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快递最后一公里是馅饼也是陷阱

快递最后一公里是馅饼也是陷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21  浏览次数:1
   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卡壳”被敏锐的资本察觉,不知不觉中,多方已着手布局。自提点、自助快件柜、第三方代收件平台、末端共同配送……它们的出现都是为了“最后一公里”加速。


双11热潮过去,中国快递企业结束了一年中最具挑战性的时节。双11当天1.8亿个包裹,11月11日至16日3.46亿个包裹,这些数字同比均翻了一番。经过几年的实战,今年双11快递包裹发货和中转环节顺畅不少,但“最后一公里”配送压力之大依然挑战了快递公司的极限。
 
  针对快递末端配送易“卡壳”的老毛病,各种形态的末端“加速器”纷纷诞生,有人赞这是公益,有人说这是商机,也有人质疑其可持续性。“最后一公里”的战场上,硝烟已升起。
 
  窘境
 
  快递配送末端易“卡壳”
 
  “查询显示包裹都送出好几天了,而且明明已经到北京了,为什么还没收到?”北京的林女士买了一双贵州的鞋,发货后的四天中,有一天的时间包裹其实在北京市内。
 
  对于林女士的体验,快递公司也很无奈。货车进城层层受阻,市内堵车也常常发生,而在双11期间尽管快递公司为分拣、转运中心招聘了不少临时工,但专业性更强的终端配送快递员却极度短缺。快递配送的“最后一公里”之困往往是使快递变成“慢递”的罪魁祸首。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各大快递物流公司旗下的各级网点数量总和超6000个,因末端网点重复建设带来的末端环节各类运营成本(场地、人员、能耗、通信等)浪费高达50%以上。家中无人或只有老人、小孩不便收货,“二次投递”白白浪费了社会资源;高校师生白天上课,等待过程中派件人员因任务紧迫离开后,同学又来催件……由于快递物流行业人员多为外地务工人员,每逢国家重大节假日,快递物流订单量激增的同时,恰恰是派件人员大批返乡之时……
 
  国家邮政局早已认识到上述问题,10月底审议通过了《关于提升快递末端投递服务水平的指导意见》,提出以多种形式提升快递末端投递服务水平,如鼓励和引导快递企业因地制宜与第三方开展合作,引导快递企业加快自有品牌末端网点建设,鼓励企业探索使用智能快件箱等自取服务设备等。
 
  商机
 
  多方着手布局“最后一公里”
 
  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卡壳”被敏锐的资本察觉,不知不觉中,多方已着手布局。自提点、自助快件柜、第三方代收件平台、末端共同配送……它们的出现都是为了“最后一公里”加速。
 
  1 自提点
 
  机动灵活降低成本
 
  今年以来,私密用品网店的小二们发现,消费者愈发青睐于把包裹送货地址写成电商自提点。除了保护隐私,今年双11自提点作为快递末端配送分流利器,受到了空前的重视。
 
  菜鸟网络自提点由一些天猫签约的连锁便利店、物业公司、社区小店等组成,天猫按包裹数量给予补贴,消费者无需额外付费。代收货服务品类基本涵盖所有常规小件货物,消费者在天猫、淘宝下单后可以查看地址附近的自提点,选择货到后凭短信通知和密码自提包裹。“自提点主要的好处是机动、灵活,有人值守,降低快递公司末端配送的成本。”菜鸟网络负责人说。
 
  目前菜鸟网络在全国64个城市有11000个自提点,同比长了3倍,收到的包裹数则同比增长10倍。今年自提点订单数峰值出现在双11当天,达31万单,之后又回落到每天5万到6万单。
 
  除阿里系、京东、当当等电商外,快递公司也在加紧布局自提点。顺丰与便利店等社区外部资源的合作较早,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透露,申通今年计划拿3000万元建设末端派送体系。
 
  快递末端自提还进入了大型房地产物业公司的盈利视线内。万科目前开发了几百个楼盘,近千万入住人口都是网购的中坚力量,按照快递的服务半径,可以安排2000到5000个服务点。
 
  2 自助快件柜
 
  商务区地铁口使用率低
 
  双11前几天,一排与超市自助储物箱模样相似的自助快递柜,在北京地铁口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与北京轨道交通资产管理单位一起运营自助快递柜的,是北京递兴泊互联科技有限公司。递兴泊公司的计划是,初期布点北京地铁28个网点,年内将完成100个网点布局。
 
  这些自助柜高约2米,拥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格间,设有实时监控摄像头,必须用快递员的IC身份证和密码,或者消费者的快递单号和取件密码才能打开。推广期内,主要电商官网上还看不到送件可勾选自助快递柜,但消费者网购时可以主动告知选定自提点。
 
