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媒体披露年轻白领移民样本:卖房卖车到国外卖水果

媒体披露年轻白领移民样本:卖房卖车到国外卖水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26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73

只要卖掉正在住着的60平米的房子,葛今移民新西兰的资金就可以到位。在顺利拿到了雅思4分的成绩以后,葛今筹划了已经两年的移民计划终于进入倒计时。

2004年大学毕业到深圳工作的河南女子葛今曾经坚定地以扎根深圳作为奋斗目标,但在9年后,她决定移民新西兰.伴随着紧张、繁琐的移民准备期,她曾经的城市梦想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随时漫溢而出的对新生活的憧憬。

富豪,明星,巨额投资后的新身份……在葛今以及她的朋友们眼里,移民曾经似乎是遥远的、不可触摸的事情,但现在,在钻研了一系列政策之后,这个概念似乎是鼓足勇气之后,踮起脚尖就可以触摸到的。

年轻同事的样本

34岁的葛今大学时读的是法律专业,在深圳担任几家公司的法律顾问,同时也是一名执业律师。从一个河南人到一个深圳人,葛今把大部分的青春送给了深圳,换来的是一个教科书式的城市白领的发展轨迹:从刚毕业的月光族到年薪可观有所积蓄,从租住城中村到在市中心贷款买房,葛今人脉渐广,事业顺风顺水。

在城市绿道上跑步遛狗,到深圳湾参加百公里跑,去大小梅沙看海,生活节奏平稳的葛今看上去已经和深圳这座城市互相接纳、密不可分。而对于留在家乡河南的朋友来说,葛今是一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积极,努力,前往一线城市打拼,并且可谓成功。

回望自己的深圳发展史,葛今感觉自己“还算是幸运”:“比起这几年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们那一批人可以说是享福了,大学生少,文凭还没有贬值,房价也还没暴增。”

在房价井喷式增长之前的2006年,葛今在福田区购买了现在的两居室房产,价格不到6千元每平方米――在今天,这个小区的房价是2万5千元每平方米,暴增四倍。

但是就在年轻同事们以她的发展样本作为参考时,葛今却开始研究,如何离开深圳,去往海外。

移民的想法起初只是闪念。“飘渺遥远,就是那种在网上看到某某明星移民到了哪里,羡慕嫉妒恨一把”,葛今回忆说,“当时就是一句话,心想,老子有钱了也移民,美国欧洲加拿大。”那时,“移民”对于葛今来说只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名词,和买不起的奢侈品一样,并不值得花时间去研究。更重要的是,在那个渴求立足于大城市的奋斗阶段,葛今所想的也无非是加薪、升职、买房买车――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上,她都和“离开”沾不上边。

逃离情绪的积累

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曾说:“移民的原因有许多种,但最重要的是安全感。生命的安全,财产的安全,食品的安全,空气的安全,教育的安全,权利的安全等等,没有安全感是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原因。解决了公民安全感的问题才能建立稳定的社会。”

葛今想了很久,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时候下定决心要移民的:“是情绪的累积,并不是因为哪一件事一下子改变了想法。如果一定说有什么时间节点,微博的出现算是一个吧。”她笑着说。

作为一名法律从业者,葛今说,微博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视野,在微博上,葛今喜欢参与公共事件的讨论,有时候也会和异见者对骂几句。

拥挤的交通、飞涨的物价、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空气污染问题又愈演愈烈,葛今感到,随着城市的飞快发展,大城市的种种弊病也逼近着人们,生活质量越来越没有保证。“都说要‘迈向中产’,但我觉得所谓的中产只是个伪概念。

从2010年开始,她开始留意几个华人主要移民国家的移民政策,但看似难度颇大,理由很简单:还是太贵。

2011年,转机出现了。当一个和自己财产状况相当的朋友突然从新西兰给自己寄来了明信片,葛今发现,她移民的想法突然近在眼前。

一个说法是,富豪不是在移民,就是在通往移民的路上。”由招商银行和贝恩顾问公司联合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个人资产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大陆企业主中,27%的人已移民,另有47%的人在考虑移民。同年,胡润联合中国私人银行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也指出,14%的千万富豪目前已移民或者在申请移民当中,还有近一半在考虑移民。

