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这个夏天,互联网电影是如何逆袭的?

这个夏天,互联网电影是如何逆袭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8-07  来源:搜狐IT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次数:0
   2014年的暑期档电影,片方互联网化:题材互联网化、导演互联网化、营销更互联网化。
 
  互联网电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票房神话:韩寒执导的电影《后会无期》上映11天突破5亿,截至8月5日,票房突破5.25亿元;截至8月4日,郭敬明执导的《小时代3》票房突破5.08亿。
 
  《老男孩猛龙过江》在前有《变形金刚4》狂揽20亿,后有《小时代3》、《后会无期》的残酷档期中,依然拿下2亿票房。与《后会无期》、《小时代3》相比,《老男孩猛龙过江》的互联网基因更为浓厚:演员、导演、编剧都成长于互联网。
 
  互联网电影曾经充满屌丝色彩:2006年至2008年间,以搞怪神丑等为代表的内容满足了当时的某种需求,为年轻人提供了缓解日常生活压力的渠道;2009年之后,出现了一些优质的内容与制作团队,搞怪神丑之外,还有对这一时代的仔细审视与理性思考。
 
  优酷网总裁魏明采访时说,从UGC(用户产生内容)、PGC(专业小机构生产内容)、到大电影,这是互联网视频内容进化的三个台阶。三者并非相互替代关系,而相互影响、共存共荣,形成未来互联网视频的“三级火箭”。
 
  “他的国”狂欢
 
  韩寒、郭敬明最初崛起于网络,在传统主流作家群里并不受待见,但作品通过互联网发行,名气通过互联网汇聚,他们成了微博大V,粉丝无数。从小说、杂文、再到电影,他们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华丽转身,粉丝疯狂了,旁观者惊呆了。
 
  魏明说:先有粉丝,后有产品,这是互联网时代的典型特点。无论韩寒、郭敬明,还是筷子兄弟,他们通过微电影、小说、杂文,甚至140字的微博,利用社交网络培养自己的口碑,发展自己的粉丝。过去这些年,韩寒,郭敬明,筷子兄弟都是某一“互联网族群中”的绝对明星。
 
  在这些族群中,他们的影响力无与伦比,这里是“他的国”,用韩寒这本书名来类比无比恰当。
 
  有粉丝是第一步,基于粉丝打造产品,必须全程与粉丝互动,在“他的国”里形成整个族群的狂欢。以韩寒的《后会无期》为例,2014年6月19日、7月10日、7月16日、7月28日,韩寒通过微博先后发布了电影插曲《东极岛之歌》、主题曲(邓紫棋演唱的《后会无期》)、电影宣传曲(朴树演唱的《平凡之路》)以及系列片场故事《后会无期·张小喵片场日记》。
 
  每一次微博发布,都引来点、评、赞无数,制造话题无数。比如朴树的《平凡之路》,适逢前女友周迅宣布婚讯,新婚旧爱,十五年的红尘纷扰,所有人的神经无法不被调动。
 
  高晓松在微博留言:“想起15年前的夏天,年轻的我们在莽莽大城和远远海边拍电影。拍关于爱与等待,誓言和时光。如今生活水落石出,真好。”又一波疯狂,所有人的手机无法不被刷屏。
 
  长年与粉丝做朋友,韩寒和他的策划团队很明白在“他的国”里,如何策划一场“全民狂欢”。这“不是庶民(一般网民)的胜利”,韩寒的《后会无期》才是这些传播事件的受益者。
 
  《老男孩猛龙过江》类似。通过互联网,片方举办了“中国老男孩30城巡演大型网络真人秀”征集活动,被选中的“中国老男孩”将与“筷子兄弟”等众主创一起,在30座城市巡回演出,其中被幸运选中的“老男孩”还将有望与“筷子兄弟”一起踏上美国狂欢之旅。
 
  5月29日,《老男孩猛龙过江》的宣传曲《小苹果》MV正式在网上发布,该MV全程在韩国拍摄制作,编舞是鸟叔《江南Style》“骑马舞”的创作者、获韩国Gaon音乐颁奖礼年度风格舞蹈奖的李朱善。李朱善携韩国班底倾力打造《小苹果》招牌舞蹈,这首歌迅速成为新一代神曲。
 
  屌丝逆袭之路
 
  屌丝缘何可以逆袭?首先,这里的屌丝通常是指个人或者小微机构,他们在互联网时代拥有面向用户的能力。传统产品需要通过全国代理、区域代理、终端店才能形成到达用户的通路;需要通过电视、报纸、电台等媒介才能告之用户,这是非个人、或者小微机构可以解决的问题,需要雄厚的人财物,资源整合能力,只有大机构才能解决。
 
  魏明说,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以视频内容为例,发行渠道有优酷、土豆这样的视频平台,还有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他们成为到达用户的新的通路;营销与渠道无缝融合,使得用户可以全程参与每一次营销大事件。
 
  实现零成本虽然还只是想象,但与传统时代相比,成本已经低到无法想象。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魏明认为互联网思维有很多种说法,但归根到底是对称思维:互联网带来的本质变化是解决“对称”问题,即信息对称、权力对称、资源对称,个人、小微机构拥有前所未有的丰富信息、资源、权力。
 
  互联网时代,生产资源也开始对称:传统模式下,生产一个视频的成本需要投资数百万、千万,甚至过亿,互联网时代,一部手机,一部DV就是生产车间,人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生产车间。
 
  渠道资源、营销资源、生产资源的对称造就了互联网视频早期的狂欢,也就是UGC、PGC内容的丰富与出现。但这没有解决大电影如何产生的问题,大电影需要大平台大机构整合资源。
 
  但它们创造了这样一种可能:只要你专注做产品,把产品做到极致,拥有自己的口碑之后,就会有资源找到你。魏明说,典型的例子就是筷子兄弟:五年前,他们默默无闻;后凭借《老男孩》,《父亲》等作品渐渐赢得口碑,大机构、大资本看到了想象空间,开始聚积过去。
 
  五年前很多搞怪出丑的人比筷子兄弟的粉丝更多,如今已经消失无影踪。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