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中铁十三局称村民阻扰施工引发群殴 否认事先有预谋

中铁十三局称村民阻扰施工引发群殴 否认事先有预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17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96

     修路,不能靠暴力开路!

     解说:手持棍棒,砸车、打人,中铁十三局一项目部为什么会对当地村民采取暴力手段?

     潢川县八里村村民:区里来调解的书记都被打了,现在都在住院。

     解说:铁路施工工期重要,但村民补偿是否存在问题?一起暴力事件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原因?

     记者:当时咱们签过补偿协议吗?

     潢川县八里村村民:没有,没有,老百姓不同意,太低了,三万三一亩。

     解说:拆迁补偿、安置保障、环境问题,面对这一起又一起发生在工程建设领域的伤害事件,到底是什么在缺位?

     《新闻1+1》今日关注:修路,不能靠暴力开路!

     央视网消息: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从昨天开始到现在,有这样的一条消息倍受人们的关注,那就是中铁十三局300余人被曝殴打村民。那么看到这条消息,人们很自然地就关注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引发这样的双方冲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既然双方有了矛盾,为什么不能够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去解决,而非要等到事情要诉诸武力去解决?那么今天我们就关注此事。

     资料: 4月14日,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八里村村民因宁西铁路复线征用土地赔偿不到位与中铁十三局发生冲突……

     解说:14日早上,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八里村村委会主任徐长华刚一开机就接到了村民打来的多个电话,告诉他村里的铁路工地出事了,中铁十三局的人正在那里殴打村民。

     村民 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八里村:当时他们几百号人,大概有三四百人,穿的制服,他们那个铁路的制服,几百号人拿着棍棒,就叫我们撤离现场,我们转身就走,他在我们背后打我们,我们还没跑,他马上给我打倒了,给我打晕了。

     解说:村委会副主任徐长华随后匆忙赶到现场。

     徐长华 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八里村村委会副主任:在铁路桥下面,(他们)统一着装,开的车我一看车牌号都挡着,手里拿着棒球棍,我一看是打架的。

     解说:然而,原本是到现场进行协调处理的徐长华,竟然也未能幸免。

     徐长华:我是到现场后接了一个电话,电话刚接完,手机还没揣兜里就被他们打了。

     记者:一共打了多少人?

     徐长华:一共打了十一个人。

     记者:被打的村民都是什么状况现在?

     徐长华:现在有9个在这里住院。

     解说:徐长华说,目前受伤村民们的伤势,医生的鉴定暂时还没出来,而他自己则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

     徐长华:我现在就不敢动,不敢翻身,我也不敢吃饭,因为吃饭(就)疼,不敢吃,也怕上厕所,14号被打的,到今天没敢吃饭。

     解说:徐长华说,事发时,有两位中铁十三局的领导也在场。

     记者:铁路的两个领导你们都认识,那有没有跟他们有一个沟通?

     徐长华:我跟他说了一句话,我说王部长你什么时间过来的,他说我早就过来了。

     记者:他看着您被打吗?

     徐长华:他肯定看见了。

     解说:随后有村民报警,然而据徐长华回忆,警方到场后也被赶走,而此前双方并没有发生过如此的冲突。

     记者:这半年当中之前你们曾经有过这种冲突吗?

     徐长华:没有,没有。

     记者:这是第一次。

     徐长华:对。

     解说:被打的村民认为,事件的发生并不是偶发,冲突的背后存在设计的痕迹。

     徐长华:他是有预谋想闹事的。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呢?

     徐长华:就是因为我们那里补偿款有纠纷,有的群众钱少什么的,又没有说通。

     解说:今天记者采访了中铁十三局项目部,他们承认出现了打人事件,但否认了村民关于预谋的指责。

     姜保权 宁西铁路工程指挥部指挥长:当天确实是咱们的工人和老百姓发生冲突,打老百姓。

     记者:是因为他们阻止施工你们打的,还是你们组织去打的?

     姜保权:主要是阻止施工,有几个老头阻止施工,这我们都有照片,每一次他们阻止施工,我们都有照片,都有记录。

     记者:这个事情不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吧?

     姜保权:不是,不是。

     董倩:事情正在调查处理当中,还没有最后的结论。我们不妨先看一看官方给出的正式的情况通报是什么样的?这是在昨天晚上9点,挂在了潢川县人民政府的网站上,我们来看事故的双方在情况通报中已经明确是中铁十三局,还有是潢川县八里村的群众发生的是冲突,致伤住院观察治疗9人。那么事件发生之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及时成立了领导小组,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全面进入到了调查处理过程中,受伤人员正及时治疗,铁地双方正在积极做好善后的工作。那么看完了这样的一个情报说明之后,人们还有更多的问题要关注。比如说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事情的原因,事出何故?

