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揭秘儿童医院“炒号”:30元特诊号卖2000元

揭秘儿童医院“炒号”:30元特诊号卖2000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9-03  浏览次数:7
  原价30元的专家特诊号被炒到1000元甚至2000元,原价7元、9元的主任号300元、500元买到更是稀松平常。暑假以来,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包括珠江新城新病区、人民中路原市儿童医院、市妇婴医院)“黄牛”炒号现象越演越烈。
    “暑假外地来看病的人多,号就更加难挂到了,我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盯这个!”说起“黄牛”炒号,广州妇儿中心保卫科主任陈慧深恶痛绝却又力不 从心。尽管不少医院都有一些措施防止“黄牛”炒号,但自始至终无法杜绝。有人甚至放豪言:“只要肯出钱,想要什么号都能挂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蹲守位于广州市人民中路的儿童医院,终于摸清了炒号“黄牛”们分工合作、逐渐形成的基本“服务链”。
    天不亮排队,挂到号后有人接应
    8月27日早晨5时40分,人民中路上大部分商店没有开门营业,儿童医院挂号大厅内却已经排起了10多条队伍,许多人席地而坐,个别人还带了小 板凳。人虽然多,但并不吵闹,偶尔从旁边候诊椅方向会传来几声婴儿的哭闹声。有点意外的是,大部分排在队伍最前列的人手上都没有拿病历本,他们中间有老有 少,有男有女,不少人手里都拿着一张张记着科室主任等资料的小字条,规格一致。在第一条队首位的是一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他说自己是凌晨两点多就来了。 紧随其后的是几位中老年女性,看上去都是单身一人来的,表情较为平静。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涌进挂号大厅,渐渐的,一条队伍增加到了30多人,数百人将面积不大的大厅挤得水泄不通,排在后面的人一心想往前 挤。而医院的保安们也忙碌起来了,他们时不时需要到队伍最前面维持秩序,还解决了一宗插队纠纷……7时整,所有挂号窗口准时开放。记者发现,第一条队的前 5个人每人都挂了两个号,7时15分许,排在第5位、身穿黑白条衣服的老婆婆挂完号了。奇怪!她并不离开,而是往大厅另一侧走,一个转身,她来到了北区一 号窗的挂号队伍中,找到了原来排在首位的小伙子,直接插队到他的前面继续排队。老婆婆后面站着3名男青年,他们和老婆婆一样,手里都拿着零钱和小纸条。不 一会儿,一名留短发的中年妇女走过来给老婆婆和几个小青年手里分别塞了几张小纸条。
    7时30分,老婆婆第二次挂号成功。此时,跟她一起排队的小伙子又跑到了另外一个收费挂号窗,重新插队排在第一,准备挂号。再次挂到号后,老婆 婆开始往医院门外走去,记者悄悄尾随其后,看见她出了医院大门后,径直往医院左侧约三十米处一家商店门口走去,那里坐着一名时髦女。老婆婆将挂到的号全部 交给了时髦女,只见时髦女头也不抬,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纸片,便从包里掏出钱来递给对方。老婆婆收了钱之后,随手拎起了放在旁边地上的一个大垃圾袋,渐渐走 远。可能是记者偷偷用手机拍照时令时髦女起疑,她突然站起来,折起小座椅快步离去。
    四处派名片,分工协作瓜分利益
    8时许,医院正门南侧第一间商店的门口,一位卖氢气球的女人和一位白发老头正在跟人吵架。原来是一个想带孩子看病的女人嫌他们没有挂上理想的 号,不肯付300元。而原来曾出现在一支挂号队伍最前面的白发老头则大声嚷嚷:“我排第一也挂不上,你就不能多给点辛苦费?”买号女人一脸不满,从对方手 上接过挂号纸和诊疗卡,甩给他一张百元大钞后,转身就跟旁边一个手拿病历资料的男人和另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向儿童医院走去。记者赶上她时,她仍气得满脸通 红。她告诉记者,自己是浙江人,听说儿童医院的号不好挂,之前还专门找到“黄牛”,对方承诺一定可以挂到消化科龚四堂主任的号,谈好了价格300元,“她 没挂到,说挂到了别的专家号,我当然不能付足钱啦!”她一边说,一边向记者打听另一位专家的情况。