但非富豪也非明星的“70后”葛今的目标是新西兰的“创业移民”。

创业移民是新西兰政府1999年开始实施的政策,其宗旨是吸引具有良好商业背景、有一定技能、特长与手艺的商业人士进入新西兰投资创业。与最常见投资移民签证相比,创业移民最明显的优势是所需的投资额小得多,大大减轻了申请人的资金压力。根据规定,申请人先获得9个月的工作签证,在新西兰建立生意后可以继续延长27个月的签证。在这期间,如果做满2年生意,可以申请转为永久居民。申请创业移民的主要入门条件是:英语雅思平均4分,最低150万元人民币的净资产证明和一份完整的足够打动审批官的商业计划书。

焦虑的准备期

雅思4分对于“非常喜欢考试”的葛今来说并不是难题。2012年下半年,她报名了雅思考试,然后买来考试书,制定了学习计划,开始准备。因为正版书要200多块人民币,“太贵”,她从深圳大学的书摊买了盗版书――这往往正是“中国式”考试里司空见惯的插曲。

在准备雅思考试的过程里,葛今还必须计算自己的财产水平――她必须凑足150万的资产证明。这150万元,对于她来说,主要部分就是已经升值四倍的房子――卖掉这个房子,再加上自己的银行存款,150万“勉勉强强就凑出来了”。

在真正的计算过程中,想到必须要卖掉房子时,葛今曾陷入短暂的矛盾情绪。购买这套房子曾是她在深圳立足的里程碑式事件,而如今,她要把它作为投资成本,转而走上另外一个方向。葛今说,已经生活了9年,她“毫无疑问”对深圳有着“不小的归属感”。而这套房子,正是她这种归属感的标志。

和葛今一起盘算移民的魏鹏夫妇面临相同的问题。重庆人魏鹏也是在深圳工作十多年,如今在深圳一家旅游网站管理层任职。他们的房子买在白石洲,和葛今一样,想凑足150万,房子必须得出手。

房产是这群渴望出走的白领在移民过程中最典型的矛盾点,一方面,房产是他们辛苦打拼下的基石,另一方面,受限于财力,这个基石必须由他们亲手敲碎,兑换成移民的“入场券”。

除了房产变现,葛今需要舍弃的另一个成本是已经稳固的工作。由于去往新西兰后是另外一套法律体系,自己在的国内的法律行业积累几乎毫无意义。停止自己从事了9年的工作,这种从未有过的风险和压力,对葛今来说,并不亚于一套房子。

移民QQ群

除了雅思考试必须自己拿下,创业移民的繁复手续也需要申请者投入相当的精力。和留学中介一样,相关的移民中介数量呈泛滥之势。“国内中介不靠谱,他们的话不可全信。”这是2012年年底刚刚成功获取签证、正在新西兰从事手机配件零售的广西人廖丹的感悟。她把申请移民的全部手续委托给了北京一家中介公司,各项费用累计花了接近15万元人民币。

“因为当时不懂,所以花得太亏了”,廖丹说,“如果通过新西兰那边的中介,费用可能只需要国内的三分之一。”

在申请移民者看来,费用的高低只是一方面的问题。另一个问题是,大部分中介组织缺乏自律,也没有有效监督,导致他们漫天要价之后,并不确保申请的成功率。新快报记者联系了百度搜索出的9家中介公司,没有一家明确表示,如果申请失败,预交的手续费用是否会有部分退还。

因为不信任中介机构,同时也为了节省成本,去年年初获得签证的沈富(化名)选择了自主办理手续,没有经过任何中介。各种费用加在一起,沈富一共花了人民币2.5元左右。

为了收集相关移民信息,沈富建了一个QQ群,到几个主要移民论坛四处发帖,短短两周,他的群里就有了300多个准备移民或者已经移民的网友。这个QQ群成为沈富得力的移民助手,“几乎所有问题,这里都有过来人可以解答,而自己没注意的问题,也有其他人提出来,引以为鉴。”

