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重庆女子花2百万养流浪狗 丈夫离婚儿子崩溃

重庆女子花2百万养流浪狗 丈夫离婚儿子崩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24  浏览次数:0
  6月21日晚7时许,广西玉林江滨新民路附近的狗肉馆热闹程度远胜过年:动保人士、食客、记者、交警、防暴队员,加上当地围观者,将整个江滨新民路附近围得水泄不通。
   动保人士与食客、当地围观百姓之间都铆足了劲。半个多月来,从互联网上的相互谩骂、诋毁到玉林当地各个狗类市场的争执、对抗,矛盾一触即发——当日晚上,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巴处流血,冲突双方被警方迅速带离;席地而坐,为当日被“屠杀”的狗魂祈福的某行为艺术家被当地群众围堵……
   关于这样一幕,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陈明才表示是一场“闹剧”。陈明才于6月18日,与数名国内动保界一些人来到玉林。他们意图缓和这一局面,希望政府积极应对、志愿者理性护狗。
  遗憾的是,陈明才们无奈折返。
  吃狗肉是食客的权利还是陋习?爱狗人士和食客之间的狗肉之争能否以平和的方式进行?这是一场欢宴还是“闹剧”?
  为狗痴狂被疑作秀
  杨玉华,重庆爱狗人士,64岁。她原本不喜欢狗,直到1986年发生了一件事。
  “那年冬天,一条流浪狗在窗外狂叫,我出去看,两个小偷在撬我的火锅店的门。狗冲上去,咬住小偷的裤腿。从此,我每天给它喂食。它每天送我上班,接我下班。我觉得狗很忠诚,就把它带回家。它生了7只小狗。”
  从此杨玉华见到流浪狗就往家抱,丈夫受不了,与她离了婚。她收养30多只狗时,邻居联名上告,儿媳妇也和她闹。她几次发誓不再收养狗,但“每次看到流浪狗,就腿发软,走不动”。
  2003年“非典”时,杨玉华的狗已达100多只。到2006年,她为养狗已花费近200万元,开始向朋友借钱。2006年,儿媳妇起诉离婚。“儿子那一年也崩溃了,将火锅店、家里砸了四五次。”她边说边掉泪。
  6月19日上午,杨玉华在玉林市大市场——当地最大的活犬买卖集散地,从一名狗贩手中花200元买下6只几个月大的小狗。
  类似杨玉华的爱狗人士不在少数,杨玉华执意要将自己救下的狗带回重庆。
  来自四川的杜玉凤和天津的杨晓云也是视狗如命的动保人士,她们在各自的省份乃至全国动保圈子都颇有名气。此次杜玉凤来玉林更多的是选择宣传,她带着十余名志愿者,在餐馆、活狗交易市场和政府之间来回奔走。
  最受媒体关注的是天津的杨晓云。19日上午,她在玉林大市场为了一条“金毛”犬而给狗贩下跪,痛哭。此举被媒体记者拍下,登上各大门户网站首页。当晚有网友质疑其作秀。
  杨晓云全然不顾,她反问记者:“一个为了狗可以放弃家庭、放弃房子的60多岁老人,作秀、炒作可能吗?”与杨晓云为伴的是一名志愿者,一名在校大学生,年轻、羞涩。两人在马路边为救下的狗轮流守夜、打针、喂食。
  片山空是一位自称行为艺术家的志愿者,被玉林当地人称之“始作俑者”。2012年夏至,他与数名志愿者一道来到玉林狗肉市场,践行了第一次行为艺术,“我替人类向动物真诚谢罪”——片山空在狗肉交易市场,面对成堆的死狗,身披写有口号的白褂,跪拜。现场被志愿者拍下,发给媒体。从此“玉林荔枝狗肉节”被世人广知。
  爱狗宣传引食客反感
  玉林大市场成为了动保人士与狗贩理论与对抗的主要阵地。在这里,无论狗贩还是当地百姓,遇见外地口音者上前打听狗的消息时,多半会随口反问:“你们吃牛肉,我们就不能吃狗肉?”“你是爱狗人士吧?要不要买狗?”
