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应对地方债务风险亟须加强国企市值管理

应对地方债务风险亟须加强国企市值管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16  浏览次数:0
  当前的中国经济面临较大的债务风险,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尤其是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明显恶化。媒体最新报道称,2013年审计得出的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较2011年审计结果增长几乎翻番。而根据审计署2011年公布的审计结果,2010年中国地方债务规模为10.7万亿元。考虑到未包含在2013年审计结果内的近期城投债的大规模发行,这意味着当前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已经确定突破20万亿元,仅仅地方政府性债务占当前国家财政收入的比重就已经接近200%。如果再加上8万亿元左右的国债和外债、9万亿元左右的政策性银行债、30万亿元以上社保欠账,以及规模庞大的环保欠账和持续增长的不良贷款,政府负债占GDP比重实际可能已经超过60%的国际警戒线。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刚刚闭幕的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防控债务风险列入经济工作任务。
  沽卖国企资产
  为了缓解政府所面临的资产负债表危机,方法不外乎以下四种:一是增收节支;二是借新还旧;三是发行货币;四是沽卖资产。具体来看,增收节支方面,当前税负率已经处于世界较高水平,税收收入的增长空间不大,房产税和环保税等新型税种的征收短期之内也很难发挥很大作用,而社保亏空弥补、环保投入力度加大、城市基础社会建设、西部铁路建设、农田水利建设以及国防军务投入、政府管理费用等方面财政开支几乎没有削减的余地。借新还旧方面,随着债务余额的越来越大,政府利息支出也会越来越大,如果缺乏稳健增长的财政收入作为偿还保障,借新还旧终究无法持续,当前阶段政府负债率水平较高,市政债等的发行很难有效缓解政府债务问题。发行货币方面,决策层已经明确提出,要管好存量、用好增量,坚持不放松也不收紧货币,而且对于负债率较高的政府来讲,如果继续发行货币来弥补财政支出更加容易引起通货膨胀预期的升温。尽管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而征收国际铸币税可以弥补财政支出,但短期之内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很难有实质性进展。在前三种方法行不通的情况之下,政府只能将沽卖资产作为防控债务风险的最有效手段。
  详查政府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外汇储备资产是无法用于国内支出的,剩下的主要是国有资源性资产和国有企业资产。在国有资源性资产中,土地大规模拍卖近年来一直是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但目前耕地面积只剩下18.2亿亩,受到18亿亩耕地红线限制,未来几乎已经是无地可卖。受到美元逐步步入上升周期、全球经济增长中枢下降等因素影响,煤炭、稀土、铁矿石等国有矿产资源价格也面临下行压力,此外受到房地产下行风险的逐步临近,国有土地价格也面临大幅下行风险。世界银行2006年的估算结果显示,2000年中国国土资源合计总价值为2.16万亿美元,以当年比价约合17.8万亿人民币。如果考虑到人民币升值、资源价格上涨和2013年来大量国有土地和矿产资源的变卖,当前包含土地和矿产资源在内的国土资源总价值,估计也应该维持在这一水平左右。这意味着即便是把所有国土资源变卖殆尽尚不够偿还当前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集体土地流转制度,集体土地要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价同权,这样一来就能够在合理提高农民收入同时增加政府可支配置产,然而,正如全国城镇化工作会议所明确提出的那样,耕地红线一定要守住,此外还要划定生态红线,因此通过国有资源性资产变卖来防控债务风险的空间也已经相对有限。除此之外,政府只能通过沽卖国有企业资产方式来化解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危机。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放宽投资准入,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领域的对民营资本和外资的有序开放。恰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的那样,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着力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进展,预计国有企业改革明年也将取得实质性进展。
  加强国企市值管理
  为了吸引民营资本和外资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政府首先需要加强国有企业市值管理,让参与国有企业改革的利益相关者能够获得可观的投资回报,否则国有企业改革就很难推进下去。
  对于一个公司来讲,如果公司股票价格明显偏离公司股票的合理内在价值,公司管理目标就会由单纯的公司利润最大化,转为更加重视公司价值最大化。为此,公司管理层就需要加强市值管理,以期保证股东能够获得稳定的投资回报,有效平衡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利益,从而赢得资本市场青睐,以便为公司持续发展获得资金,化解公司所可能面临的资产负债表危机。
  对于一届政府来讲,如果股票市场投资者持续分享不到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所带来的胜利果实或者改革红利,政府管理目标也不应该继续单纯地追求仅仅包含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在内的社会福利函数最大化,而应该将资产价格纳入到社会福利函数当中去,也就是说政府决策层也应当加强股市市值管理,使得股市存在合理的“股权溢价”,具有明显的“赚钱效应”,这样才能够进一步从股票市场融资,从而有效化解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为主的政府债务风险,防控政府资产负债表所可能面临的恶化危机。
  历史经验也表明这一点,2001年6月政府推出“国有股减持方案”就导致股市大幅下挫,最终不得不于2002年6月暂停国有股减持。即便如此国有股减持如同悬在股市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一直困扰股市发展,直到2005年5月政府启动“股权分置改革”,也就是说在政府强化国有企业市值管理从而使得利益相关者利益得到保障之后,股市才重新进入持续上涨的行情。2006年至2007年股市的大幅度上涨,不仅彻底化解了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以来所造成的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风险,也挽救了濒临资不抵债的国有企业,缓解了政府的财政支出压力。
  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政府启动“四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地方政府利用融资平台大规模举债,银行大规模放贷,从而导致政府债务风险再一次急剧放大。本轮债务风险的最终化解同样也要依赖政府再一次做好国有企业市值管理。毕竟根据国资委数据,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有国有控股上市公司953家,占全部A股上市公司数量的38.5%,市值合计13.71万亿元,占A股上市公司总市值的51.4%,这意味着国有企业中的上市部分的市值就已经与全部国有土地资源总价值相差不多。如果政府做好国有企业市值管理,国有上市企业市值还会进一步增加,甚至可能会超越国有土地资源总价值。国有企业资产通过市值管理所得到的升值收益不仅能够用于充实社保基金,而且还可以用于偿还地方融资平台债务,更加可以用于环保、水利、铁路等各项建设性支出和教育、医疗、卫生等民生支出领域,从而有效防控当前政府所可能面临的资产负债表危机。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