    而卖氢气球的女人此时也站在医院正门口大声向同伴投诉:“我也找人排了半天队不是?她给这么少钱?哪够?”那个白发老头则一直跟着女人等分钱。 记者佯装路过,只见这女人迅速从包里扯出一张名片递过来:“想挂号,打电话给我。”记者低头一看,是一张写着“代客挂号”的纸片,上面写着“玲姐”和手机 号。
    “多少钱一个号?”记者问。
    “看挂谁了,难挂的贵一些,最便宜的普通号50元!(原价4元)”
    “你保证可以挂到吗?”记者假装不相信。
    “放心,挂不到不收钱!来电话啊!”那张刚刚还怒气冲冲的脸又恢复了揽客的热情笑容。
    记者调查得知,为了顺利找买家,“黄牛”们上午排队挂号抢号,下午就会四处派名片,同时也委托报刊亭的老板派名片招徕生意,名片上印有地址电 话。而这种名片还真的能为他们招来不少生意。据了解,有些孩子家长在网上挂不到号,为了节省时间会主动要这种“黄牛”名片,只要打电话联系并提供诊疗卡号 和身份证信息,“黄牛”们就会想办法挂到号,然后一手交钱一手给号。而记者暗访发现,这些炒号的人中既有专职“黄牛”,比如那几个年轻小伙,也有兼职“黄 牛”,比如捡破烂的老婆婆、白发老头、卖氢气球的女人等等,他们分工协作,从中瓜分利益。
    2000元卖特诊号,却根本不对口
    除了记者亲眼目睹的黄牛炒号外,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门诊办主任钟军还向记者透露了近期发生的一件头疼事。
    8月14日7时40分左右,一名穿白衣服的年轻男子来到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二楼特诊护士站,他可怜兮兮对护士说已经等了21天,还是没有挂到神 经科主任医师麦医生的特诊号。护士建议他等专家上班后找机会进诊室直接申请加号。当天9时许,白衣男溜进诊室找到了麦医生,专家在医生工作站系统加了一个 号。9时28分加号成功,6分钟后号在一楼挂号大厅被挂出。
    然而,接诊的时候,白衣男不见了,一位抱着婴儿、穿着朴素的年轻女子在丈夫陪同下走进诊室。麦医生问女子:“你是怎么挂到号的?”原来麦医生接诊的病号大多数是前来复诊或其他科室的医生转诊介绍来的,一般都会有印象。
    年轻女子说这个号是花了2000元从别人手里买来的。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专家擅长治疗的主要是小儿癫痫、精神发育迟缓等疾病,而她怀中的婴儿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花2000元买了一个根本不对口的特诊号!这名从外地来穗打工的女子既心痛又难过,忍不住哭起来了。但当院方想进一步查个水落石出而追问她有关细节时,她却不配合,只是流着泪说:“我也是受害者,我不知道他们的电话!”
    【监管困难】
    即使送去派出所,第二天又来排队
    儿童医院有“黄牛”炒号并不是新问题,为何屡禁不止?
    “暑假外地来看病的人多,号更加难挂到了,我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盯这个!”广州妇儿中心保卫科主任陈慧介绍,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的三个病区 中,儿童医院病区因为历史久,名声在外,“黄牛”最早以此为据点进行炒号,目前估计医院周围至少有数十人以此为业,“门口报亭的人负责派卡片推销挂号业 务、‘黄牛’们自己排队挂号(现在规定一个人只能挂两个号)他们就到外面大马路上花钱请人来排队挂号,扫地的环卫工、晨练的大妈、捡破烂的人……全找来 了,挂到一个普通号给10元到20元,挂一个主任号特诊号给30元。”近段时间院方采取了一些措施加强炒号监管后,“黄牛”们比以前更加警觉,采取“流动 作战”的方式,哪边风声紧,他们就流窜到另外的院区寻找机会。