     在今天的媒体中,我们普遍注意到都使用了这样的一种描述是因为征地纠纷,但是具体纠纷是怎么发生的却语言不祥,而且我们也想知道除了征地纠纷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矛盾而导致这样的一场冲突的发生。另外一个人们非常关注是有没有组织者?因为在短片中双方都已经提到了这样的一个敏感问题。那么至于现场到底是什么情形?到底有没有组织者?是不是有预谋的?这是一个我们希望在警方调查的过程中能给出一个答案。

     那么话又说回来了,人们为什么这么关注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组织者?这是因为中铁这是一个享有盛名的国企,是一个非常规范的公司,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在矛盾的处理上是不是有预谋?它也就是说明这样一个问题,国企有没有可能利用自己的这样一种强势地位,有可能去盛气凌人的处理一些问题。

     那么具体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北京大学的王锡锌教授。

     董倩:王教授,刚才人们也关注这样一个有预谋的问题。在您看来从专业上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有预谋的组织还是没有预谋地去用冲突这种方式,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我觉得首先是社会的危害性、主观的恶性应该说是有差别的,如果说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而且这种有预谋、有组织发生在像一直被认为是管理严格规范的国企身上,那它的性质就要严重得多。另外一方面,如果它仅仅是一种偶发的冲突,就像当地县政府所描述的那样,尽管有冲突但是在相应的法律责任上可能就会不一样,所以无论是媒体还是当事人,我相信接下来司法机关都很有必要去关注整个事件背后是否有预谋、有组织,因为它涉及到的是恶性以及相应的法律责任问题。

     董倩:其实你说作为一家享有盛名的一家国有企业,它的组织应当是很规范的,那么他们一定也知道如果采取这样的一种方式,去采取一种拿着棍棒用武力去解决问题的话,带来的结果一定是不利的,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采取这种行动,您分析?

     王锡锌:其实我想组织者也好,如果有组织者的话,或者当事参与者也好,他们都能意识到这样的一种行为,它是一种犯罪行为。我们国家《刑法》292条,它是明确将它界定为是聚众斗殴罪,对于首要分子和积极参与者最高是可以处十年有期徒刑,如果说出现其他情况的话,还会有更重的制裁。那么碰到这样的情形,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所谓的双方冲突的情形呢?双方冲突的情形起初在我看来它是一种私利救济,因为你从村民的角度来看,村民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所谓他们主张的权利,比如说补偿不到位或者说其他有些损失,那么这种情形本来是可以通过当地政府的一些职能部门,通过公权力的介入来解决的,但是很可惜没有解决。但是对于中铁,也就是施工单位来说,他们在施工当中遇到一些阻挠,本来也可以说是受害一方,但是也没有通过公共权力的介入得到很好的解决,最后变成双方用私利来解决问题,私利救济的出现表明了公权力、公共职能在这里存在着严重的缺位。尽管报背后有各种各样的利益,但是这种利益其实本身是通过法律的公权力的介入而得到解决的。

     董倩:好,王教授,稍后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那么我们看一场冲突下来,最后冲突的双方居然是谁?是工人和农民。这种对峙让人看了心里真不是滋味。但是如果我们把目光放远就会看到,整个中铁十三局在施工的过程中,它遇到的阻力一直就没有小过,究竟怎么回事?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2013年底前必须开通两个区间近30公里路基,完成产值5亿元的艰巨任务,才能最终确保工期目标,这是摆在十三局集团宁西铁路工程指挥部各级参战人员面前的残酷现实。雷董事长指示:不要急,不畏难,打出去,攻下来。这是昨天发表在信阳网上的一篇报道,从中不难看出铁路施工面临的压力。

     姜保权:我们来了整整八个月了,完成产值不到3000万,整个现场没有休假。

     解说:同样是在信阳施工,潢川县的进度比起其他地区是滞后的。在铁路负责人看来老百姓阻扰施工,影响了工程的进度。而当地百姓对于修这条铁路也有自己的不满情绪,修铁路就要征地,而对于这次征地潢川县八里村村民就存有异议。

     记者:当时咱们签过补偿协议吗?