  6月20日上午7时许,玉林大市场开始喧闹起来,随着来自天津、重庆、成都等地的爱狗人士云集玉林大市场,狗贩们开始兴奋起来。  
  中午时分,一名赤膊上身的狗贩与杨玉华的同伴赵女士在交易价格上始终谈不拢,将火气撒在车上笼子里的5只狗身上。突然间,他将手里的铁架子砸向其中一只狗的头上、身上,受到惊吓的狗狗立即大声尖叫躲闪起来。
  狗的尖叫声令围观的群众开始兴奋起来,这名赤膊男做出了一个更大胆的举动——从笼子里拽出一只黄色土狗,使劲地用铁钳追打,直至狗躲进一辆车下。
  猛然间,一名坐在摩托车上戴着墨镜的男子从赤膊男手里借过铁钳,用力击打自己车上笼子里狗的头部,又不假思索地叉起另一条狗,用力叉向空中。狗的惊叫声和着人群的欢呼声。
  一场爱心人士解救狗的行动演变成狗商贩虐杀动物的表演,至中午时分开始不断发酵,直至爱狗人士和媒体记者被迫落荒而逃收场。
  20日,晚7时许。玉林江滨新民路附近,当地狗肉餐馆云集地。杜玉凤、杨晓云、杨玉华、片山空等不约而同来到此地发放保护狗类的宣传资料。
  宣传者的到来,引起了一字排开的食客们的反感。有食客用手中的筷子夹起盘中狗肉送给杜玉凤吃,遭拒。该食客转而跑到镜头前,津津有味地大吃起来。周遭食客大呼“好吃,你们一起来尝尝”。
  名为“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馆”的女老板抱怨,“这些人已经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意和生活了,经常有人打电话来威胁我,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把招牌上的电话换了,将招牌上的‘狗’字去掉。”
  一位食客挤到杜玉凤跟前与其争辩,“你爱狗、不吃狗肉,甚至倡导大家不吃狗肉,我都表示尊重;可是吃狗肉是我们当地的一种饮食习惯,不能因为你不吃我就没有选择吃的权利吧?法律没有禁止吃狗肉,你有什么权利来阻止我们吃?”此番言论引起了当地围观者的一阵欢呼。
  对于媒体报道的“虐狗抬价”的报道,当地商贩何女士告诉记者,这些天一些爱狗人士连续采取了一些过激行为,已经引起了当地人的愤怒。“有的商贩一冲动就这么干了。有的不是为钱,多半是为发泄情绪。”
  “吃狗我不管,动手跟我走”
  在江滨路路口出现的行为艺术者片山空被当地食客认出,并被人群包围,人群围着他起哄,当地市民问他是否吃狗肉,他说:“我是素食主义者。”随即引来哄笑。
  随后,片山空站在原地念经。旁观者越围越多,有人开始叫嚷着“他就是始作俑者”,“看他就是欠打的样”。顿时,片山空陷入危境。现场的便衣警察随即将其与群众隔开,片山空才得以离开。
  中新社报道称,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巴处流血,冲突双方被警方迅速带离。
  当晚,记者在江滨路看到,当地政府调来大量警力,有的维持主干道交通,更多的便衣和身穿制服的民警则是跟着片山空、杜玉凤等“活跃分子”。
  事实上,玉林市政府为了今年夏至所做的工作远不止这些。记者梳理发现,早在6月6日,玉林政府即通过互联网发布题为《玉林市人民政府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该说明中,已经撇清关系,“政府或任何社会组织都从未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此类活动”。
  6月19日下午,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陈滔滔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6月20日,已有17家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因舆论压力停止经营狗肉。今年五六月份相关部门对4家没有经营许可证、正准备违法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予以取缔。 据央视报道,玉林市政府还出台了内部文件,禁止公务员及其家属近期公开吃狗肉。也有玉林市工商局干部向媒体表示,市政府通过商会向商户发布“口头通知”,禁止任何人当街宰杀狗类,禁止通过各种字号向公众招徕狗肉生意,一旦发现有商户违规操作,将暂扣其营业执照。
  同时,陈滔滔针对在夏至日可能引发冲突问题表示,“不论是商贩还是志愿者,若存在违法行为,我们将按法律办。”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官员向记者表示,“政府确实在内部会议时要求公务员不吃狗肉,这样的规定是对我们不公平的。但当地老百姓这样大肆杀狗,除了禁止公务员吃狗肉,政府是不是还可以做些什么?”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蒋格伟发自广西玉林  来源:凤凰网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