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长庆油田定边揭盖井乱象:像玩股票 需内幕消息

长庆油田定边揭盖井乱象:像玩股票 需内幕消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9-13  浏览次数:4
  “现在风声很紧,但揭盖井抽油还没停,没人管,以后能不能干还不知道。”9月初,戴着金项链,大腹便便的定边县揭盖井油老板陈国富(化名)压低声音说。
  定边是中长庆油田多个采油厂所在地。长庆油田一位内部人士称,一般一口生产井出油量达到90%就不抽了,这样的井被当作废弃井封起来,如果重新揭开再开采的话,就叫揭盖井。
  尽管中石油长庆油田前后两任总经理王道富、冉兴权相继落马,但陕北这个石油大县的揭盖井并未因此停产,偷油也未受影响,黑油仍在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与定边县相邻的盐池某一大型炼油厂。
  9月初本报记者在当地调查采访了解到,陕北偷油疯狂、揭盖井盛行等现象,在中石油长庆油田表现得特别典型,偷油者只需花两三千元便可以买通长庆油田看井工人;搞定一口揭盖井需花五六十万元打点好长庆油田分厂、作业区、保安大队以及地方公检法系统负责人,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开采黑油。
  本报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了解到,长庆油田采油三厂的某位主要领导最近接受了纪检部门的约谈,三厂财务科一副科长也已被带走接受调查,但长庆油田官方暂未证实上述消息。
  多位石油圈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称,王道富、冉兴权出事极有可能出在合作区块的合作开发上,偷油、揭盖井牵扯不到他们那个层面,但上述两现象涉及的腐败利益链,则能反映出中石油长庆油田系统腐败的冰山一角。
  位于陕、甘、宁、蒙四省区交界处的定边县是陕北油田腹地,长庆油田采油三厂、五厂、六厂、八厂及采油三处都云集于此,此外陕西省属国企延长石油也在定边有采油厂。在这个石油对财政贡献率超过70%的县城,只要有关系的人就能从石油中分得一杯羹,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地政府竟然为违规的揭盖井原油开出调运票据,黑油披着“合法外衣”就能安全地输送到民营炼油厂。
   非法揭盖井乱象
  泥巴垒起的院子,两座土炼炉正对着马路,炉旁两个储油罐锈迹斑斑,生满铁锈的旧磕头机在不停地上下摆动,院内小屋住着看井的老汉,空气中不时弥散着一股石油的气息,这是榆林市定边县红柳沟镇旁的一处揭盖井,在定边县像这样的揭盖井有300多口。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长庆油田标准化的生产井,生产设备新,一般是铁栅栏或者砖砌的围墙,有中石油的标志和井号,抽出的油直接通过管道输送,不通过储油罐。
  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对本报称,除了出水量太高被废弃的井,还有一种情况是钻井后测井公司发现该井含油量不高,开发价值不大汇报给长庆油田地质师,这样的油井也会被封起来。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了石油开采协议(“4?13协议”)。该协议规定,从中石油长庆油田分割出1080平方公里的矿区给地方,并允许延安和榆林各县参与开发。
  彼时民间资本纷纷涌入,很多私人都参与到油井开采,但后来形势突变,2003年国家要求收回民营企业采矿权。三权(经营权、管理权和收益权)回收后,一些个人和民企从地方政府承包的油井全部归属延长石油;然而从长庆油田直接承包的油井并未收回。此后,部分个人或者民企将目光转移到非法的揭盖井上。
定边县政府官方网站资料显示,2011年在该县境内开采石油的有长庆、华北局、延长石油定边采油厂等6家企业,油井数量大约7000余口,长庆揭盖井122口,主要分布在红柳沟等十二个乡镇。
  两年后,长庆油田在定边县的揭盖井数量突增至300多口, 9月6日,定边县财政局副局长王红英披露了这个数据。
  然而民间掌握的数据还更多。定边县一位揭盖井油老板对本报称,定边县揭盖井的数量保守估计在800口以上。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揭盖井都是凭关系的私下交易,跟长庆油田分厂和作业区块的主要负责人谈妥就可以搞,揭盖井的灰色利益都转移到个人身上去了。
  他还称,“现在私人手头上的揭盖井都是长庆油田的,延长石油没有这种模式;长庆油田有这样的先例,只是不能放在桌面上说罢了。”
  当然,揭盖井也并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上述人士称,搞揭盖井的石油就像玩股票一样,需要内幕消息。如果没掌握揭盖井内部资料而选到干井的话,也可能会亏得倾家荡产,“从长庆油田或测井公司搞到测井图的话,就能选到日产量较高的揭盖井”。
