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塞班手机之死:进化缓慢的庞然大物

塞班手机之死:进化缓慢的庞然大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1-18  浏览次数:3
  Symbian在诺基亚的推动下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平台,也在它的指引下进入坟墓。
  2014年元旦,依然在使用Symbian手机的用户收到了一份“新年礼物”:诺基亚应用商店不再接受开发者提交新应用,商店内现有的应用未来也不会更新。至此,曾经全球最流行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Symbian彻底死亡,时间比诺基亚原先的计划提前了2年。仅仅3年前,Symbian还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平台。
  这事没能引起太多关注,就连在原诺基亚Symbian研发总部坦佩雷(Tampere)工作过13年的林重也没听说。
   “我完全不知道这事。不过有前同事说诺基亚去年2月底就解散了Symbian的维护团队,所以也不意外吧。”诺基亚应用商店冻结一周后,林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林重1998年加入诺基亚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诺基亚9210,这是全球第一款采用Symbian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
  即便和今天块头越来越大的Android智能手机相比,2000年上市的诺基亚9210也是一个庞然大物,重约半斤,厚27mm。它能够像笔记本电脑一样展开,让用户对着4.5英寸彩色屏幕,用QWERTY排列的全键盘高效发送邮件、编辑文档或者上网。
  “多任务是我爱它的最主要原因。你可以在手机上同时开着20个应用,这就像一台迷你电脑。”英国知名消费电子博客作者、All About Symbian编辑史蒂夫·利奇菲尔德(Steve Litchfield)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这么回想自己第一次接触9210和Symbian的记忆。
  今天大家提到Symbian,都会将它当做诺基亚的一部分。但9210研发期间,这个操作系统还属于同名的独立公司。林重所在的诺基亚研发团队每两三个月就要出差到英国和Symbian公司的开发者沟通。
  Symbian的前身是英国公司Psion开发的掌上电脑(PDA)操作系统。Psion 1991年推出的Series 3系列掌上电脑销量颇高,以致微软订购了数百台进行分析,并开发了针对掌上电脑等类似硬件的Windows CE操作系统。Windows CE是微软之后20年失败的移动战略的基础。
  但Psion没能预见微软的失败。当微软开发Windows CE的消息公布后,Psion股价下跌约两成。眼见当时击败苹果和IBM,一统桌面电脑市场的软件巨头就要进入自己的市场,Psion担心自己的硬件产能,便希望将操作系统授权给手机厂商,更快地拓展市场。
  1998年6月,经过两年谈判,Psion将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业务剥离出来,与当时的全球前三大手机厂商诺基亚、爱立信和摩托罗拉合资成立了Symbian公司。
  Symbian被定位为一个开放的智能手机平台,由Symbian公司开发操作系统软件,提供给硬件生产商。任何一家手机厂商,不论规模大小、入场先后,只需要缴纳每部手机5英镑的授权费,就能使用该系统。
  实现这个目标的前提是整个Symbian系统的软件,包括底层操作系统和表层的用户界面都应该由Symbian公司开发并打包提供给手机厂商。用户界面不但决定手机的使用体验也影响着第三方软件的交互逻辑,是智能手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只有统一开发才能保证第三方软件能够在不同厂商的设备上正常使用。
  Symbian公司管理层找来了曾在苹果任职8年的资深设计师斯考特·詹森(Scott Jenson)主管公司的设计团队。詹森是苹果公司用户界面设计组的第一位成员,参与了苹果牛顿平板电脑交互设计。
  詹森的团队为当时流行的数字键盘手机设计了一套名为Pearl的用户界面。Pearl界面干净、交互逻辑清晰,为当时一般只有2英寸左右的手机屏幕充分优化。
  但诺基亚管理层对詹森的设计并不感兴趣,他们更希望在Symbian上沿用诺基亚非智能手机的界面设计风格,帮助用户在换手机时更自然地过渡到新产品。作为主要股东之一,诺基亚对Symbian公司的决策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我们开始看到很多迹象,”一位当时参与决策会议的Symbian高管后来告诉英国技术新闻网站The Register。会议被毫无理由地延期、已经决定的事也一拖再拖无法进行。
