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安倍经济学”政策红利难持久

“安倍经济学”政策红利难持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06  浏览次数:2
  日本经济自上世纪90年代初泡沫危机以后就一直呈现衰退趋势,其长期积累的公共债务GDP占比居发达国家之首。同时,在人口老龄化趋势下,不断增加的社保支出又使日本的财政预算缺口进一步扩大,对国债依存度不断上升。因此,日本经济眼下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必须在短期内刺激实体经济复苏,二是必须在长期内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以解决社保透支现象、消除主权债务风险。
  然而,目前安倍内阁倚重的扭曲性货币政策并非 “对症”之举,即便可在短期内促进实体经济增长,却也将在长期内推升主权债务危机风险。日本如果不从根本上推动经济结构改革,单纯寄希望于货币政策来刺激实体经济复苏,难免本末倒置,徒劳无益。
  “三支箭”只是“强心剂”
  “安倍经济学”主要由宽松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增长战略 “三支箭”组成。其中,重中之重是推行大剂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在2年内将日本的基础货币从130万亿猛增至270万亿。安倍希望借此举改变人们的通胀预期,以资产效应和收入效应来刺激个人消费,并带动企业设备投资和出口贸易的增长。
  今年上半年,安倍经济学初现成效:日本股价自安倍上台以来上涨60%,日元贬值23%,资产效应推动了个人消费好转。第一和第二季度日本经济的实际增长率换算为年增长率分别实现了4.1%和3.8%的增长。不过,反映实体经济运行状态的就业、员工薪酬和企业设备投资却并没有出现根本性好转。正因此,日本第三季度实际经济增长率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至1.9%。从目前形势来看,第四季度的日本经济仍然面临下行风险。推行近一年后,安倍经济学的政策效应似乎正在逐步消失。
  安倍经济学是一针 “强心剂”,在短期内足以使日本经济 “回光返照”踏上增长轨道,但在根本上缺乏使日本经济长期保持稳定增长的政策手段。 20多年来持续困扰日本的经济衰退并不是一过性的周期性衰退,其面临的困境也并不是今后经济增长与否的问题。从本质上讲,日本经济面临的是结构性问题,即多年形成的 “政府债务化”、 “产业空心化”和 “人口老龄化”格局如何扭转的问题。
   “鱼和熊掌”难以兼得
  目前,安倍经济学面临如何兼顾 “消费增税”和“经济增长”的问题。按照野田内阁时期通过的消费增税法案,执政党必须刺激经济复苏,为消费增税营造良好的经济环境―据日本政府的测算,日本经济须实现约2%的实际增长率。按照这一逻辑,自去年底以来安倍出台的一系列大型经济刺激计划,目的似乎只是在为明年的消费增税铺平道路。如果是这样,第一阶段消费增税以后,继续引领日本经济复苏的政策手段何在?如果继续依靠“打鸡血”,加大政策剂量来维持经济复苏的话,接下来又将迎来后年10月第二阶段的消费增税,进入“增长―增税―增长―增税”循环的调控模式。安倍经济学令人深思,实现一国经济增长的目的,是帮助政府实现税收最大化、偿还前辈们执政时期所造成的负面政治遗产,还是扩大就业、提高国民生活水平?
  与此同时,目前的大剂量量化宽松政策会推高通胀预期,一旦日本经济由通缩转为通胀,日本央行将马上面临利率上调压力。但以目前的债务规模,日本每年的债务还息约为120万亿日元,如果国债利率上升,日本的债务规模将像滚雪球式不断增加。为了避免这一状况的出现,日本央行将不得不致力于继续维持低利率政策,而此举又可能使日本央行在未来丧失控制通胀的政策工具。因此,在 “低利率”和 “控通胀”的取舍中,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红利将消失殆尽。在货币和财政对宏观经济的调控功能双双失效的情况下,日本经济或将进入新的困境。
  经济复苏两大“魔咒”
  从日本中长期经济规划来看,日本政府的目标是必须在2020年前完成经济增长、社保改革和财政重建三个任务。这三者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日本要想解决社保透支、重建财政,都必须首先实现稳定且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而社保缺口和财政风险一旦失控,或将成为日本经济复苏的两大 “魔咒”。
  首先,在少子老龄化背景下,现行的社保体制将严重透支,其预算缺口正以每年超过1万亿的规模不断增加。如果要彻底解决社保资金问题,日本政府必须大幅上调消费税率。以目前增税法案所规定的8%-10%上调税率来看,其所获得的税源只能暂且维持目前的社保开支。据测算,继续上调消费税率的前提是日本经济必须保持年2%以上的实际增长率。所以,只有实现经济增长才能通过增税来填补不断扩大的社保收支缺口。
  其次,日本公共债务总额已超过1000万亿日元,如何消除财政危机、重建财政是日本面对的又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经济问题。对此,安倍内阁若通过财政增收,即增税来落实财政重建,或可事半功倍。但按照欧盟的标准,要将其债务总规模削减至GDP60%的水平,日本需将消费税率继续大幅上调至33%-35%。按照日本政府的测算,未来在劳动人口不断减少的背景下,日本想要摆脱财政风险的话,非但要将消费税率上调至33%以上,还必须将经济的实际年增长率保持在3%左右,并将劳动生产性的增长率上调至3%以上。如果要实现这一目标,日本必须彻底推动结构性改革。
  但是,从现阶段来看,自民党的增长战略严重受制于党内各派系和利益集团的争斗,并没有能够明确提出具体实施细则和量化指标。相反,随着消费增税时期的到来,安倍经济学的短期效应正在逐步消失,而日本的实体经济增长依然缺乏动力。此外,从民主党野田内阁开始,日本至今已经连续15个月出现贸易逆差。未来几年里,如果一旦海外投资收益减少引发经常性账户持续出现逆差的话,日本或将难以偿还其公共债务,从而可能引发主权债务危机。
  综上所述,安倍经济学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增长战略 “三箭齐发”来重振日本经济的计划,充其量只能获得短期的经济效应。而日本经济要在长期中走出发展的困境,则必须真正落实和推动增长战略,彻底进行经济改革,解决其结构性问题。可惜的是,目前从日本的党派之争和政治体制来看,要推动结构性改革难上加难。因此,为了转移民众对经济问题的关注度,安倍今后或将借助领土和历史问题来进一步激化与周边他国的矛盾,借势修宪扩军,穷兵黩武,以谋求所谓的 “正常”国家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