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五部门力推养老服务 8万亿银发经济看上去很美

五部门力推养老服务 8万亿银发经济看上去很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2-14  浏览次数:5
   “用地、用气、用水、用电甚至用人都未得到政府的支持,我们有热情服务,运营压力却有些不堪重负。”近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成都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管理人员向金融投资报记者吐露心声,“尽管银发经济有市场也有价格,但运营压力太大了。”
  日前,民政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商务部、国家质检总局、全国老龄办等五部门联合出台指导意见,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养老服务标准化建设,积极营造安全、便利、诚信的养老服务消费环境。
  随着人口的逐步老龄化,老有所依有了更深层次的解释——除了儿女尽孝外,还需要得到专业护理和悉心照料。在养老意识的转变中,在家养老、儿女养老开始受到质疑,专业的养老机构逐渐进入大众视野。记者采访的多家成都养老机构均表示,成都养老服务市场较为紧俏,银发经济供需皆备,但这一市场在他们看来还有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还需要得到政府的支持。而上述指导意见或不仅为老人,也能为他们也打开一扇窗。
  老年市场需求将达到8万亿元
  “现在需要养老服务的老年市民很多,就成都来看,具有资质,能够提供养老服务的机构并不少,其中金牛区比较多。”成都市金牛区银发老年公寓张院长告诉记者。成都市遐龄居颐养生态园的李院长也表示,“具有养老需求的市民较多。”
  有券商研究报告显示,参考我国退休金情况,2020年和2030年分别达2.8万亿元和7.3万亿元,老年人消费潜力巨大。其中,据全国老龄委推算,2015年我国老年人护理服务和生活照料的潜在市场规模将超过4500亿元。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表示,我国老年人市场消费的年需求已达到1万亿元,而目前我国每年为老年人提供的产品不足1000亿元。截至2011年底,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85亿,占总人口比例的13.7%;预计到2015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16亿,占总人口比例的16.7%。2020年,我国老年人市场消费的年需求达到2万亿元占GDP3%,2030年,我国老年人市场消费的年需求达到8万亿元。
  养老院每月每人最高8000最低500
  这块巨大的蛋糕让不少机构跃跃欲试,那么,这些机构开出的价位究竟如何?记者调查了解到,成都银发经济是有市也有价。
  目前,成都的养老机构每人每月收费区间大至在500-8000元。这个价格区间浮动较大,原因在于几个方面。一位不愿具名的养老服务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于同一机构来说,也会根据老人的年龄、身体状况给出不同的收费价格。对于不同养老机构来说,价格的差异主要在于地段、配套、服务人员、机构性质、专业度的不同。”
  就上述业内人士对同一机构价格区间浮动的说法,记者采访到位于新津县普兴镇的一家民办养老机构,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老人身体状况不同,收费不同,如一般高血压患者,在80岁左右,我们一个月的收费在2000元附近。”
  记者了解到,新津县普兴镇民办养老机构提供的是一位看护员看护两位老人的服务,人员的配备在业内来说属于普遍水平,其给出的2000元收费在业内也处于平均水平。而另一家价格在8000元的民办养老机构其宣传资料就明确提到,老人可以享受专人专员服务。服务质量成了价格差异的一个指标。
  在统计报价的过程中,记者还发现,养老机构所在地的不同,也会造成价格的明显差异。同样以新津县普兴镇的养老机构为例,其地处成都周边郊县村镇,而同为民办,收费区间在5000-8000元的成都臻熙亲睦家医养康疗中心,则地处成都市温江区国色天乡内。
  除此之外,与医院“结亲”的机构收费普遍在2500-4000元的水平,就记者了解,这些医院一般属于民办。
  最便宜的养老机构则属公办敬老院,记者调查发现,成都市区内大部分公办养老机构多以“敬老院”、“福利院”命名,收住对象一般为可自理的老人,最低收费价格为500元。
  养老院成本高仍需优惠政策扶持
  上述遐龄居颐养生态园的李院长向记者道出了民办养老机构的一些苦衷,“首先是人力资源紧张。现在不少企业都面临着招工难的问题,养老服务机构的护理员往往需要更为专业的知识,所以在员工培训方面,要规范化、专业化。”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养老机构有价有市,但却缺少专业陪护人员,一名优秀的专业陪护人员工资甚至可以破万,但比起庞大的养老服务市场中,这样的人力资源却较为匮乏。
  李院长还表示,民办养老机构虽然属于社会福利事业,但其运营还缺乏政策的扶持。“我们的用地是租用,不能办理产权,电费我们属于民用电,用气不能开通,为了符合当地的环保政策,烧水使用的是较贵的环保能源,整体来说,运营成本高企。”
  记者手记
  老有所依必须多管齐下
  对于银发经济来说,民办养老机构是最大的主体,而其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或也将是承担社会养老责任的最大主体。但民办养老机构并非如简单的数据报告中看起来如此欣欣向荣,有价有市的背后是运营成本的高企,是政策的缺失。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民办养老机构除了起步阶段享受一定免税外,很多优惠政策好听却不好“用”,多数民办养老机构运营成本高企,资金紧张。有业内人士提到,“政策法规对于这些养老机构的义务、责任方面,有较多明确规定,虽然无可厚非,但同时也造成了民办养老机构的运营压力。”而这也直接体现到养老市场上,这个供需两旺的银发市场看上去有些扭曲——正如此前所提到的,公办养老院收费便宜,但入住难;而民办养老院入住容易,但收费往往高出4倍,甚至十几倍的差距。
  除了扶持较少而带来的运营难以外,记者还发现,一部分民办养老机构虽然具有资质,但服务却难以达到专业、规范的养老要求。从调查结果来看,主要在于缺乏专业人才、运营缺乏系统管理,不少养老院负责人都提到,“用工价格过高导致运营成本再次上升,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一般只保证‘必要’的专业人员及其数量。”
  或许只有把握住扶持和规范民办养老机构的一体框架,在未来,我们、我们的父母,才老有所依。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