    “炒号的事存在多年了,‘黄牛’们简直把这当成一份事业在经营!”陈慧感叹。而钟军更是坦言,以妇儿医院每天一万多的门诊量来计算,最少每天“黄牛”炒的号有一千多个。盈利至少数万元,以最便宜的普通号一个50元计算,每个月的利润在百万元以上。
    钟军介绍,目前医院出台了很多便民措施,解决市民挂号难,比如自助挂号机,等等。但“黄牛”天天回医院“上班”,比大多数病患都熟悉这些便民措 施。由于儿童医院的病人外地患儿占比近半,前来求医时,对自助挂号系统十分陌生,或是首次求诊没有建卡无法使用预约挂号系统,“很多病患不会选择也不会操 作自动挂号机”。这就给天天在此寻找机会的“黄牛”们留下优先抢号的机会。
    “‘黄牛’天天来,我们也知道他们是谁。可就是挡不住、赶不走、抓不了……”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医院出台了不少措施想打压炒号,但“黄牛”们总能想出对策。
    监控室的工作人员将监控录像调出来给记者看,他们将画面定格在一守候在自动挂号机前的男子。按规定,保安发现“黄牛”在抢号时会上前赶他们走,但保安在一楼赶,他们就转战到二楼,“很难每次阻止到。”
    钟军说:“医院在全广州医院中首家开设门禁,希望威慑一下‘黄牛’,但他们带着身份证照样进来,市民反而投诉我们不方便。”保安人员试图将“黄 牛”拒之门外时,但他们总会吵吵嚷嚷:“我老婆病了,我儿子病了,我亲戚病了,我替他们挂号,犯哪条法啦?”不知内情的病患听见了,还对“黄牛”抱以同 情。
    “我们想在预约挂号或自助挂号机上多设一道关卡,规定挂号取号时需要身份证实名验证才行。他们就让买号者提供身份证后4位数。又得逞了。”钟军说。
    为防炒号,医院规定挂的号可以退,但不能转号。“黄牛”就跟挂不上号的就医者商量好转让专家号的价钱后,以挂错号为由一起去挂号窗口退号,而叫 买号者紧跟其后,这一退一挂,号就转到买号者名下了。医院识破“黄牛”的伎俩后,将退回的号重新放号的时间进行拖延,而且放号时所有的挂号窗口同时可挂, 信息也公开,这样退出来的号就没办法定点挂到指定人的手中,这一招确实能防止“黄牛”转号。“但大部分乡下或其他地区来看病的儿童,没有医保也没有公医, 他们只希望能看上病,无所谓用张三李四的名字,反正药费不用报销,所以‘黄牛’也不用转号了。”
    医院也曾多次抓到“黄牛”将其送至派出所,但第二天他们便依然出现在兜售专家号的队伍中。不少“黄牛”在交易时被医院保安抓了个现行,但就医者 声称“黄牛”是自己的朋友,那些钱是给朋友的辛苦费。一些气焰嚣张的“黄牛”曾发短信到保卫人员手机上,威胁说:“再多管闲事我杀你全家,你小心点!”
    另一方面,炒号的关键是儿童求医涌向专科大医院,而广州市目前仅一家儿童专科医院,远远满足不了市民甚至全省全国各地病患求医的需求,病患无法合理分流,就无法减少对专家医疗资源的需求。而且目前医疗卡免费办理的政策,便利了市民但同时也确实给“黄牛”可乘之机。
    关键还是对于“黄牛”炒号现象,“民不告,官不究”,助长了他们的做法。“我们发现‘黄牛’炒号,即使抓住了也只能送派出所,第二天他们就被放 出来,又重操旧业,更加肆无忌惮!”院方表示,如果城管能够定期赶走这些人,或是有录像监控证据证明“黄牛”确在炒号抓到派出所后,能进行拘留,或者法律 能够明确给他们定出扰乱医疗秩序的罪、给予没收非法所得和进行经济重罚,才可能起到震慑作用。
    医生提醒
    患者可以预约就诊
    由于不少市民特别是从外地赶来求医的家长不太了解如何挂号,所以很多人会求助“黄牛”。钟军提醒,其实除了电话、网上预约,可以现场预约,包括 自动挂号、人工服务。医院在每一层楼都设置了自动挂号机,在大厅的护士站有流程和指南等册子给市民取阅。“患者可以采取诊间预约,就诊时看完病就可以跟医 生预约下一次的就诊时间。”钟军说,妇产科等科室诊间预约号占多数,而其他科室门诊和诊间各占一半左右,患者可以合理选择。
    据了解,该医院医生个人每日接诊量是限定的,但是每个科室不限号。“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要找特定的某个医生的话,其实前来就医的患者都是可以挂上号、看上病的。”钟军解释。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