  成都三泰电子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和运营的“速递易”自助快递柜已经解决了消费者自助收发快件的问题,速递易上有投币器,同时有传统电子回单柜。“速递易”最初在成都运行,涉足当地精品小区、高端楼宇,有小区监督员进行监督,目前已进驻了成都超过200个小区。今年8月,三泰电子发公告称,将投资6000万元在北京、上海等15个城市设立子公司,计划未来4-5年在全国铺设4万个网点。每一速递易标套装置的成本约在3万到4万元,与快递企业对代收件及临时寄存进行分成,初期对消费者免费。
 
  据了解,自助快件柜在大学和小区接受程度较高,北京、上海多所高校内已经在使用。不过,在商务区以及地铁口的效果并不是非常理想。
 
  邮政系旗下的湘邮科技、上海宝盒速递、福建友宝等公司,也在研发、运营自助快递箱,并从注册地往外扩展。而韵达、圆通等快递公司也通过采购和外包,在社区或学校投放有快递公司LOGO的智能快递箱。
 
  3 第三方代收货平台
 
  代收包裹+O2O体验
 
  由于各类可发展为自提点的社会资源繁多,而电商、快递公司亲自布局自提点因排他导致耗时耗力,收益甚微。这时,一些既没有配送业务,非电商平台,也不拥有任何物业的轻资产公司横空出世,为电商和快递公司发展并维护自提点。天猫的战略合作伙伴——深圳猫屋电子商务便民服务有限公司的角色就与之类似。
 
  猫屋一边对接快递公司资源,一边为电商布点社区自提点“猫屋”,直营店按照标准自提和O2O体验店的形式建立,可进行衣服试穿、消费者可以通过店里的电子终端直接购买商品等;加盟店则是在便利店、洗衣店、美甲店等社区商业业态基础上,提供包裹代收服务。尽管今年7月初刚在深圳前海成立,猫屋目前已在深圳布局15个旗舰店、692个代理店,共签约了1081家代理点。
 
  猫屋创始人王戈表示,对于代理店,公司签约使用店内1到2立方米的空间,根据代收包裹量提供每单8毛至8元的补贴,如果出现货物太多,或有货物两天以上无人领取,猫屋会派人领走并继续联系收件人。“对于代理店的店主而言,既可以获得补贴,又可以增加人流,可谓锦上添花。”目前代收补贴暂由天猫提供。
 
  2011年12月上线的收货宝网则是一家“更轻”的公司。消费者通过收货宝网站或客服电话选择方便的代收点后,登记包裹信息,此后快递公司就将包裹送达收货宝代收点,消费者7日内可凭取货密码到代收点取货。在这个过程中,收货宝提供信息系统支持,同时扩张线下自提点。对消费者而言,收货宝的代收服务现在还是免费的,但对于超过100元的包裹,则需要自行选择保价服务并向代收点支付费用。
 
  4 末端共同配送
 
  受学校和高端小区青睐
 
  “‘最后一公里’不可能全靠自提,还得有配送的部分。”北京城市一百物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柴丽林说,有的商家物品较为贵重,需要本人亲自签收验货,这种情况必须送货上门。对于此类特殊要求,一般的快递公司服务和产品结构难以满足,同时若碰上家中无人的情况,快递员还得来回跑。城市一百一天多频次的末端共同配送则为快递公司或自建物流的电商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选择,目前安利、天猫、当当、京东、梦芭莎及多家快递公司等都成为了城市一百的用户。
 
  城市一百的模式得到了管理严格的学校和高端小区的青睐,目前其在北京的网点发展到了170个,形态灵活,根据各个区域对末端配送的需求,既有面积不低于50平方米、不低于10名工作人员储备的标准门店,也有与社区超市、洗衣店合作的门店,同时还有仅设自助快递柜的网点。
 
  北京的多所大学里,城市一百通过租用校内场地设立自提点,校园80%的快件在末端可通过自提消化。在居民小区的网点,除自提和末端配送外,还具有更丰富的功能,如提供水果、蔬菜、生鲜等特色农产品、海产品的配送,此外还提供手机电话充值缴费、信用卡还款、人身财产保险、机票火车票代订等。
 
  城市一百网点的自提业务由电商给予补贴,末端上门配送业务则向电商、快递公司收费1-2元/件,消费者均无需付费。
 
  分析
 
  “最后一公里”并不好走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志在为快递“最后一公里”加速的各种业态要想盈利,还面临诸多困难——商业模式不成熟、各方利益难协调、政策限制需要突破……对于掘金者而言,这“最后一公里”的路并不好走。
 
