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打造中国的金融波动研究所

打造中国的金融波动研究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02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标志性的白发、谦和的微笑、不紧不慢的谈吐,200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恩格尔(RobertF.Engle)再度造访上海。除了诺奖光环,恩格尔还带来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专属中国的金融波动研究所。当前,对于经济、金融加速开放的中国而言,能否实时监测波动性、防范系统性风险已成重大议题。
     “研究所的波动实验室(V-Lab)中文网站已经上线,并已追踪了2600多只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股票,我们为其建立了模型,可实时关注中国市场波动性。”恩格尔在出席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CAFR名家讲堂”时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恩格尔于2009年创立了斯特恩商学院波动研究所,V-Lab是研究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恩格尔运用ARCH模型(恩格尔凭该模型获2003年诺奖),对各类金融资产的波动性、相关度,及其他风险维度进行实时度量、建模和预测,分析中国整体资产配置和投资组合的波动性和风险,并且进行系统性风险的分析。当前这份中国“礼物”已经落户上海纽约大学,恩格尔将其称为“VINS”(上海纽约大学波动研究所).
     中国:系统性风险全球第一
     在世界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浩劫,“太大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受到了极大关注,这也是恩格尔的V-Lab所重点聚焦的S-Risk(系统性风险).
     V-Lab最新显示,在国家系统性风险排名中,中国位列第一,预期资金缺口高达6000亿美元,位列第二的是日本,之后依次是法国、美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等。简而言之,S-Risk计算的是在下一次金融危机来临之际,金融机构需要募集多少资金才能保证正常运作,即是尚缺的资本预期价值。
     V-Lab计算显示,美国的整体S-Risk在金融危机过后已不断下降,接近危机前的水平;亚洲的S-Risk则从2007年起逐年递增(预期资金缺口为1.2万亿美元),其中中国的增幅最为剧烈,目前约占其资金缺口的一半。
     在恩格尔和他的模型看来,中国的风险主要来自于地方政府债务、国有企业债务和影子银行。此外,与西方类似,中国银行的风险已经有过度的迹象。
     在V-Lab列出的全球30家系统重要性银行中,德意志银行目前系统性风险位列第一。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招商银行都榜上有名,且系统性风险排名在国内位列前七。
     问题来了,究竟中国能否抵御系统性风险?“不像葡萄牙、爱尔兰、希腊等国,中国有高达4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而中国的S-Risk也是将近6000亿美元,因此短期不会爆发金融危机。”恩格尔表示。
     不过,恩格尔也表示了对中国金融系统的担忧,“中国政府能够很轻松地救助那些有麻烦的银行,对其进行再资本化,把问题债务从银行资产负债表当中剔除并重组,建立起一些坏债管理公司,但若金融部门不改变当前环境,中国资产配置效率根本不会提高,未来仍有导致危机的可能。”
     此外,恩格尔对于11月17日正式“通车”的沪港通表现了极大兴趣。“沪港通的通车让国外投资者有机会直接投资A股市场,中国投资者也可以实现投资多元化,为中国引入更多外国资本,也激励银行强化货币和风险管理工具以及贷款承诺,更好地扮演金融中介的角色。”恩格尔告诉记者。
     他也不加掩饰地指出了沪港通的“美中不足”。“我非常关注A股近期的上行走势,但从V-Lab的波动性曲线看,沪港通并未使A股产生波动性,我认为沪港通的交易量太小了。同样,QFII和QDII的举措尽管都极具积极意义,但量都太小了,可能在于其中还有一些限制条件并未完全解除。”恩格尔对本报记者表示。
     美国:美股或不存“泡沫”
     包括中国在内,在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趋势中,美国可谓一枝独秀,失业率下滑至5.8%,但迟迟不见上升的通胀率已成各界隐忧。不过,在恩格尔看来,美国的通缩风险并非国内因素,并对美国明年经济形势表示乐观。
     “两大原因致使美国的通胀率不见抬头。第一,美国生产率不断上升,因此在增加产出的同时并未提高投入,科技创新就是有这种能力降低成本;此外,美国的贸易伙伴都处于疲软状态,全球对于美国产品的需求不足,油价下行大大降低了制造业成本,因此价格不见上升。”恩格尔向记者解释道。
     实体经济相比,美国资本市场(尤为美股)的强势表现也引发了“泡沫论”。恩格尔告诉记者:“当前美国的资产价格的确偏高,不过美股大涨也主要由于低通胀率、低债券收益率。此外,股市预计美国经济会不断复苏,因此已经提前表现在指数上,而实体经济会不断向资本市场靠拢,因此我认为所谓的金融资产泡沫可能不会破灭,但也要取决于中国和欧洲经济的状况。”
     不过,恩格尔认为明年美股上行空间有限,可能不会出现今年的“疯涨”态势。
     黄金:非理想对冲工具
     也正是在全球不确定性上升的背景下,疲软多时的避险资产黄金再次重归视线。
     “黄金的确是对冲风险的工具,但并不理想。尽管全球风险的确存在,但我不认为黄金就会因此回暖。”恩格尔表示。
     当前市场对于尾部风险的担忧上升,但恩格尔指出,投保、对冲必定伴随着较高成本,对中国危机这类看似不可能的事件投保,成本必须要低。所谓尾部风险,即是不太可能发生但一旦发生则代价相当高的风险。
     在西方国家,最直接的对冲策略是购买信用违约互换(CDS),对冲基金可以买入资金压力较大公司的CDS同时卖出信誉可靠公司的CDS,从而两相抵消成本。不过,正如恩格尔所说,对冲工具的性价比需要权衡,CDS可能也并非性价比最高的工具。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