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云南:12名学生相约“拼酒量” 14岁女生醉酒死亡

云南:12名学生相约“拼酒量” 14岁女生醉酒死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10  来源:云南网   浏览次数:9
 该校实行半寄宿制,并在学生宿舍张贴了规章制度,上面明确写着禁止学生饮酒 记者谢瑞
    小杨5日从学校这道后门进入后山喝酒
    据《都市时报》报道,寻甸人杨师傅再也见不到14岁的女儿小杨了。
    5日下午放学后,在云南新兴职业学院读书的小杨和其他11名同学,结伴去学校后山山顶喝酒。几个小时后,醉酒后不省人事的小杨经抢救无效死亡。
    关于原因,可能是小杨醉酒所致,抑或酒本身存在质量问题,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调查;杨师傅暂时想不了那么多,没了女儿,他整个人像丢了魂,凡事打不起精神。
    “孩子表现比较普通”
    昨天,在亲戚陪同下,杨师傅再一次赶到云南新兴职业学院,和学校协商女儿的善后事宜。
    自从女儿去世后,他已来学校数次。不经意路过女儿宿舍楼时,杨师傅总觉得女儿还在里面,可现实不是这样——在他眼里,乖巧、听话的女儿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杨今年9月份入读云南新兴职业学院中专部,学的是康复专业,班里七八十号人,都是十四五岁。“孩子表现比较正常,不算显眼。”学校学生处处长梁小飞说。
    学校属于半寄宿制,里面小超市、服装店、银行网点等一应俱全。周日晚7点至下周五下午4点20分之间,学校全封闭式管理,全天不允许学生进出;周五放学后至周日晚上7点之间,学生可以自由出入,离得近的可以回家,离得远的依然住在宿舍。
    小杨出事的时间,就发生在两个时间节点交叉的周五下午放学后。
    “想比一比酒量”
    按照平时周末的做法,小杨本不会出事。
    虽然家在寻甸,但杨师傅和爱人在昆明租房住,平时每到周末,小杨都会回他们的住处。可上周五,因为杨师傅要回寻甸,不能照顾小杨,就给了她一些生活费,让她周末住在学校,并交代其要乖乖的。
    意外发生了,有些阴差阳错。
    按照梁小飞事后的说法,当天下午,2014级康复专业的几名男生想比一比酒量,就打算约着去学校后山山顶拼酒。
    平日里,对于学生饮酒一事,学校有严格规定,“就是坚决禁止”。梁小飞说,在学校,有关禁酒的规定就贴在宿舍里。“平日,老师也会交代不允许饮酒,如果发现,第一次批评教育,之后如果屡教不改,我们会喊家长来,实在不行,只能开除。”
    而且,“学校仅有的3家小超市,也不允许售卖烟酒”。昨天,通过问询学生及亲身体验,证实了梁小飞的说法;在学生宿舍区,相关管理规定也明确写明“学生禁止饮酒”,只是有些被学生撕了,有些还在。
    “周末出去玩要走很远”
    约好后,趁着下午放学,3名男生背着书包,步行2公里左右,前往离学校最近的一家小超市,买了一桶两三公斤的老白干,和一瓶其他牌子的白酒后,返回学校。
    云南新兴职业学院位置偏僻,位于东三环附近的一处半山上,学校门口没有卖东西的地方。“以前有摆摊的,但经过向城管反映,如今已经没有。”梁小飞说此话的意思,也是想证实学校管理规范。“我们周末出去玩,只有在一两公里外的青龙村附近人流才会增加。”一名学生说。
    为了买酒,3名男生也不例外。
    很快赶回学校门口,为躲避学校保安耳目,几名学生将酒背在包里。叫上事先约好的小杨等人,一行12人开始往学校后山赶。
    后山并不在学校里,需要穿过学校后门才能到达。“平日里,除了早晨跑早操时间外,学校后门都关着,因为这段时间学校建房,货车必须从后门经过,所以白天我们把门开着,晚上8点关闭。”梁小飞说。
    “小杨喝了两纸杯白酒”
    10多分钟后,一行12人赶到山顶。为了喝得尽兴,一帮人玩起扑克游戏。“期间,小杨喝了两纸杯白酒。”梁小飞事后从学生处得知。
    晚上8点前,眼看着一桶老白干下去了一大半,六七人喝得酩酊大醉,一行人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小杨此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舍友见她情况严重,马上拨打120急救电话,并通知学校老师和小杨父母。”梁小飞说,可因为学校地处偏僻,120急救车没有马上赶到,“我们就叫了一辆私家车,将小杨和其他醉酒的5名女生送到延安医院。”
