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基药制度要解决“好药配不来 便宜药配不到”的问题

基药制度要解决“好药配不来 便宜药配不到”的问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0-14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基药在执行中出了偏差,并非国家顶层设计出了问题。”作为地方操作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之一,吴朝晖在接受采访时反复陈述政策设计与实际执行之间的关系。
     新医改从2009年启始,基本药物制度扮演了撬动药品流通体制、基层医疗机构改革的重要角色。其中,基药招标采购又成为核心杠杆力量。
     由于涉及诸多利益调整,基药招标与药品政策管理的每一次变动,都会引发医药界极大的关注与讨论。也诞生了被舆论界冠名“模式”的多个地方实践版本。在国家顶层设计下,地方执行者需要制定公平合理、平衡各种利益的操作方案。
     在吴朝晖看来,药品招标政策不仅是完成招标环节,更重要的是确保基本药物制度真正有效落地。这需要丝丝入扣的一整套体系设计。
     《21世纪经济报道》(以下简称“21世纪”)基本药物制度已实施5年,作为地方执行者,怎么看待一直存在的该制度实施效果的争议?
     吴朝晖:浙江在2011年就实现了基本药物制度全覆盖,同时还提出要对基本药物制度巩固提升,即要向下延伸至所有村卫生室,我们现在有95%以上的村卫生室实现了基本药物制度全覆盖。应该说整个基本药物制度在浙江初步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效。
     但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去年原卫生部卫生发展中心有一个课题组,对浙江的基层医疗卫生现状进行了一次评估,在肯定了浙江省基本药物制度推行取得了很好成效的同时,也指出了存在的问题,但是他们也说这个问题是共性的,并非是浙江独有的。即对基本药物制度的理解和执行层面上存在一些片面性,尤其是对基本药物的使用上存在一些问题。
     我们原先对基本药物的使用,是基层医疗机构只能使用基本药物。但是全国基本药物当时国家第一版是307种,浙江有采购量的、老百姓真正要用的只有三分之二。浙江省增补基药当时只有150种,全国平均水平是220种,还是满足不了基层用药需求。原本基本药物制度是这么好的一个制度,但是老百姓从一开始的欢迎,继而到意见非常大。他们认为就是因为这个基本药物制度,才导致现在“好药配不来,便宜药配不到”。
     为什么呢?“好药配不来”是因为制度规定了要使用相对来说质量层次高的药物,就只能去县级以上的医院;“便宜药配不到”是因为在招标时采用最低价中标,每个品规的药物只能中一家,但是中国的制药企业大都是中小企业,大企业做不到最低价就中不了标,但是小企业可以做到最低价却不能保障供应,这就造成了大量的药供应不上,老百姓怨声载道。
     应该肯定基本药物制度本身是非常好的制度,问题出在我们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如果再继续沿用这种思路走下去,就真的和制度初衷形成偏差了。所以说这次国家也是下了很大的力度来调整。
     《21世纪》:基本药物制度实施过程中,讨论最多的集中在目录的范围。随着各地区“增补”数量不断增加,有观点认为基本药物制度已名存实亡。比如基本药物目录与医保目录(甲类)有什么区别?为何要制定两个目录等。
     吴朝晖:基本药物的目录和医保目录承担的功能和使命不同,基药目录应该承担更重要的使命,这是中国药物政策的核心内容。在质量保证,价格可及的情况下,如何让老百姓更加公平可及地获得基本药物,这是基药政策的顶层设计者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理想获得方式是国家免费供给,但是大家好像都觉得免费这个提法不好,那我们不提免费可以提全额保障。基药是满足基本的,国家必须先保基本,在报销的杠杆上也要保基本,再用这个杠杆进行调节,来显示它跟医保的不同。
     基药应该是不论采用何种医保水平,都应该是公平可及的获得,就是说国家力量应该对基药实行公平保障。但事实上,政策层面现在新农合是新农合,城镇职工是城镇职工,城镇居民是城镇居民,不同的医保水平享受待遇不一样,基药在这三个水平中也都不一样。国家虽然是鼓励基药都报销,但还是要参照医保来报销,实际上各地还是自己在做,达不到公平这是基药未来思考的问题,现在浙江台州尝试做财政保障基本药物公平可及的获得。
     《21世纪》:药品招标中价格问题,一直争议不断。各地区也持续调整质量与价格的平衡关系。本次浙江招标方案显示了“严控”价格的势态,如何理解浙江方案?
     吴朝晖:浙江严控价格的主导思想叫扶弱抑强。按照原先的招标方式,大家都是一刀切的降了又降。
     怎么样扶弱?第一个“扶弱”是,原先国家目录的307种药品,经过两轮招标,平均降价幅度与国家最高零售价相比已降价百分之五十以上,绝大多数濒临虚低的边缘,对这些药品浙江不设降幅的要求。
     第二个扶弱:低价药只招质量不招价格,不仅不降价,还允许它涨价,只是要求必须是逐步提价,我们设定了一个30%的涨幅,但最高可涨至低价药的极限。所以说通过这两个“扶弱”政策,就保住了基本。
     接下来我们要抑强:新进入目录的是按照2010年标准,到今天已经四年了,价格变化很大,所以必须要求有降幅,但规定是5%-10%的降幅,也不是一刀切。当时在征求意见时,很多企业表明这个降幅是可以接受的。
     然后就是对于2013年采购量在前200位的产品(浙江招标平台上总共18000个中标产品,有采购量的产品是12000个,这200个品种数量虽少,但它们占了40%的采购金额),要求以量换价。
     还有,要严控两类大品种—抗菌药物与中药注射剂。目前,这两大品种在基层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滥用情况。对此,浙江要求这两个类别要有3-5个点的降幅。
     所以我们的严格控价看似严厉,实际上都是分门别类。虽然刀刀见血,但是刚柔并济,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