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Uber的营销活动在微信上摔了一大跤

Uber的营销活动在微信上摔了一大跤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2-14  浏览次数:0

 临近年底,对打车软件来说,又到了搞活动做营销的旺季。但是,Uber的营销活动却在微信上摔了一大跤。

  公开资料显示,12月3日,包括上海在内16个城市的中国Uber微信公众号遭到集体封号。对此,微信方面表示,公司关注到,近期Uber、滴滴快的相关服务账号的清理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经查,截至目前,平台的确对168个Uber相关服务账号以及136个滴滴相关服务账号进行了清理。

  而Uber祸不单行,除了近期爆出的遭微信封杀以外,还被爆出“实习生门”。有业内人士认为,Uber与滴滴快的之间的距离愈发拉大,在国内的水土不服依旧。

  祸起口水战

  随着清理影响的扩大,Uber随即转战微博,发布图片微博《微信平台全面封杀Uber的24小时里,优步做了什么》。

  记者翻阅文章发现,文章中Uber指出微信是有预谋的、故意针对Uber的。“我们都知道腾讯投资滴滴,为滴滴提供入口与技术支持,此中关系不必多说。经过一轮一轮的烧钱之后,滴滴终于坐稳了中国打车软件第一的位置,然而优步又强势进入中国市场,开始不断抢占市场份额,滴滴面临新一轮的竞争压力。”

  “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是因为滴滴封杀我们。起先说我们是恶意营销,今天又改口说我们ICP证有问题,我们提交了合法的ICP 证,他们没话说了,说是可以申诉。可是永久被封,按照微信的规定,我们是没有申诉权利的。”Uber 中国有关人士表示,在一些非正式场合,微信高管已经表示存在误会,申诉通过后,可能重开Uber公众号。

  一轮口水战过后的12月6日晚间,马化腾通过朋友圈留言强调Uber被封的微信公号确实存在违规营销被处罚,而且作为这些公号的运营者Uber没有向微信提供全国性经营ICP许可。

  对于必须提交ICP许可的原因,马化腾在上述朋友圈留言中表示,互联网交通公号具备较大群体性交通煽动能力,业务主体较大时按平台管理规则需提交全国性经营ICP许可,否则一旦出事平台需承担责任。

  紧接着的12月7日下午,微信团队发布声明称,对于清理的原因是主要涉及违规收集用户隐私、诱导分享、账号互推以及无证无照经营,其中涉及大量以滴滴、Uber名义开通的个人账号从事互联网专车业务;近来平台连续接到用户举报,反映部分公众账号存在恶意营销、诱导分享,以及借助收集用户信息牟利的行为。

  Uber艰难的中国之路

  除了对抗滴滴快的这一强大竞争对手之外,近期Uber虽然在中国成立了公司,但是受到“实习生门”和遭微信封杀的影响,其中国之路走的似乎愈发艰难。

  对于此次被微信封号,本报记者采访了Uber中国的相关负责人,其表示,目前Uber所有言论已经在微博中发布,可参考微博官方消息。

  其实,这已经不是Uber第一次被微信封锁公众号,双方早在今年三四月份就已经开始结怨。公开资料显示,今年3、4月间,包括“Uber中国”“Uber招聘”以及北京、上海等城市的Uber微信公众号也曾被封。7月,有用户反映他们关于Uber的文章或发言无法在朋友圈内分享,在微信内搜索Uber,也找不到任何相关的公众账号和文章。微信当时回应说,原因在于“系统抖动,导致误拦,现在已经在逐步恢复中了”。

  而在今年8月,Uber曾表示它们的微信公众号从今年3月16日起开始逐渐消失,先是杭州的账号消失,之后北京的账号也无故消失。后来,不用Uber作为名字的公众号也相继被封,几乎无一例外,Uber在微信平台上几乎被同时扫地出门。

