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网络电台再度互掐 闹剧迭出背后生存维艰

网络电台再度互掐 闹剧迭出背后生存维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1-12  浏览次数:27

上周,知乎上出现爆料蜻蜓FM数据造假的帖子,该篇帖子称,蜻蜓FM通过后台程序假造活跃用户数据及广告点击量。事件随后演变为蜻蜓FM与喜马拉雅之间的互掐,蜻蜓FM称所谓造假为“友商”雇佣水军的恶意中伤,喜马拉雅则要求蜻蜓FM对造假事件进行彻底解释。

在双方的口水拉锯战中,“蜻蜓FM造假”一事已陷入了罗生门,真相究竟如何截至目前仍无确定答案。而今年以来,网络电台频频撕破脸皮互掐,则反映出行业集体的生存困境。

造假指控演变行业互掐

网帖中针对蜻蜓FM的造假指控主要为两方面,一为流量造假——通过程序“普罗米修斯”在安卓手机后台调用相关进程刷DAU数据;二为伪造广告点击曝光量——通过程序“宙斯”,用透明页面打开广告主网站,模拟用户行为点击,伪造广告的展示率和点击率数据。

针对网络上的造假指控,蜻蜓FM11月8日在微博发表声明,称网络的指控为“友商在网上雇佣枪手和水军的恶意中伤”。

对于具体的造假指责,蜻蜓FM的回应是:所谓流量造假即“普罗米修斯”,是蜻蜓FM用来在新功能上线时进行AB对照测试、统计相关用户指标,以便产品决策的技术框架,“事实上专业人士可以轻易的发现此文刻意忽略了其中关键的几处逻辑判断,从而把读者导向伪造日活的错误结论中。”

然而蜻蜓FM的回应引发了喜马拉雅继续追问。

11月10日,喜马拉雅在官方微信公号推送《喜马拉雅4问蜻蜓FM:关于数据造假,敢不敢正面回应?》的文章,承认其向媒体提供了蜻蜓FM造假的线索,并对蜻蜓FM的回应从四个方面进行了反击。

针对蜻蜓FM的A\BTest说法,喜马拉雅的质疑如下:“为什么所有安卓应用商店渠道的蜻蜓FM都有完全一样的“普罗米修斯”?“普罗米修斯”使得第三方数据监测平台将“当天未打开App的用户”记录成活跃用户?“宙斯”会把其模拟点击所产生的虚假数据发送给“第三方广告统计平台,这难道还是A/BTest吗?”

11月10日中午,王思聪发微博,称“蜻蜓FM老板应该坐牢”,并链接了扒皮蜻蜓FM后台作假程序的文章,至此,蜻蜓FM造假事件进一步发酵。

对此,蜻蜓FM当天深夜在官方微博回应“不管谁在恶意攻击我们都不惧怕”,并坚称网络传播的“广告刷量代码”,其实是用于数据比对和验证的技术方法,是为了解决第三方广告监测平台众多且各家代码格式不一样,以及安卓平台碎片化的问题。

在蜻蜓FM与喜马拉雅双方各执一词的口水拉锯战中,有关造假的真相仍旧扑朔迷离,事情陷入罗生门。

网络电台的暗黑历史

这已经不是网络电台第一次撕破脸皮互相抹黑,今年以来,网络电台已经上演了多次闹剧。

今年2月,资深DJ、原创网络电台New Radio的创始人杨樾发表《从窃贼的身上优雅走过》的文章,杨樾在文章中称,“多听FM完整的偷了NewRadio所有的节目……这不是New Radio第一次被偷节目了”。

杨樾对腾讯科技表示,这种现象并不是头一次发生,各大网络电台里经常会有些节目内容搬运自其它平台。此事引发人们对于网络电台版权问题的关注。

随后在4月份,网络电台上演了一场轮流下架的狗血剧。

今年4月前后,喜马拉雅和荔枝在2个月内连续多次下架,其中荔枝FM 被下架4次,喜马拉雅FM被下架3次。更为“狗血”的一幕在4月22日上演:荔枝FM和多听FM在同一天惨遭下架,二者把矛头共同指向了喜马拉雅FM,并指出喜马拉雅FM在苹果商店有大量恶性优化。

