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华龙一号“落地”:一只强扭的瓜

华龙一号“落地”:一只强扭的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2-24  浏览次数:3
  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尽管背负增强中国核电技术竞争力的使命,但这只“强扭的瓜”是不是“甜”,还要留待市场检验。
  2014春节前夕,来自中国核电主管部门和各家核电公司的高层以及一些权威核电专家相聚北京,商讨未来国内应当采用哪一种核电技术。《第一财经日报》从有关权威渠道独家获悉,这一次讨论得出的结果是,未来核电的主要机型是来自美国的AP1000。同时,专家们讨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核电主管部门最后拍板:华龙一号如要“落地”,其设计的安全标准不能低于AP1000.
  华龙一号由中广核和中核这一对竞争对手联手打造,最近才加入中国名目繁多的核电技术的俱乐部。大约在2013年4月,在国家能源局的协调下,两家核电巨头最终决定联手研发华龙一号,后者由中广核和中核分别掌握的CPR1000和ACP1000两种技术融合而成。不管它今后会有何进展,其中一件可以确定的事情是:华龙一号身负“增强中国在国际核电市场的竞争力”的使命。
  落地不易
  官方资料显示,截至今年1月份,中广核和中核对该技术的初步设计已经完成。命名为华龙一号,这本身似乎带有某种隐喻,就像它被称为是“中国核电发展30年历史上,首次形成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那样。
  华龙一号“落地”并不容易。在业界流传的一个事实是,在国家能源局的积极推动之前,两家核电巨头都没有意愿与对方合作。
  而在联手打造华龙一号之前,多名知情者对本报说,中核和中广核曾分别向国家核电主管部门提出给CPR1000和ACP1000提供“路条”,并在国内开工建设原型反应堆的请求,以便给它们“走出去”的征途扫除障碍。比如,去年两会期间,中核董事长就呼吁,中国应尽快启动ACP1000示范工程项目建设,“为开拓国际核电市场创造前提条件”。
  但不管如何,国家核电主管部门认为,上述做法不利于中国核电的发展。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寻找一种可以统一目前中国核电技术路线的技术。一个重大且具有历史意义的例子是,经过反复论证比选,中央和国务院最终形成决策,并在2006年从美国全面引进了第三代AP1000型核电技术,并成立了国核技来消化和吸收该技术,试图结束眼前中国核电品牌“五花八门”的现状。但时至今日,三家核电公司都坚称自己的技术是中国核电技术的最佳品牌。
  为了减少和终止这种纷争,一些权威的核电专家多次提出了将同源于法国技术的中核、中广核技术进行合并的想法。这些核电专家认为,该做法可以给安全监管、工程实施以及技术出口带来诸多便利。他们说,这两家核电公司的技术都来源于法国,其设计原理是一致的,没有必要分开在国内建设新的核电站。
  今天,经过整整30年的发展后,中国希望核电能够在“走出去”方面有更好表现。与中国核电同时起步的韩国,已经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在国际上斩获了多项核电大单。尽管中国在这方面已经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苦努力,但收获甚少。
  直至去年,中国才获得了一些成就:承建的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站2、3号机组开工建设;与罗马尼亚达成合作开发切尔纳沃德核电站3、4号机组意向。
  中国核电企业正在尝试到海外扮演更多角色。本报对中核和中广核2014年的工作会议内容进行梳理后发现,两家企业都提出了加强核电海外市场开发的重要性。
  核电“走出去”的前提是,企业本身必须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技术知识产权。与此同时,这种技术要想更顺利地出口,就必须经过实践的验证——建设和运行——以验证其安全性是否达标。但这两家核电企业都缺少这种前提,尽管中核已经成功向巴基斯坦出口了ACP1000反应堆。相比中核而言,中广核目前还没有成功出口任何一个核电反应堆。
  中广核董事长贺禹在2013年两会期间说:“拥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可以出口、具有竞争力的先进核电技术品牌是核电强国的重要标志。”他说,目前中国仅是一个核电大国而已。
  贺禹认为,中国要想成为核电强国,还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为此,他提出了建议。其中一个是,国家层面建立核电自主创新的高层协调机制。他表示,目前,除重大专项协调机制外,核电科技研发和自主创新主要由企业自发开展,缺少国家层面的统筹和协调。
  “加快融合”
  现在,国家能源局希望华龙一号的步伐走得更快一些。在2014年全国能源工作会上,针对核电领域,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说,要“加快融合技术的论证”。而所谓的“融合技术”,指的便是华龙一号。
  不过,上述知情记者表示,华龙一号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除了需要中核和中广核把它们的技术融合在一起之外,上述内部会议明确指出,对华龙一号的设计,其安全标准不能低于AP1000。”他说,“我估计这很难做到。”
  与此同时,过去多年,在实现核电技术国产化的道路上,两家核电巨头几乎没有为此而走到一起的成功经验。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最近在接受《南方能源观察》杂志专访时说,尽管两家核电企业已经在国家能源局的推动下实现联手,打造华龙一号,“但到了下面的具体的技术人员,是不是互相不服气?有可能。”
  基于此,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目前已经掌握了AP1000的升级版AP1400的技术,该技术“完全可以用于出口”,“没有必要再去做一个华龙一号”。AP1000被认为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在2011年日本发生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之后,国务院对中国今后该如何发展核电提出了两项要求,即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和“最严格的标准”。
  不管如何,这都是中国核电技术常年纷争的一个必然结果。“这还是体制的问题。”国家核安全局一位前任局长对本报说,“核电企业之争仅是其中一个因素。”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上述知情者曾多次陪同核电主管部门的高层到全国各个核电基地去考察,每一次考察归来的结果是:不知道究竟哪一种核电技术是最好的。“每到一个核电基地,他们都说自己的技术是最好的。”他说,“等到我们回到北京之后,已经全都没了主意。”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