     潢川县八里村村民:没有,没有,老百姓不同意,太低了,三万三一亩。

     解说:而对于村民的不满,铁路施工方也表示了无奈。

     姜保权:咱们修铁路是(原)铁道部出钱修路,地方政府出地。征地拆迁补偿都是政府管,政府拿这个入股跟(原)铁道部一起修路,不是我们十三局,这个不通过我们。征地补偿款已经到位了,但是有的老百姓不理会。

     解说:受征地拆迁、三电迁改等诸多因素制约,工程进展目前已受到严重影响。在提到施工艰难的原因时,信阳网的报道也提到了征地难题。报道指出,既有线设计时的预留通道,满足不了居民的生产生活。在修建增建二线时,很多村镇根据实际生产生活需要,强烈要求增加一些桥涵,至今未得到有关部门的明确答复。所以村民在二线征拆,施工中存在大范围的阻工现象,目前就存在土地赔偿标准不一致,地上附着物品种繁多,部分补偿标准尚未确定等诸多征拆难题。而除了千头万绪的征地补偿,日常工程建设中存在的其他问题,也似乎让铁路施工方与当地百姓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

     徐长华:比如说春季来了,下春雨,你给管道压砸了,群众要求配下水道。

     记者:他们的态度是什么?

     徐长华:他们态度,他们说你们来配合我们工作,你那压砸是过去压砸的。

     记者:你们之前找过他们,他们并不是很积极,是吗?

     徐长华:对。

     解说:村民有不满情绪,有各种利益需求,而铁路施工方似乎也有自己的委屈。

     姜保权:谁都想吃一口你打听打听,动工的地方修便道都是老百姓修的,我不让他修根本寸步难行,但是这个是主体我不能让他再干了,把电缆挖断了谁的责任,我的责任,强买强卖,强揽工程,这个活就是给我干的,你不给我干,我就组织老百姓堵路,断道,到现场闹。

     解说:据铁路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也曾找过潢川县政府协调与村民之间的矛盾。政府部门也采取过一些措施,然而却还是无法解决长期积累的问题。一面是修铁路带动地区经济的发展需求;另一方面是当地百姓方方面面的利益。当地政府是否在协调,又做了哪些工作?今天下午我们试图联系潢川县政府,宣传部门以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目前铁路施工方表示他们正在积极与村民进行沟通。

     董倩:接下来我们来看一段关于宁西铁路建设纪实中的一番表述,从铁道施工方这方面来表述的,他说,“在国内客运专线大行其道的今天,修建宁西铁路,对中铁十三局来说,应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这盘小菜却并不好做,没有相当的厨艺,很可能在小河沟里翻船。”那么我想这一番话核心、中心就是一个字“难”,修铁路是非常难的,那么这种难可以理解为物理层面的难,那么它表面在地质条件可能呈现出来的种种施工作业的难题,这一方面对于这样的一支修建铁路的专业队伍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但是还有另外一层的难就是化学层面上的难,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铁路修到村民家门口的时候,村民会有很多涉及到自己自身利益的一些表达和诉求,但是这些诉求能不能及时地满足?这就成为考验这支铁路施工专业队伍的一种难。我们来看一下铁地双方都会涉及到哪些矛盾,使得他们在处理这些问题上举步维艰?

     第一是拆迁补偿,涉及到这个问题,其实拆迁补偿的这个主体并不是施工单位,而是当地的政府,但是长期以来村民误认为这些铁路施工单位就是主体,因此就把没有满足的利益上的一些协调的积累下来的矛盾和情绪就发泄在了施工单位身上。第二是承包工程,有一些村民就认为利用这样的工程,我能不能在其中分一杯羹,这也成为一个矛盾等等,那么怎么看待这些矛盾。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王教授。

     董倩:王教授,当这个事情一旦放在了公众目光的炙烤之下,那很快就会被引导到这家企业它的一个背景的标签,比如说国字号,其实事情远远不是这么简单的,因为我们看到谁都有委屈,谁都有不满的地方,而且就是各种声音、各种诉求、合理的、不合理的都搅在其中了,那么面对这么复杂的问题,您觉得核心的问题是什么?