  当地官方也屡有行动。6月13日,陕西公安厅厅长杜航伟就在联席会议上提出要求:要加大“揭盖井”问题解决力度,提请当地政府组织相关企业限期收回,确保“揭盖井”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对发现非法收售原油的处理厂要坚决依法查处,坚决堵截原油外流渠道。
  然而一位知情人士对本报称,上次“清安行动”时,当地公安会通知揭盖井老板让他们暂时停产,行动后也关停一些揭盖井,但关停的都是干井,本来就快抽不出油了。
  长庆油田新闻办的一位负责人称,长庆油田在揭盖井现象上没有合作模式,一直在打击非法开采,但打击揭盖井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如果他们不尽力,我们企业也没办法”。
  私采原油利益链
  在定边这个石油大县,搞定一口揭盖井不仅需要打点好长庆石油的关系,腐败的利益链条还延伸到当地的政府系统。
  上述揭盖井油老板称,一般搞一口揭盖井的行情是第一年给长庆油田分厂相关领导30万,作业区块经理10万,长庆油田保安大队相关领导几万块,还有当地的公安局和原油稽查大队领导,打点关系的钱总共大概50多万。“光搞定长庆油田关系肯定不行,公安系统不打通,黑油就运不出定边。”
  更让人惊讶的是,定边县政府竟为揭盖井的原油提供调运票据。
  记者从财政局的一份会议纪要了解到,从6月份起,定边全县揭盖井原油调运仍使用原调运票据,由财政部门加盖鉴章。从7月份起,正式启用新版调运票据和印章。
  王红英说,以前的揭盖井原油调运票据有假,掌握不了私人原油外运的量,以及揭盖井向地方财政缴纳的税费额,故经定边县政府同意印制新的原油调运票,6月份印制了5万份,“运出一车我们控制一车,一年下来给我们交多少税就清楚了,路上有公安、工商等上路查”。王介绍,2012年一年的揭盖井调运量为2.3万吨,缴纳财政税费1911万元。
  定边县工贸局局长王文邦则称,按照政策来讲,揭盖井是不允许存在的,对环境污染大,但因为利益因素,揭盖井在定边县存在很长一段时间,管理比较混乱,“长庆油田不管,我们实际上是代替长庆油田在管理这一块,揭盖井(边缘残次井)的原油都运到了与定边县相邻的宁夏盐池宁鲁石化”。
  除了揭盖井外,定边县偷油现象也是公开的秘密,偷油背后也存在一条灰色利益链条。
   一位知情人士对本报称,在油田作业区附近不少百姓,小偷油者用蛇皮袋偷油,一袋五六十公斤;大偷油者用改装车偷。他们一般选择假日晚上,买通看井工人,一般是放一两吨油,给看井两三千元。偷完后小偷油者卖给小收油商贩,大偷油者直接卖给黑收油点,油多的话,小收油贩还直接运到盐池的宁鲁石化去卖,“自己运的话,需要找定边县城某派出所所长的拉油车,拉一车10吨的运费五六千,他养了三四十辆拉油车。”
  定边县某乡镇的一位小收油商贩告诉本报,该乡70%的年青人都做收油生意,他做这行需要打点镇派出所所长、长庆石油保安队领导、县检察院领导,一年下来打点的钱就要50万,刨去这些他一年下来也能净赚50万。他说,大一点的收油点,一年能赚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央地利益暗战
  中石油长庆油田在石油资源开发的过程中,与省属国企、地方政府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利益暗战。
  定边县工贸局局长王文邦说,央企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在交叉区块的争议经常弄得焦头烂额,“他们发生冲突,地方政府就从中协调。咱们地方政府就搞一点‘地皮钱’,采矿权是人家的,土地审批权在省国土资源厅。”
  他还介绍,“现在私企开采的都是长庆油田的油井,2003年‘三权回收’时带民字号的都收回了,带国字号的,你就不能动人家的井。中央企业的一年的原油产量不给县政府报,给省市统计局报,我们只掌握大概数字。”
王文邦说,省属国企延长石油对定边财政的贡献占到财政总收入的70%左右。2012年,延长石油在定边采油203万吨,长庆油田采油578万吨。
  定边县2012年财政总收入完成24.98亿元,其中地方完成16亿元。照此换算,延长石油为财政贡献超17亿。长庆油田去年对定边财政的贡献才1亿,对定边财政的贡献率仅为4%左右。
  2010年4月,定边县收到中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管理建设项目经理部相关函件,内容为建设从定边县长庆油田公司油房庄生产运行储备库到呼和浩特石化的原油运输管线,将定边县原油通过管道运输到呼和浩特市炼化。
  得知情况后,定边县委、县政府认为定边本身已具备建设炼油厂的条件,且优势明显,不需要将所产原油外运。认为在该县建设1000万吨的炼油厂,既可节约管道建设成本,又可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坚决不同意该工程线路的走向。
  一些政协委员也多次提建议。不过,在2012年7月31日,长庆油田至呼和浩特石化原油管道陕西段打火开焊,标志着定边阻止长呼原油管道工程的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