多听FM和荔枝FM的具体说法是,因喜马拉雅FM“恶意举报”它们存在内容版权问题,才遭到苹果商店下架。多听FM赵思铭呛声,“任何行业都会有竞争,但是任何竞争都要有基本的底线。多听FM和荔枝FM的突然下架,完全是不正当竞争的结果。”

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陈小雨则对腾讯科技表示,其他网络电台被下架与喜马拉雅FM并无半点关系,有可能是其刷榜所致。一时间,网络电台们围绕版权问题纷纷跳了出来。

4月的下架风波平息不到两个月,波澜再起。6月30日,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的认证微博发布了这样一条置顶微博“公告:喜马拉雅FM遭恶意攻击,致在APP Store被下架,给大家带来不便,我们深感抱歉。”陈小雨称,被恶意刷榜是导致下架的真正原因。

根据行业第三方机构的数据,目前国内的网络电台APP下载量呈现三梯队格局,蜻蜓FM、考拉FM电台、喜马拉雅听书下载量过亿次,为第一梯队;TuneIn Radio、豆瓣FM、多听FM、荔枝FM累计下载量过5000万,为第二梯队;凤凰FM、优听电台、尚听FM、酷FM则处于第三梯队,下载量不足5000万。

在频频被下架的风波之中,充满着同行举报的“无间道”戏码。

在前述提及的荔枝FM、多听FM的下架事件后,双方纷纷将喜马拉雅FM视为幕后黑手,随后蜻蜓FM也加入了声讨的队伍。

不难看出,网络电台的互掐风波从年初一直延续到了年尾,而在这漫长的拉锯战背后,是网络电台生存维艰的现实。

混战背后的生存维艰

颇为尴尬的现实是,今年以来,互掐几乎成为网络电台刷存在感最有效的方式。对一个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国外同类应用6年才能积累的用户量的行业而言,互掐无疑是行业快速发展中血腥竞争的激烈表现。

和视频一样,网络电台的盈利建立在用户增长与活跃的基础上,而获得用户无疑需要资金支持。不可否认的是,各家网络电台还处于“烧钱”阶段,喜马拉雅电台创始人余建军就曾公开表明态度:“这个行业肯定很烧钱,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去年11月,多听FM宣布完成由Ivy Captial领投的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3年1月,蜻蜓FM获创新工场200万美元A轮投资;10月喜马拉雅获得由SIG(海纳亚洲)领投,KPCB(凯鹏华盈)和Sierra Ventures(席拉创投公司)跟投的千万美元A轮投资;2014 年底,喜马拉雅完成 5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

但让人不安的现实是,经过过去两年的高速发展,今年以来网络电台在资本层面却遭受冷遇。蜻蜓FM内部人士透露,“此次蜻蜓造假风波是喜马拉雅C轮融资失败后的疯狂反咬。”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喜马拉雅FM首席执行官余建军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公司计划最迟将在2015年三季度迎来C轮融资。但是三季度已经过去,喜马拉雅到目前为止仍未披露有关C轮融资的消息。

而在10月中旬,喜马拉雅曾遭遇融资BP造假、被国家监管部门列入黑免单的指责,尽管喜马拉雅随后进行了回应,称BP资料从未公开、现金流为正并未负债,以及监管部门并没有下发相关文件等,但该次舆论风波对喜马拉雅的C轮融资无疑造成了负面影响。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今年以来,仅有蜻蜓FM传出在1月完成了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的消息。

与融资不顺相比,对网络电台而言,更加残酷的现实是成熟的商业模式也尚在摸索中。

业内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有了成型的商业模式,网络电台可以通过给主播分成的方式促进更多优质内容的产出,“主播会更有动力分析用户的喜好,收入也会和收听数挂钩,从而提升自己的内容质量。”

然而在盈利来源上,无论是广告、增值服务、版权分销、游戏还是社区电商,以及通过车载智能硬件挖掘用户背后的广告价值,网络电台仍在多种模式中进行探索,尚未出现成熟的商业模式。而随着版权管控逐步严格,网络电台在内容上的投入在不断加大。

尽管资本的频繁介入让网络电台在去年年底迎来小规模的增长,但网络电台要长久的走下去,解决商业模式的瓶颈仍是当务之急。

对网络电台而言,在当前商业模式没有出现重大突破的背景下,这场寒冬会更加难捱,同业之间的暗黑互掐可能还将继续。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