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索力鞋业欠6千万美元遭银行追债 称财务携公章失联

索力鞋业欠6千万美元遭银行追债 称财务携公章失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9-28  来源:时代周报  浏览次数:0
    索力鞋业“失联事件”调查:欠债6000万美元 七大银行追债
     公安调查政府约谈
     时代周报记者 柯若鱼 实习生 袁丽娜 发自厦门
     在德国上市的福建泉州鞋业公司索力(Ultrasonic),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十几天。
     9月16日,索力公司国际官网宣称CEO吴清勇“失联”,长期维持在4-5欧元的股价当天狂泻79%,仅剩一欧元出头。
     到9月21日,国内外多家财经媒体报道“索力高层跑路”后,他突然以网媒视频采访形式在公众视野中现身。而“跑路”传闻一出,各方闻风而动。债主和供应商纷纷上门,厦门公司两天内人去楼空、晋江公安也介入了调查。
     特别是8月底通过野村证券贷给索力6000万美元的国泰世华等七家香港、台湾银行,可能给出违约判断,并在近期内对贷款进行追偿,这一切都令刚回国的吴清勇疲于奔命。
     至今,外界仍然不太相信吴清勇“没跑路,没卷款”的两项自我澄清,在去库存压力仍然巨大、全行业资金链紧张的泉州,风吹草动都足以拨动所有人本已敏感的神经。
     吴清勇父子将最大的希望寄托于晋江市政府即将于9月30日召开的有关“索力事件”的新闻发布会上。
     “所有银行都到齐了”
     9月25日下午的厦门,天空阴云堆积,一直将雨不雨。
     美丽的厦门岛东岸,白浪扑向细幼的沙滩,是厦门财富和新贵的聚集地之一。离海岸线不到百米,就是该市最高端的CBD观音山商务运营中心。
     9号楼里的厦门泉州商会,近几天尤为繁忙—这里是处理索力风波的主战场。这天,来的是香港和台湾的“客人”—贷给索力6000万美元的七家银行的代表团十多人,从各地飞来厦门。他们从中午一直等到晚间,“午饭都没吃”,一位商会工作人员感叹。
     他们在等待吴清勇。陪他们等了一下午的,则是索力的法律顾问、律师陈伟才。吴本人尚在晋江,泉州商会会长苏福伦解释说,吴清勇在接受晋江市政府相关部门的约谈。
     港台客人们一进观音山园区,只见安踏、特步、匹克等一众国产体育鞋服品牌恢宏的大楼在车子经过的道路旁比肩林立,彰显着实力。总部南移厦门,这是泉州大小民企近年来惯常的做法—索力的厦门公司也在这里,但与知名大企业直接买楼不同,索力的办公室是租来的。可惜现在那里人去楼空、一片狼藉,他们无法在那里会见他们的债务人、索力大股东吴清勇了。
     据此前媒体报道,七家银行中,国泰世华是是次贷款的主办行,野村证券负责统筹此联贷项目。台湾彰化银行、台湾中小企业银行香港分行、合作金库银行作为牵头行。万泰银行和华泰银行亦加入其中。
     这笔贷款平均年限为2.36年,银行受邀以三个层级加入联贷,有200个基点的前端费。在当晚的会议中一家银行的代表称,索力实际拿到的资金约为3.6亿人民币。
     国泰世华银行早于18日早间同其他六家银行召开了电话会议,这七家银行在会议上达成一致,由国泰世华就索力鞋业高管失联事宜向福建泉州和香港警方报案。
     而25日当天,“所有银行都到齐了”,一位自称为国泰世华代表的参会男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此在场的吴明俊等人并不否认。下午四点至晚上八点半会议结束,时代周报记者一直在厦门泉州商会内,会议过程中记者全程在会议室入口附近旁听。
     快七点的时候,吴清勇终于带着二儿子吴明俊出现。他向各银行的代表解释说,作为COO和董事会成员的大儿子吴明鸿,尚在香港养病。
     银行代表团加上吴氏父子及律师近20人,将厦门泉州商会巨大的椭圆桌围了一圈。各家银行代表齐齐盯着索力方的三人。简单的寒暄没能掩盖各方的情绪激动和现场的紧张气氛,银行代表们以一贯的委婉、有礼有节但又严厉的口吻一轮一轮地向昔日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发问,但各种问句的内容其实只有一个:3.6亿,到底去哪里了?
