
  仅仅有着对该项目在意识上的高层理解,Stone和Pascual就制作出许多粗略的手工原型,Stone说:“我们做了大约3个模型,然后挑选了1个递交给谷歌。”其中有许多非常有意思的模型,例如一种是旗杆的样子,还有一个有着透明边框的平板。以下就是其中一种模型图片:
  一般来说,Speck的客户对产品都有着严格的预算,但是谷歌并未有任何成本限制,早期价格并不是Tango项目需要考虑的因素。对于谷歌的Johnny Lee和Ryan Hickman来说,产品必须要使用最好的配件,例如摄像头、传感器、芯片还有扬声器等。实际上,这对设计师来说挑战更大,因为空白支票意味着更多的设计选择空间。Stone称有时候一些成本上的限制反而能帮助你快速做决定,比如当你要做这件事时发现钱不够,自然就不得不做另一件事。
  起初,Speck并不是唯一一家合作开发Tango的公司,ATAP想利用其与摩托罗拉联系搞定其供应链和其他资源,就请求了摩托的用户体验设计(UXD)组进行概念设计测试。Tango组甚至还联系到了谷歌的Nexus组,不过他们的重点还放在开发类似Nexus 5的廉价设备。
  很快,Speck的责任更重大了,公司被要求使用其Photoshop技巧来画可视化模型,这些模型能够帮助ATAP将Tango的想法卖给潜在的硬件合作商和谷歌。且多亏了项目的时间限制,快速的合作伙伴加入对成功很关键。因此,这项工作也被给予了相同的优先级,设计师们必须尽快完成。
  Pascual称团队已经完成了成百上千的用例,例如,从视觉上将新地毯铺到房间里;试试新眼镜是否好看;渲染车引擎盖下的3D图;计算环形博物馆的绕行距离等。以下是一些用例的图片呈现:
  虽然任务繁重,这些测试也给了Speck对Tango用户体验的更深理解。也正是由于设计师新发现的知识,他们总结出平板在水平放置时效用更大,用户在给自己的房子或者办公室做3D成像时一般不会垂直拿着设备。
  所以,当决定了平板的方向时,设计思路也逐渐趋于明了,不会那么泛,不过Speck还需要考虑基线(测量所有3D数据的类似Kinect相机和传感器的排列)如何嵌入设备。用户应该直接把设备放在脸前面吗?或者设备与地面平行,相机冲着前方?Stone和Pascual需要找到最优角度,所以他们开始致力于用户测试。
  测试这么一种设备有一个主要的问题,那便是它是一个全新领域,所以没有现有模型进行复制。设计师不得不自己构建测试流程,他们与ATAP一起决定需要测试哪些内容并如何进行测试。另外,由于那时候平板的工业设计并未完成,Speck使用胶合板、内置的数字角度仪(迅速调整测试期间的相机角度)和一个相机排列样本制作了一个特殊的产品原型。
  对测试的建模和操作、量化结果是在8月开始的,且持续了1个月左右。测试者数量少于100人,都是来自摩托罗拉和谷歌,他们被给予了5个任务,每个人随机挑选两个不同的相机角度进行测试。测试过程包含了一些简单的动作,例如给物体拍照、根据取景器上出现的箭头在办公室里游走等。每次测试后,测试者需要给他们的体验评级,分别是1到5级。
  Stone和Pascual发现相机的角度非常关键,测试者如果将设备直接垂直放在脸前面就无法避开障碍物,将其放在腰际位置也不好,因为测试者总是需要上下摆头(或者眼球),久了很不舒服。由此得出结论,两者之间的方案会更合适,所以最终的解决办法是:将相机倾斜放置,这样用户在走路时就可以有些角度地抓握平板,不会挡脸也不用摆头。
  在一些经济上的调整后,Stone和Pascual下一步计划就是拜访Tango在亚洲的供应商,来解决一些有限的细节。在这个环节,他们需要权衡一些利弊关系了,例如保证天线正确放置、按钮和零件都能被固定在准确的位置、颜色外观等。现在,Speck的主要工作是随时帮助ATAP,响应ATAP的需求。
  目前,据项目完结只有5个月的时间了,Tango正在做出货至大量开发者前的最后准备。虽然ATAP还会继续进行其他项目,Tango会一直存在,还有一系列制造商可以使用的用户体验标准。例如,LG就已经承诺明年将发布一款类似设备。
  如果说Tango项目是一次尝试,Speck Design做得非常好。ATAP还有许多正在进行的未公开项目,Stone也低调暗示他的公司也被包含在了至少1或者2个项目中,他的原话是:“我们正与谷歌一起合作其他项目,对外公开这些项目还为时过早。”不过,基于ATAP项目的时限,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得到相关信息,不过首先还是让我们期待一下即将到来的3D绘图平板吧!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