    遗憾的是,经抢救无效,小杨身亡;另外5名女生情况好些,经过输液治疗,第二天早晨6点左右,一行人被梁小飞从医院接回。“进行了心理疏导后,这些学生目前已恢复上课。”
    因担心勾起这些学生的伤心记忆,梁小飞婉拒了记者想采访这些学生的请求。
    “建议家属走法律途径”
    杨师傅无法接受女儿的突然离世,他觉得女儿的死学校要负起责任:“一方面学校管理不到位,怎么能让未成年人随便喝酒;一方面抢救不及时。如果抢救及时,孩子说不定还有救。”
    学校对此不予认同,“我们一直在做自己该做的,包括不允许学生饮酒等。为了防止学生在学校过生日时喝酒,我们甚至在学校门口见到有人提着蛋糕,就让他们当着面把蛋糕分了”。梁小飞说,而且,“事发后我们也在积极配合抢救,还有老师专门为孩子做了人工呼吸。”他建议小杨家属走司法途径,“该是我们承担的,我们绝不推诿”。
    目前,有关小杨的死因仍在调查,学生喝剩的酒也已被警方带回检测。“究竟是醉酒致死,或是酒本身有质量问题,需要等调查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梁小飞说。
    现象观察
    为什么未成年人可以随便买到酒?
    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酒类流通管理办法》规定,商家禁止向未成年人卖酒,违者将被处最高2000元的罚款。可为什么上述事件中的几名男生那么容易就买到了酒?
    看起来根本不像未成年人
    小杨案中,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5日去小超市买酒的学生均为未成年人,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酒类流通管理办法》规定,商家禁止向未成年人卖酒,违者将被处最高2000元的罚款。
    此种情况下,为何商家还要将酒卖予对方?昨天下午,在小杨同学买酒的店里,生意正好,“平日里看到未成年人买酒,我们都会问买给谁,如果是自己喝,我们就不卖了。”超市工作人员说。但根据监控视频显示,在小杨同学买酒过程中,收银员并未询问具体细节。“他们看着像20岁左右,根本不像未成年人。”收银员对此给出理由。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杀一儆百”
    虽然政策规定,商家不允许向未成年人卖酒,而且《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还规定:“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但实际情况是,能在显要位置标注上述标志的店家少之又少。
    昨天下午,西园路10多个烟酒售卖点,记者均没有看到类似标志;佯装让未成年人进去买酒,工作人员也没有询问。上前询问原因,商家的托词大多是:来买烟酒的未成年人声称是家长让来买的,他们无力明辨真假;有些甚至不知道类似规定。
    家长在未成年人饮酒方面,也有助推作用。“和不让孩子吸烟相比,很多家长在孩子饮酒的问题上采取了默许、纵容的态度,一些家长认为‘无酒不成席’、‘酒能助兴’等。”王祖碧说,家长的模糊认识也导致了对未成年人饮酒问题的忽视,有的学生甚至称,学会喝酒是因为父母长辈劝酒才不得不喝。
    如何改变现状?“无非是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家长起好带头作用、商家遵守相关规定等,但要真正做到位,是非常难的。”王祖碧说,“目前情况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杀一儆百,重罚违规商家,让相关法规落到实处。”
    律师说法
    涉及两层法律关系
    对此,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祖碧认为,此事涉及两层法律关系。其一,学校与学生的关系。如果确定学校在监管方面存在失职,学生家长可向法院起诉,获取民事赔偿;其二,学生与商家的关系。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酒类流通管理办法》规定,商家禁止向未成年人卖酒。如果确定此事中买酒者为未成年人,学生家长可起诉到法院,向酒类经营场所追究民事责任。“全国范围内,类似的案例并不少见,且大多可得到相应赔偿。”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