  当时,Uber曾透露,在之后的几个月里,腾讯在微信里先后禁用了Uber数十个账号。而腾讯表示,Uber涉及诱导分享。任何公众号诱导分享都会被处理,一旦内容触及违规,平台搜索都是禁止的。而后来,此次事件以各城市又重新开通新的优步微信公众号而不了了之。

  惹怒了微信第一平台不说,近期Uber的“实习生门”,也让Uber中国的国内形象大打折扣。12月8日,南开大学学生马英凯在虎嗅网刊登的《我是一个被Uber开除的实习生,今天我有话说》,称在优步(天津)实习期间遭遇不公,未签书面合约,被公司开除系背黑锅。

  对此,优步(中国)企业传播总监王以超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其表示,目前没有任何第三方确认,在优步中国工作的实习生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如果实习生认为受到不公平待遇,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起诉,Uber接受相关部门的审查。

  王以超表示,此次“实习生门”起源于目前就职在滴滴快的的Uber前员工,其违反了竞业规定。目前优步中国已经向其提出了劳动仲裁,择日将开庭。

  Uber水土不服持续

  被政府部门查封之后,又接连遭遇微信的封杀。Uber在中国的“水土不服”似乎并没有因为Uber中国的成立而结束。

  易观国际分析师张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Uber的估值虚高,竞争惨烈,而以Uber目前的业绩还不足以支撑如此高的估值。有业内人士指出,此前估值暴涨的原因是其闪电般的推进能力,但这种打法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国内却陷入泥淖。

  10月8日,Uber宣布,正式入驻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把业务搬到中国境内服务器上运行。未来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将达到63亿元。

  除了Uber中国风光无限以外,近期外媒报道,Uber正在寻求21亿美元G轮融资,投后估值625亿美元。

  而就在Uber宣布筹资消息的同一天,该公司的几个核心竞争对手Lyft、滴滴快的、印度的Ola和新加坡的 GrabTaxi等也结成了国际联盟,以对抗Uber。四家打车应用,并将在2016年年初发布相互兼容的联合产品,更好服务国际旅客群体。反Uber联盟构成后,这四家出行公司能在其他三家公司所在国家开展业务。

  其实,此次21亿美元的融资可能并非是Uber所满意的价格。有消息显示,从今年5月份开始,Uber的新一轮融资成了每月例事,一直在传说,从未被证实。显而易见的是,比起此前的几次融资,Uber这一次似乎更麻烦。今日新闻最终坐实,此前媒体曝光Uber选择以600~700亿美元估值融资,最终选择了下限,以620亿美元估值融资21亿美元。

  虽然Uber的新利益增长点依旧在中国,但是这21亿美元到底有多少投入到Uber中国却不得而知。

  11月30日在广州举行的例牌的市领导新闻发布会之中,中国优步战略负责人柳甄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广州在优步已投入运营的全球360多个城市中订单量排名第一,今年1至10月注册用户量已增长30倍,而在过去半年内订单量增长了5倍。

  “有人愿意投资Uber,但是Uber中国却另当别论”。张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Uber和滴滴快的竞争比较白热化,为了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Uber中国采取了与Uber不太一样的比较重的方式来做应对。但是目前滴滴快的与Uber之间的订单量等核心数据相差比较悬殊。

  公开资料显示,滴滴出行目前日处理订单峰值为1000万,其中专车订单400万,这400万专车订单中又有100万订单是来自北京,北京是全球订单最高的城市;再看Uber中国的数据,柳甄透露:“中国的增长,我们曾经算过,成都5个月完成的订单量是旧金山5个月完成订单量的701倍,杭州5个月是260倍,武汉是230倍。”目前,“广州、成都、深圳、杭州及北京的订单量都已进入(Uber全球)前十。”

  “滴滴快的是用实际业绩来支撑目前的融资额和估值,虽然Uber会讲故事,但是Uber中国在短时间内难以超越国内的这一大对手。虽然有人愿意投给Uber,但是这些钱要是用在Uber中国上,投资人不一定会愿意。”张旭如此说道。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