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人口调控能否遏制城市“肥胖症

人口调控能否遏制城市“肥胖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2-20  浏览次数:1
  近期,北京、上海、杭州、武汉等地,纷纷出招严控人口规模,启动产业转移外迁;重大项目推“人口评估”,建设城市副中心;探索积分政策控制外来人口。
  面对人口资源环境矛盾这个躲不开、绕不过的发展难题,人口调控能否遏制住城市“肥胖症”?
  人口降速迫在眉睫
  人口规模过大,是当前不少大城市的鲜明特征,多地的人口增速之快,更是将城市总体规划中人口控制目标远远“甩”在身后。
  北京市常住人口截至2013年底突破2114万,超过2020年1800万人左右的控制目标;上海市常住人口截至2012年底达到2380万,超过2020年1850万的预测值;杭州市常住人口2012年底即超过880万,超过2020年规划值。
  人口暴增引发了交通拥堵、空气污染、资源紧缺等诸多“灾难性”难题。实际上,北京等地早在几年前就建立起了人口调控责任制度,将人口规模纳入考核指标,但人口增速始终难以掌控,“城市脖越积越深。
  人口资源环境矛盾是现阶段躲不开、绕不过的发展难题,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关系发展全局,多地开始“出招”对人口进行调控。
  国际金融论坛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鹏表示,关键是要推动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城镇化路径。区域均衡发展,资源向周边疏散,中心城区的人口资源压力就会减轻。
  “开药方”直面多重矛盾
  庞大的人口规模,令大城市更像一个气喘吁吁的“肥胖症”患者,“负债累累”导致难以正常行走。一些地方出台了包括“提价、设卡、限制”等多重政策在内的“组合药方”限制人口数量。专家指出,出台“限政”的同时还应直面城市发展过程中的矛盾,对诸多“顽疾”对症下药。
  “一面是人口增加,一面是‘用工荒’频现,表面上看是一对矛盾,实际上是城市承载的功能过多,大量人口涌入对服务业需求的乘数效应越来越大。”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叶裕民表示。
  “大城市集聚了众多的资源和特权,拥有的教育、医疗等各种公共服务水平更是远超过其他城市。”易鹏说,单纯的行政手段控制肯定难以起到实效,在“北上广”等特大城市,多个人口疏解项目处于半停滞状态。
  “有的城市在前一天开会时还讨论要疏解人口,第二天又讨论怎么发展产业,铺摊子。”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助理高扬表示,这种思路还没有摆脱对传统产业的依赖,一方面经济发展要以人造城,以业兴城,另一方面人口臃肿又不得不因城限人。
  期待柔性“控人”
  “对于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而言,人口调控应采取柔性手段。”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要落实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城市调控人口必须采劝功能疏解”和“市场调控”手段并行,成为标本兼治的长效策略。
  “城市发展进行产业调整升级是必然趋势,但要注意平衡好相关利益。政府为了实现控制人口规模不能以牺牲个人利益为代价。外迁产业应做好合理规划和服务工作。”
  中心城区功能疏解的成效如何,副中心、新城的发展成为重中之重。北京市政协委员王春元表示,当前城市副中心的地位还不够重要,内涵不够明确,要想为中心区分担人口、资源、交通压力,副中心必须进行科学定位,要让副中心有吸引力。
  “治理‘城市帛有赖于建立健全城市区域体系和深入推进区域合作发展。”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说,一方面要在产业结构上调整,将集中于中心城区的医疗机构、高校、科研机构、央企总部等向近郊区迁移。另一方面要推进区域均衡发展,加速大城市与周边卫星城的一体化。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