     王锡锌:核心的问题其实是要有一种有效的负责任的这样一种利益协调的组织和机制,那么我们看到在这个冲突还有其他地方出现的一些冲突中,其实表面上冲在一线上都是建设者、工人和当地的农民这种冲突,其实他们都是因为缺乏某种有效的利益组织协调机制的牺牲品,比如说对农民来说,他的有些要求可能是合理的,有些也未必是完全合理的,但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够有一种有效的利益的表达和回应的机制,并且如果在这种回应机制不能够使得这个问题得到解决的时候,由有效的公权力的介入,那么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那么同样的对于施工方来说,施工方也可能有某种公共利益所说,比如说施工难的问题,包括当地一些老百姓抵制的问题,能够通过政府的带动协调机制解决的话,那么就不可能出现一些工人和当地的一些农民发生直接的这种流血对抗了。

     董倩:好的,谢谢王教授,稍后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那么我们再看这次冲突的过程中,一边是村民的无奈,另外一边又是施工企业的这种委屈,一边是停不下来的铁路施工的进度,另外一方面又是村民还没有被协调好的利益的这种诉求。那么我们看一个又一个问题,一个还没有解决,另一个又出现,那么积累下来,一方面是企业要赶工期,另外一方面是村民一肚子的怨气和怒气,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不出事才怪。而且我们看在这种类似的事情并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是个案,我们不妨把目光放回去两三年会发现这种事情频频发生,那么当这些事情反复出现的时候,我们应当是到时候去捋捋思路,到底应该怎么办?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发生在河南潢川县的这起中铁十三局一项目部暴力殴打村民事件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以往的类似事件,中铁的一些公司在铁路建设的过程中与当地村民发生冲突已经不是第一次。

     就在今年大年初四,在云南阜宁县也发生了一起暴力事件。“中铁隧道百人打砸村庄,老人小孩逃亡深山”的报道让公众一片哗然。此次事件在打砸过程中共造成57户村民的门窗、家具、电器以及车辆被损毁,初步统计损失达60余万元,而起因源于中铁隧道的两名工人,声称被8名当地村民敲诈了600元钱。尽管事件发生后,中铁隧道集团道歉并赔偿,但质疑声仍在。那就是为何一起不大的纠纷,会升级为上百名工人对一个村庄打砸的大事件。

     2008年10月19日,京沪高速铁路廊坊段的部分村民遭遇中铁十七局近百名劳务人员的殴打,这起冲突是由铁路征地而引发,没有拿到征地补偿款的村民聚集到工地上阻碍了施工,和急于赶工程进度的施工工人直接产生了冲突。

     今年3月25日,湖南省娄底一村庄因河道被堵塞等问题,村民与施工方中铁二十五局工人发生冲突,导致十二人受伤,四户被砸。

     近年来,中铁和中铁建作为我国铁路建设的主要施工单位,基本上承接了国内80%以上的铁路基建项目,而和当地村民的这些纠纷矛盾基本集中在征地、补偿、拆迁、噪音等问题上,这些纠纷是一起起的孤立事件恩,还是有着共通性?究竟是矛盾双方不善于依法解决矛盾,还是舆论放大了对中字号企业的指责?当地政府部门在这其中有没有起到疏导沟通的责任,这样的事件还会有下一次吗?

     董倩:我们知道铁路工程建设它是一个涉及面广,而且它施工时间长的这样的一个项目,那么怎么能够保证在施工的过程中既不伤害群众的这种利益又能够保证施工方能够顺利地推进自己的进度,这恐怕需要各方的智慧一起来解决。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王教授。

     王教授,我们通过过去几年出现的不少的例子发现,一旦暴力事件引发的这种结果,有一些往往最后是用钱去最后把它给抹平,那您认为如果最后用钱去解决这些问题存在的一些弊端是什么?

     王锡锌:用钱解决问题这已经是下下策了,因为最后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的影响已经造成了,钱不过是来收拾残局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做法,如果这样的一些事情不能在事先得到预防疏通的话,带来的后果首先是政府的形象受伤,因为政府本来是有职能的,但是许多冲突的行为恰好印证出地方政府的一些不作为。另外一方面公共利益会受损,比如说许多重要的工程在建设过程中就会受阻,一些人的利益也会受损,另外企业的形象也会受损,所以我们看到其实大家都是输家,最重要的还是要将这种依法有效的维权机制、疏通机制尽快地完善起来。

     董倩:好,谢谢王教授。那么刚才王教授也说,缺乏利益表达,最终没有办法,只能双方有了冲突之后会诉诸暴力,我们说铁路工程是一个民心工程,同时也是一个民生工程,但是如果各方的矛盾没有好好地处理,既会伤民生,更会伤民心,因此这个表面上的工人和农民的冲突,最核心的问题是有一个缺位的问题,这个问题一定要到了去解决的时候了。好,这就是今天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