  商业模式有待检验
 
  去年快递末端服务业务出现较大亏损,靠其他业务“贴补”才不至于让总体业绩太糟糕——这是北京城市一百物流有限公司开展新业务第一年的真实写照。
 
  “现在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还是前端个性化配送。”城市一百执行董事柴丽林告诉记者,他预计末端服务业务至少要3到5年才能实现盈利,“新兴业务一定要有多元化的业务作支撑。同时,快递末端服务也要因地制宜,多种方式灵活搭配,而不是生硬地复制推广。”
 
  和城市一百一样,“速递易”业务目前也尚未盈利,但三泰电子公布这一项目计划后,股票立即涨停。民生物流有限公司总经济师蒋啸冰表示,自助快递柜这样的产品,在设计、生产和销售方面没有门槛,但网点规模效应、用户规模、产品用户黏性和附加增值服务都是运营时必须面对和解决的核心问题。未来能让三泰电子盈利的模式恐怕是“快递地产”,通过汇聚人气发展增值业务。据了解,三泰电子的主营业务是金融电子设备及系统软件,当“速递易”借助快递吸引到用户后,可以很容易地将ATM机与自助快件柜形成关联,将“速递易”取件和银行卡形成关联,发展社区自助金融服务,接着再切入消费环节,进一步发展社区电子商务、物业增值服务等增值服务。当然,这些设想还需要实践检验。
 
  利益博弈无处不在
 
  有快递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直言,与城市一百这类末端配送公司合作,他们有一系列担忧:如果末端配送公司控制了“最后一公里”的市场,不与它合作的快递公司会不会因为进不了小区、难以揽件而陷入被动?当快递公司都和末端配送公司合作后,后者会不会肆意涨价?把直接体现快递公司服务质量的末端配送环节交给第三方,会不会对公司品牌产生影响?
 
  考虑到快递公司的这些顾虑,城市一百在创立之际吸收了几家大型快递公司入股,结成利益同盟,但末端配送环节的合作也曾遭到来自片区加盟商的阻力。“快递公司看到我们也有前端配送业务,非常担心我们借机揽件。还好,经过两年的磨合,不少快递公司已经发现了相互间的业务差别,合作才算比较顺畅。”柴丽林告诉记者。
 
  刍荛(中国)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副总裁赵小敏分析,要在全国范围内的“最后一公里”市场迅速扩张并盈利,快递行业内恐怕只有中国邮政和顺丰最有优势,“国资背景,完善的网点布局,还有不差钱的底气。”当市场中几个快递公司发展成寡头后,网络布点已相当完善,末端配送和自提业务完全可以自己一手操办。
 
  实现盈利长路漫漫
 
  “如果没有其他业务为之输血,单一的自提业务很难见到盈利的那天。”一位快递业内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目前那些对消费者免费的自提网点未来很有可能收费,而中国的网购一族对邮费较为敏感,“又有多少人愿意为此额外付费?”
 
  去年1月,京东商城的地铁自提点上线运营,但当年7月就中止了,因为固定摊位的经营成本太高,一套自助快递柜所需设备费用大约为5万元,后期的定期维修开支也较大。自助快递柜以及线下自提网点都具有规模经济的特征,布点需要大量投入,成本压力很大。
 
  那些与咖啡馆、花店、便利店等合作设立的自提点,看上去可以不用额外交房租,店主还能赚一笔服务费,但许多潜在的成本依旧存在。例如,有的自提点“爆棚”,或者有包裹滞留多日,不但需要人看守,而且店主不能擅自收滞留金,还不得不一一给收件人打电话。这些情况,导致很多自提服务因店主的不满而停止。
  
  猫屋CEO王戈坦言,目前公司还处于“烧钱”阶段,来自天猫的补贴还未起到“造血”的作用,“何时能盈利,取决于O2O程度(线上线下互动程度)以及消费者对自提的认可程度。”在中国,“等快递上门”已根深蒂固。
 
  期待更多政策细则
 
  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问题已经有了政策支持。从去年8月至今,商务部、财政部共选取20多个城市在服务居民生活领域发展共同配送试点,中央财政已从今年起为此安排资金。
 
  然而,更多操作层面的细则还在酝酿之中。例如,对自助快递柜的标准问题,国家邮政局政策法规司表示目前还在探讨之中。10月9日,全国邮政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审查通过了《智能快件箱行业标准》,但何时公布,相关部门还有不少顾虑。一位邮政局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市面上的自助快件柜标准不一,标准一旦出台,就意味着销售、运营市场上有一批产品将被淘汰。此外,谁能运营、怎么运营自助快件柜,也涉及许多利益关系。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快递自提点的存在为电商与消费者的交易过程增加了一个环节,“比如,自取包裹服务与当面验货的规定之间就会产生矛盾。万一出现物品毁坏,消费者的维权过程会更复杂。”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