  就在9210即将完工的时候,林重和其他大约半数参与新手机开发的工程师被调到新成立的S60部门,开发针对低价、小屏幕的S60智能手机用户界面。工程师们当时不知道的是,这个对合作伙伴保密的新部门最终改变了整个Symbian操作系统的发展。
  2002年,诺基亚发布了秘密研发的S60用户界面和装载该界面的诺基亚7650智能手机。诺基亚7650是第一款平民价位的Symbian智能手机,和当时的普通手机尺寸相当。除了常规的通话、短信以外,也能够安装由第三方开发者开发的移动应用程序。
  曾在Symbian供职10年的本·莫里斯(Ben Morris)后来在关于Symbian研发历史的作品The Symbian OS Architecture Sourcebook写道,詹森很不喜欢S60的设计,认为它延续了太多诺基亚非智能手机的设计,复杂而不符合直觉。
  但Symbian最终遵照诺基亚的意志放弃了自己的用户界面,只向第三方手机厂商授权底层系统。
  “Symbian后来变成了一个贵族俱乐部,后加入的厂商要么得自己投入巨资开发用户界面,要么得向诺基亚付钱使用S60。”原Symbian中国营销总监卢竞告诉记者。
  詹森在Pearl失败后离开Symbian公司,加入Google主管Gmail、地图等产品的移动用户体验设计。
  到2006年,一共有200余款Symbian智能手机面市。其中超过一半是诺基亚的S60手机,1/3采用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定制的MOAP平台,仅在日本销售。索尼爱立信和摩托罗拉推出了18款使用触控笔操作的Symbian UIQ手机,加在一起销量不到诺基亚的3%。
  至此,Symbian开放平台的构想彻底破灭,变成了三个互不兼容的软件平台。
  不过诺基亚一家独大并没有在商业上对Symbian带来负面影响。相反,诺基亚是Symbian厂商里投入资源最多的公司,持股比例从2002 年的20%增加到2006年的47.9%。很快诺基亚也成为Symbian最主要的授权购买者,卢竞回忆说:“每年在伦敦总部开会,管理层都谈业绩。但其实在场每个人都清楚,Symbian的业绩不由我们左右,它由诺基亚一家公司的销量决定。”
  那个年代的诺基亚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从1998年借着GSM标准崛起超越摩托罗拉之后的14年间,诺基亚一直是全球产量最大的手机厂商,建有十余个工厂以压缩生产成本。它的渠道遍布各地,从伦敦、柏林这样的大都市到贫瘠的阿富汗战区都能看到诺基亚手机的身影。2003年推出的超低端手机诺基亚 1100一共卖出2.5亿部,被《经济学人》称为通信界的AK-47。
  诺基亚在Symbian上也延续了非智能手机的产品策略,通过不同的外形设计、键盘设计和预装软件推出适应不同用户需要的差异化产品。S60与老系统相似的界面设计也帮助大量老用户过渡到智能平台。事实上由于二者看起来太像,定位低端的诺基亚S40非智能手机也经常被用户甚至媒体误认为是 Symbian的一部分。
  到2006年,Symbian智能手机的年销量已经是4年前的50倍,其中超过八成的手机印着诺基亚的Logo。
  但当初这些曾经帮助Symbian快速扩张的优势很快变成了平台发展的拖累。诺基亚将Symbian当作“更高级的手机”进行产品化也是它最终失败的主因。
  “绝大多数人没把它当智能手机来用,也没用到它的智能功能。”Symbian创建之初的技术副总裁西蒙·伊斯特(Simon East)在2011年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机型过多导致诺基亚无力维系软件升级,大部分Symbian手机自带的软件功能基本从上市那天起就已经确定,之后的升级只是修补软件故障。
  为了与十几年前的非智能手机保持一致的交互体验,Symbian S60上的任何功能都被埋入一层又一层的菜单和选项里,到最后连发短信这样的基本功能也变得步骤繁多。S60内部任何试图大幅改进用户体验的想法都因牵涉的资源太多而被迫放弃。
   “到2006至2007年,我们做智能手机越来越像快速消费品。对产品有热情的人越来越少。”一位2007年离开诺基亚S60团队的产品经理对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Symbian在诺基亚主导之下已经变成了进化缓慢的庞然大物。所欠缺的仅仅是一个挑战者。
  这个后来众所周知的挑战者出现在2007年的苹果MacWorld大会上。乔布斯拿着第一代iPhone嘲讽了四款竞争对手产品小屏幕加键盘的外形设计,当中就有一款诺基亚的直板全键盘Symbian手机。
  第一代iPhone刚发售的时候还没有第三方软件,做不到转发短信、复制粘贴文本这样的简单工作。和不少技术爱好者一样,利奇菲尔德至今认为初代iPhone算不上当时最出色的智能手机。卢竞说Symbian公司内部当时还流传着一个嘲讽iPhone在基本通信功能上比不过Symbian的自制视频。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都没错。iPhone与其说是智能手机,不如说它是一个能打电话的小平板电脑。但桌面级的OS X底层操作系统、复合直觉的触控体验让包括Symbian在内的老一代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显得过时。
