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营改增”扩围挑战:部分行业税负反而上升

“营改增”扩围挑战:部分行业税负反而上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15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51

[导读]2013年4月1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会议决定要从地区和行业两个层面实现“扩围”
  “营改增”再度迎来扩围。
  2013年4月1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
  会议决定要从地区和行业两个层面实现“扩围”:自今年8月1日起,将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即“1+6”试点在全国范围内推开,适当扩大部分现代服务业范围,将广播影视作品的制作、播映、发行等纳入试点。据测算,全部试点地区企业2013年将减轻负担约1200亿元。
  同时,会议还提出要扩大行业试点,择机将铁路运输和邮电通信等行业纳入“营改增”试点。这也印证了之前媒体传出的数个行业将会在今年纳入试点的消息,当时提到的三个行业是邮电通信、铁路运输、建筑安装。但是这次扩围把建筑安装排除在外。
  此次扩围意义重大。从2012年1月1日上海率先启动试点以来,已经有12个盛直辖市、计划单列市成为试点地区。但是,择地试点的模式极易产生政策洼地效应,税负下降将导致资本向政策洼地聚集,从而造成区域间的发展不平衡。
  从实现扩围的服务业角度看,“服务行业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生产性服务企业,第二类是生活性,或者是消费性服务企业,第三类是公共性服务企业。现在‘营改增’刚刚是生产性服务企业,伴随改革进展,最终环节是进入到第二三类型的企业。”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胡怡健认为。
  “扩围”挑战
  “实际上今年的财税收入形势并不太好。前三个月税收增长率很低,并且减税的幅度大于原来的预期。”胡怡健说。
  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1-2月财政收入中的税收收入为19594亿元,同比增长5.9%。而2012年1-2月份财政收入中的税收收入同比增长9.5%。可见税收收入的增幅在下降。
  在减税幅度方面,根据财政部2月份的数据显示,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的纳税人超过100万户,试点当年共实现减税超过400亿元。
  “我们业内都预测营改增扩围的改革会在下半年推出,因为3月份刚刚完成换届,但没想到改革4月份就推出来了,可见决策层对推进营改增的重视程度。”一位接近财政部的内部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不过‘1+6’在全国推广,以及行业扩至新增邮电通信和铁路运输两个行业都在我们预期当中。”
  而之所以选择邮电通信和铁路运输两个行业,在于这两个行业面临的行政管理阻力最校这两个行业都属于国家垄断行业,其所涉及的企业都是几个大型国企,并没有小规模或其他一般纳税人等。“对于这两个行业,只要高层说时间到了应该改了,那改起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前述内部人士说。
  但是在李克强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并没有提到这两个行业的试点时间。前述内部人士预测,时点应该会在“1+6”全国推广之后,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推出的可能性最大。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邮电通信和铁路运输的改革将会一帆风顺。对于这两个行业来说,其适用税率都将为11%。而因抵扣范围、增值税发票管理等问题,反而会导致一定程度的税负上升。
  邮电通信税负计算题
  邮电通信业包括两个行业:邮政业和电信业。分开来讲,这两个行业所面临的“营改增”问题其实都不乐观。