     吴氏父子解释说,其中一大部分,付给他们的合作伙伴了,在逼问下吴明俊报出了“鑫晟(音)”公司的名字,并透露说,政府方面派了人前往这家公司,查账查了七个小时。
     对于剩下的1.6亿,银行代表提出“开个存款证明”,吴氏父子只好带来了一个令代表们炸锅的消息:厦门公司的财务离开时带走了部分账簿、搬走了电脑,连公章也带走了—而该财务至今失联。对于“开存款证明”的要求,他们以“公章挂失需要时间”来回答,并且称,账上有钱,但是由于财务失联,具体情况不详。
     银行代表们显然对这一说法无法满意,吴氏父子则不断表示,现在晋江市政府和晋江公安局都在调查,下周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们的护照都被收走了。”吴明俊说。对于上述时代周报记者目见耳闻的银行与吴氏父子协商经过,吴氏代表律师陈伟才后来予以否认。
     吴清勇被免符合“程序”
     9月16日,在德国法兰克福上市的索力鞋业在公司国际官网上发布声明称,自前一个周末开始就一直无法联系到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吴清勇和首席运营官(COO)吴明鸿两位高管—这对父子同时也是该公司的大股东。声明中称,会计部门发现,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大部分现金已被转移到公司影响范围之外的地方”。
     9月18日,索力国际官网再度挂出公告,内容是由三名成员组成的监事会,决定将上述两位高管除名。该份声明同时称,“破产程序迫在眉睫”。
     尽管索力国际官网在9月22日发出通知称吴清勇已与公司联系,但使用了“前CEO”的称呼,并称“吴将向公司归还资金”。吴清勇则向媒体否认监事会有权将他免职。
     厦门泉州商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称,吴清勇不愿意外界知悉“财务人员联系不上”这一事实,事实上吴氏父子早就想整顿厦门公司,但未及动手,自己先“被失联”。
     在国内外各路财经媒体纷纷以“跑路”为标题报道了一轮之后,9月20日,吴清勇现身厦门,9月21日,吴清勇携次子吴明俊接受泉州媒体视频采访,在这段被剪辑过的视频中,吴清勇将自己的“失联”归咎为“一场丢手机引发的惨案”,根据吴清勇的说法,长子吴明鸿、孙子跟他一同出境,前往香港和菲律宾旅游和看病。
     人们的疑问是,监事会自行免去作为大股东的CEO职务,是否合规?