靠着网友们互相鼓励,一向“有严重拖延症”的沈富执行力大增,十个月后的2012年8月,沈富顺利拿到签证,带着妻子和刚出生半年的儿子一起前往了新西兰。

水果店、杂货铺与中式火锅

在考过了雅思、拿定主意卖房之后,葛今最后需要考虑的就是去新西兰后从事何种工作――根据规定,想要在2年后转为永久居民,葛今必须保证这两年内自己所做的生意能够维持。

为了度过这两年的考验期,大部分通过创业移民方式前往新西兰的白领都选择了开一家水果店、杂货铺等等,对他们来说,这种创业活动风险最低,操作起来最便利可靠。在经营两年后,这些成功转为新西兰永久居民的“前中国白领”,可以把自己的店铺转让给下一拨创业者,自己要么选择继续在新西兰呆下去,要么,也可以带着新西兰永久居民的身份,回到中国国内继续工作。

葛今的想法和上述项目大同小异――她想去新西兰开一家中式火锅店,“让广大移民过去的同胞们吃上正宗的中国火锅,这个生意应该不至于太烂吧?”

这些想法必须写进她的创业计划书,递交给新西兰官方。如果对方认可了葛今的计划,她就可以顺利以创业者的姿态进驻新西兰了。

坏消息是,最近两年,随着创业移民的申请者越来越多,新西兰官方对于创业项目的审批渐渐严格,开一家咖啡厅或者杂货铺之类的简单项目被拒签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同时,汹涌的移民潮也引发了本土新西兰人的抵制。比如,据媒体报道,来自新西兰的GreyPower(“灰色力量”组织,新西兰民间团体)希望奥克兰市议会能够采取相关措施,限制移民的增长速度,以保护本地居民的利益。该团体成员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他们所提出的议案并不是反对移民,而是害怕如此迅猛的移民速度会将奥克兰彻底演变成一所“亚洲城市”,而后迅速“侵蚀”整个新西兰。

据奥克兰市议会统计,奥克兰的亚洲人口到2021年,将会占城市总人口的30%,而在1991年这一数字仅为5.5%,2006年仅19%。

葛今们还是会迎难而上,因为摆在前面的诱惑是巨大的:移民新西兰后,子女可以立即享受免费教育;获得绿卡后,全家可立即享受世界上最为完善的医疗保障和社会福利;另外还有干净而不受污染的优美环境、全球100多个国家免签证……

对于想要“安全感”的葛今和她的朋友们来说,这些诱惑如此强烈,以至于她不得不放弃深圳了。

未知的身份

在新西兰呆了已经半年的沈富觉得,虽然是创业,但是真正想赚钱是“非常不容易的”,在创业移民们用以沟通的QQ群里,大部分人都表示生意难做,寄望于“可能熟悉了解了当地情况和场后会好起来”;更多的人则下定决心把150万贴进去,只要维持得住,熬到年限,申请永久居民权。“有时候觉得像一场赌博,把自己的资产一把‘梭哈’了,就为了那一个永久居民的身份。"

但由于这项宽松的移民政策是2009年下半年才开始推行,靠这项政策进行创业移民的最早一拨人也是2010年年中才开始获得签证,直到今年,无论是QQ群里还是论坛里,都鲜有成功转为永久居民的移友“露面”。有些人坐不住了,开始在群里传播这样一种言论:创业移民政策是新西兰政府忽悠人的政策,吸引外国人前去投资创业,为的只是给当地人创造工作机会,不会大大方方轻易批准永久居民权。

另一种反驳的说法是,成功转为永久居民的第一拨人毕竟是少数,他们只是没有活跃在网络上而已――这个观点的论据是,和没有成功的例子传出一样,同样也没有传出移民者被拒绝转为永久居民的消息。

广东省社科院丁力主任认为这些中国白领的举动相当冒险,盲目地移民会让自己的生活质量大大下降。他认为,无论这些中国白领出于何种需求,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华人移民到海外国家,鲜有人可以真正取得和国内相同的社会地位。“美国也好,加拿大也罢,国外的移民政策,往往看中的还是移民者对本土经济增长的帮助,而绝不是为了这些移民者着想”,丁力说,“各种隐性的种族歧视,藏在移民生活的边边角角里,哪怕你是富豪,在国外也很难规避。”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