  对于电信业来说,根据业内分析师提供给《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的情况,电信行业的三大运营商,即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从去年年底开始进行了内部测算,如果按照11%的税率进行改革的话,都会产生税负增加的情况,在没有任何优惠时,对净利最大的负面影响可能会达到5%。
  典型案例就是上海移动,利润下降9个亿,原税负3.4%,现在4.7%。
  “电信的改革,不但是电信本身,还涉及到电信作为平台的产业链。而对于要建立发展现代化的信息工程智能城市,电信的税负提高,会对产业链带来负面的影响。”胡怡健说。
  其实在财税部门的测算中,11%的税率基本可以维持平衡。但出现这样的税负增加,一方面是理论抵扣和实际抵扣存在比较大的差异。实际抵扣中不是所有购置都能拿到增值税发票。另外,还有一些设备没有分清楚,以基站为例,如果算作不动产就无法抵扣,而算做设备就可以抵扣,所以存在不确定性。
  运营商的对策是希望把电信分为两块:基础电信和增值电信。基础电信指电话、网络等,因其设备抵扣比较多,按照11%征税。增值电信,如手机的捆绑销售,手机的其他延伸功能,和数据服务、互联网服务等,分离出来相当于服务业,在没有设备等进项抵扣时,希望按照现代服务业的6%税率来征税。
  业内分析师的消息称,为应对税负的问题,三大运营商已经联合向决策层进行反映,而决策层已经批复让财税部门再研究一下。“现在就看运营商和财税部门讨价还价的能力了。”该分析师说。
  对于另一个行业——邮政业,因为也属于国家垄断行业,在行政管理方面的推进同样不存在难度,但是也有进项抵扣少的问题。
  铁路、建筑安装或面临更大阻力
  “选择铁路运输是因为,现在的交通运输当中就剩铁路了,铁路运输尚未纳入试点对联运企业是一个很大的困扰,今年拓展到这个行业的话,对企业而言进项税可以增加。”毕马威北京税务部高级经理沈瑛华说。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铁路运输不纳入改革试点范围,仅有陆地交通运输行业试点改革,和铁路系统开展的合作业务则不能进行抵扣,这样可能会增加试点企业的运输负担。将铁路纳入“营改增”,能够完善抵扣链条,避免上述现象发生。同时又可以提高运输效率,降低运输成本。
  而之所以去年交通运输业的“营改增”没有把铁路纳入,是由于当时由上海先行先试,但是铁路不是某一个城市固定的而是跨省市的,在某一省市实施改革可能性就比较小,所以必须进行全国统一实施。这在已经试点的第二年推出,更加稳妥。
  但是铁路运输的问题也在于,其进项抵扣项目并不充分。铁路的进项主要是机车,还有煤电油、维修费用等。由于发展阶段的不同,高铁这几年的发展相当快,大量的设备采购已经完成,现在可抵扣的项目就少了很多。
  另外,铁路的轨道在应该划分为不动产还是设备上,还存在分歧。因为不动产是不能抵扣的,设备是可以抵扣的,而轨道又是不动的,是否应该算设备还在讨论中。
  除了邮电通信和铁路运输,还有一个被热炒为“营改增”的新增行业——建筑安装。在去年10月22日李克强主持召开的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工作座谈会上,提到了三个新增行业,除了邮电通信和铁路运输,还有建筑安装。而在4月10日的会议中,建筑安装却没有出现在新增试点行业的队列中。
  “建筑安装的推行难度要比之前每个行业都要大得多。对于建筑业来说,其下游是不动产,现在还没有营改增。如果中间环节改了,下游不改,整个产业链没有打通,就没有办法形成抵扣链。相当于建筑施工的进项可以抵扣了,但是销项没有出路。”胡怡健说。“所以有人提出来,不动产一起改。但是不动产又涉及到房地产,比较敏感。”
  另外,由于现在的建筑安装行业并不规范,多是层层承包,很多施工队都是一个工头带着几个人,无法进行统计。在管理上的困难导致很多进项税没法进行抵扣,如材料费、设备购置费和其他服务费无法拿到发票。另一方面,很多开发票的反而价格会被提升。
  因为也存在抵扣项目不充分的情况,现在测算的11%税率也会引起税负增加。由于建筑业的下游是房地产,税负增加可能带来建筑成本的上升,因而会推动房价上涨,地方政府就非常谨慎。
  “所以对于建筑安装行业,可见决策层现在的方案设计还是比较谨慎。”胡怡健说,“不管怎样,可预见的是改革的难度将会越来越大。前期的改革企业得利比较大,有甜头。后期的改革就未必,反而要吃点苦头了。
  (财经国家新闻网)(财经国家周刊)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