     “监事会决定免除CEO和COO的职务是符合德国《公司法》的”,索力所在的德意志交易所上市发行部副总裁阮宇星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阮也是德意志交易所负责处理索力公司事务的人员。
     对于“监事会是否有权决定公司进入破产程序”,阮表示,按照德国法律,监事会才是公司的持有人,而董事会仅是公司的雇员—也就是说,官网中显示的名为“jianhui wang”(音:王建辉)的监事会成员,有权与监事会另两人一起,免去持有52%股份的董事会成员吴清勇及其子的职务。更重要的是,如果监事会做出相应决定,索力上市公司将处于破产程序中。
     德意志交易所北京代表处的宋小姐向时代周报记者称,在德国上市的中国企业,通常都通过在德国成立壳公司,再以壳公司为主体在德国上市,所以它们必须符合德国的法律——索力也不例外。
     目前共有25家中国企业在法兰克福上市成功,它们被称为中国概念企业,其中大部分是福建企业,泉州占7家。2011年上市的索力是中国第9家、泉州第3家在德上市的公司。
     资料显示,索力集团旗下拥有盛辉(福建)鞋材有限公司、福建索力鞋业有限公司、索力(厦门)实业有限公司。
     过去5年间,索力鞋业总业务的年增长均保持超过25%的水平。在2013财年,公司共录得销售额1.63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3.03亿元),净利润3500万欧元 (约合人民币2.78亿元),净利润率为21.4%。
     索力2014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销售收入增长了1.4%至7480万欧元,税前利润率为26.9%,经营性现金流为2290万欧元。
     就是这样一家年报和今年半年报都相当漂亮的公司,在大股东“跑路”的传言下显得相当脆弱。
     厦门泉州商会称,与之前银行不愿给出贷款相比,目前索力最大的麻烦,来自7家银行对6000万美元贷款极可能进行的追偿。
     苏福伦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索力现在资金方面是有困难,之前说是几千万(人民币)缺口,我们已经介入帮助了。”
     泉州不会是温州
     苏福伦称,厦门泉州商会的理念是泉州企业间一贯的“抱团发展”,具体到此次对索力的帮扶,一是协调商会的其他会员企业,以担保等形式向索力提供资金;二是联络券商,努力提升索力的股价;三是向外澄清,消除风波的影响,恢复索力的名誉。
     据苏福伦了解,晋江市政府对索力一事也相当重视,调查之外,有可能将通过银行对索力进行资金支持。
     “资金有困难的企业多了去了,有困难和要破产是两码事”,苏福伦把这句话强调了数次,最后他说:要不是此次传言,其实索力不见得有多大困难。苏称,高负债率经营是常态,企业资金链问题多来自银行抽贷。
     苏福伦说,与不少鞋服企业一样,索力将大笔资金投在门店的扩张上,但随着电商的冲击和今年整体经济形势的下滑,资金链开始绷紧。
     厦门泉州商会秘书长卢义达指出,索力的真正考验还不是短期的财务问题,而是涉及公司产业升级的长期问题。据悉,2008年前后,索力鞋业启动品牌策略,希望打造一个户外休闲鞋的品牌,并启动了相应的开店计划。
     但是这样的转型探索却未能奏效。“索力在户外鞋的品牌探索上,犯了和多数中国服装企业一样的错误,即认为品牌=高价。”服装行业观察人士马岗表示,这一套晋江品牌沿用了20多年的价格策略,如今早已与市场格格不入。
     卢义达亦表示,政府和商会已发现索力遭遇的困境不是一两家企业的个案,可能是20家、30家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受限于公司管理以及专业人才的瓶颈,索力等企业的转型所面临的困难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今年年初,2008年新加坡上市的鞋企福建晋江鳄莱特集团工厂被曝出停工数月,从去年年底开始欠薪;7月份,今年年初才在港交所上市的福建董事长失联。如今加上索力,或真或假的“失联潮”突袭福建上市的鞋服企业。
     对此,在闽南从事多年鞋服等行业品牌规划和辅导工作的厦门元成企管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正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泉州企业,尤其是大型民企,在资金使用上通常保守。因此如果只是正常的主业经营,资金压力大并不会导致危险—因为泉州的鞋服企业通常都从事实业。但如果将短期资金用于主业外的投入,就会很危险。
     “这与福建的银行体系也有关,它们的风格更国际化,放贷方面对风险更敏感,危机之下只会贷给做实业的、容易救的企业。”郑正阳说道。
     郑正阳说,泉州企业整体不太可能出现温州的情况。“温州人有一块钱做十块的生意,而泉州人有一块只做五毛”,与温州大肆炒房不同,安踏等大企业“都是做生产的,不太可能乱花钱”,中小型公司则相对杠杆较高,不排除继续出现跑路现象。
     吴明俊最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索力在晋江的工厂已经恢复开工了,厦门的公司这两天也会陆续恢复上班。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