  安装第三方软件扩展手机功能是智能手机的基本定义之一,但过多的机型让Symbian开发困难重重。
  2006年创业的王子元为Symbian开发了一款名为航海桌面的应用,能够帮助用户在手机主屏幕增加搜索、通知提醒等实用功能。航海桌面在Symbian平台累计有超过1500万用户,其中九成左右来自诺基亚的手机。
   “Symbian的机型太多,不同手机不但硬件规格有别,操作系统经常也不完全一样,软件在不同机型上也会遇到不同的问题。最后我们一个6人小团队不得不把诺基亚出的Symbian手机几乎都买了一遍来测试。”王子元对记者回忆了这段痛苦的经历。
  除了测试压力巨大,当时诺基亚也没有为开发者提供一个方便的在线平台。开发者需要自己搞定包括反盗版、支付、文件下载、产品展示页面在内的一切辅助工作。航海桌面曾试图销售付费的插件,但因缺少人力开发不得不放弃。
   “很多Symbian机型都把新安装的应用放在不起眼的第三级菜单里,需要用户自己去找应用。那时候的手机厂商压根没有开发者生态这个概念,觉得我有个开发工具包让你做做应用已经是格外开恩。”已经搬到硅谷从事iOS和Android平台开发的王子元如此评价第三方开发者在Symbian应用生态圈的地位。
  2008年到来的苹果应用商店是无数Symbian开发者梦寐以求的平台。开发者不再需要操心各种琐事,所要做的只是开发一个好的应用提交给苹果。
  Symbian花了7年半吸引到大约1万个应用,而苹果应用商店上线6个月后便吸引到1.5万个应用。
  对Symbian冲击更大的是Google在2008年推出的Android系统。Google为智能手机厂商提供了一个真正低门槛的开放平台,三星、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等大公司迅速脱离Symbian加入Android,随后小米这样的创业公司也依靠Android快速成长起来。
  此时诺基亚的管理层已经意识到Symbian面临极大挑战,试着将Symbian改造成一个能够应对新挑战的平台,先是在2008年全资收购 Symbian公司并免费开放给第三方手机厂商使用。但此时除了诺基亚和NTT Docomo以外已经没有公司愿意继续使用Symbian,NTT Docomo也已经开始转向Android。
  诺基亚在Symbian上的其他努力还包括推出类似苹果应用商店的Ovi商店、发布支持触控操作的S60第五版界面、推出WRT Web应用平台以降低开发门槛。所有这些项目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以失败而告终。
  更糟糕的是管理层的想法一直在变,林重回忆说:“2009年我做项目经理,管两三个不同的项目。那会儿我们不管做什么产品,刚开始没多久,管理层就会更改最初提的需求,有时新功能刚做完就被砍掉。”
  到2010年,诺基亚已经基本放弃拯救Symbian,开始筹备它的安乐死。
  那一年诺基亚迎来两个新的高管,一位是原SUN公司软件副总裁理查德·格林(Rich Green),担任CTO一职;另一位是芬兰互联网创业家马克·亚蒂萨利(Marko Ahtisaari),他主管诺基亚的设计部门。两人的工作是推进一个过渡计划,让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平台转向内部孵化的另一个移动平台MeeGo。 MeeGo最初为平板电脑设计,底层采用桌面级的Linux操作系统。
  格林令Symbian和MeeGo两个系统的开发标准统一起来,新开发的Symbian应用能轻松迁移到未来的MeeGo手机上。亚蒂萨利则砍掉了公司内部各自为战的设计路线,将所有软件统一在一套新的设计逻辑下。
  如果计划顺利,Symbian将能平和地淡出历史舞台,将诺基亚的未来交给MeeGo。2011年推出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MeeGo手机诺基亚N9发布后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媒体评价。The Verge网站曾在评测中将诺基亚N9的设计比作兰博基尼。
  而诺基亚看上去还有时间,就在2010年,Symbian销量达到历史最高点,在第四季度帮助诺基亚获得12.6亿欧元利润。
  但诺基亚董事会最终没能顶住股东的压力,任命了一位新CEO斯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再次调整策略。埃洛普上台后做的第一个重要决策是宣布放弃Symbian和MeeGo,改用微软的Windows Phone系统。
  埃洛普声称Symbian会维持到2016年,但与诺基亚合作的运营商和销售渠道并不打算支持一个没有未来的平台。一位诺基亚中国市场部的工作人员此前告诉记者,Symbian将被放弃的消息刚发布,渠道订单就急剧减少,中国区库存周转时间曾一度上升十倍之多。
  2013年6月,最后一批Symbian手机被运出诺基亚的工厂。三个月后,微软宣布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