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中企吐槽对日贸易

中企吐槽对日贸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04  浏览次数:2
  从事服装外贸20多年的孟卓有大把时间向记者吐苦水,因为他的展台前,日本客商可以用“稀疏”形容。
  孟卓是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日本部经理,作为近日在上海开幕的华交会参展商,他的公司去年对日出口额下降至少两成。
  这并非个案,在世贸组织(WTO)确认中国去年已经成为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之时,同期中国对日贸易却出现罕见下滑,其中既有政治原因也有经贸因素,比如在那位让孟卓反感的日本首相推动下,下月起日本消费税将由5%提升至8%。在孟卓看来,这将可能是继日元贬值之后,中国出口商遭受的又一波打击。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不久前表示,中日贸易前景并不乐观。孟卓和他的同行正试图通过出口转内销等战略调整挽救公司的订单。
  让利留住客户
  华交会的全称是中国华东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昨天是展会第三天,这项中国规模最大、客商最多、辐射面最广、成交额最高的区域性国际经贸展览会和广交会(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即广州交易会)齐名。
  孟卓告诉记者,该公司对日本的服装出口占到了安徽全省的三分之一,每年出口额达约2000万美元,去年却下降了20%~30%。
  “他一上台就让日元贬值那么多,日本人也不喜欢他,尤其是日本进口商。”孟卓口中的“他”是2012年圣诞节后上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安倍的强硬态度波及的不仅是中日外交关系,还有经贸互动,2013年全年,中日贸易额3125.5亿美元,同比下降5.1%,是中国与几大主要贸易伙伴中唯一遭遇负增长的。
  去年底,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曾针对中日贸易下降作出公开回应,他称,中国还是希望双边的经贸合作能够继续稳步发展,但有些事是不随人愿的。
  “大人吵架,小孩的关系好的很少吧。”孟卓每年都会出差日本两三趟,他对本报记者表示,据其观察,去年中日航班减少了。
  “对于那些可买可不买的产品,日本人肯定就选择不买中国货。”孟卓说,同行业中,缅甸和越南等国供应商的明显增多也能看出这个趋势。
  孟卓表示,由于日本国内产品的市场价格很难上涨,日本买家为了开源节流只能在进口环节压缩成本。他估计,去年日元贬值20%多转嫁给中国出口商的比例达3~5个百分点。
  理论上说,日元贬值将使得“日本制造”更便宜,刺激出口的同时却增加了进口的成本。孟卓举例称,在日元持续贬值的情况下为了留住客户,中日双方的贸易企业会让利10%,“(日本)客户会承受5%~7%,我们则会主动让出3%~5%。”
  下月即将上调的日本消费税正在刺激着日本消费者疯狂购物,中国出口商却笑不起来。在出口价格上,孟卓说他们至少会让1%~3%。理由是,日本企业会利用高税负、销路难的理由压价中国产品。
  提起不久前的公司年会,年轻的业务助理陈锴告诉记者:“印象最深的是公司说去年对日服装订单有明显下降。”
  由于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和生产成本的上升,陈锴所在的江苏国泰华诚进出口有限公司去年销售量有所上升,但盈利却只是与前年基本持平。
  对比市场饱和、竞争激烈的传统行业,一些供不应求且定位高端的出口商表示,受到中日关系的影响不算明显,利润却也同样“不起眼”。
  在昨天华交会的现场,南通明德塑胶有限公司的展区被樱桃小丸子、Hello Kitty等各种卡通图案装饰得十分显眼。公司业务经理邵忠芸告诉记者,公司去年80%的出口订单来自于日本。由于日元的严重贬值和生产成本的升级,虽然“出口量上没感觉,但价格很痛苦”。她表示,日本市场的“难涨价”让他们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结汇如买彩票
  南通塑胶公司的总经理潘炜称,由于对日出口产品依然畅销,公司的出口价每30天就会更新,因此在应对汇率波动等方面,公司拥有更多的主动权。
  更多结算周期更长、产品利润更低的企业却没有那么幸运。记者从展会现场了解到,很多外贸企业的净利润率已经不足7%,因此更受不起汇兑损失。
  一些企业可以通过购买汇率期权这样的金融产品来规避汇率波动风险,但并不是每家企业都有足够的金融知识。安徽省凯艺纺织服饰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黄张练每天心心念念“人民币不要再涨了”。
  这家生产亚麻色织面料的生产企业主要将半成品出口至东南亚国家,最终的成衣再间接销往日本等国。由于此前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不断降低,让以美元结算的他们尝尽了汇率的“苦果”。“6.10(美元对人民币)接的订单,但到结汇时就降到6出头了。”黄张练苦笑着耸耸肩说道,到了嘴边的利润瞬间就可能蒸发掉。
  近期人民币的骤然贬值让黄张练心里一阵窃喜,但很难成为其增加产量的动力,“谁知道结汇的时候还会不会一样呢?”这个每天都紧盯人民币汇率的生意人觉得自己的心理更像是买彩票。
  原因很简单,从下单做货到出货,再到最终的结汇,整个周期历时2~3个月。这一周期不仅成为诸多生产企业资金链断裂的隐患,而且也让汇率的波动难以化为主动的业务调整行动。
  宁波维科工贸有限公司进出口三部的负责人张华表示,公司从接单到结汇也需要至少4个月的周期。该公司的老客户在下单时无需支付任何费用,新客户也只需预付10%~20%。如何保证货到后客户能及时付款?张华告诉本报记者,公司每年会投入数百万元购买中国信用进出口保险公司的信用保险,赔款率达98%,以降低坏账带来的风险。
  南通明德塑胶有限公司采用的方法则是购买信用证,即通过日本银行和中国银行的双重担保来保证发货后能如期收到付款。
  出口转内销挑战
  对于今年的对日出口额,不少中国出口商的表态都堪称保守。孟卓和黄张练均表示,能够与去年持平就是一个不错的业绩。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1月份,中国与日本双边贸易回暖,但商务部发言人表示,对此不宜过度解读。本报此前报道,相比于中日关系所带来的贸易动荡,韩国企业已瞄准了中国市场。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去年中韩贸易额增长7%至2700多亿美元,距离中日贸易额差距不到400亿美元。
  出口转内销则继续成为外贸企业的另一个转型路径。孟卓对记者称,他所在的公司自去年开始已逐渐实现从专业的外贸公司转向部分内贸的综合企业。
  产品100%销往日本的上海唯纳箱包有限公司今年的重点也是开拓国内市场。该公司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去年一年整个行业的情况都不好”,原因是日本市场不景气,价格难涨,而国内的加工成本却在不断增加,公司的毛利率从原先的20%降至了10%以下。
  在潘炜看来,“40%内销+30%出口日本+30%出口欧美”的结构是最理想的。他表示,自有品牌内销可以获得比贴牌出口高近10%的利润率。然而,虽然内销的盈利率更高,但让潘炜无奈的是,国内一些同行的抄袭也让公司在设计专利上的维权成本远高于国外。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