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家庭农场“激”出土地红利

家庭农场“激”出土地红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20  浏览次数:4
  “2007年以前,地里就没见到过钱。”松江区叶榭镇徐姚村农民陆志刚站在夕阳下,一身蓝色工装布满油渍。刚完成一天收割任务的他念及往事,不胜唏嘘:“只有在承包家庭农场后,收入才有明显改善,现在每年能赚10万元左右。”
  2007年,正是叶榭镇推广家庭农场的节点。
  这是一场试图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的土地流转“试验”。在充分的补贴政策和严苛的准入条件下,以保障承包权、分离经营权为核心,意在回答既有土地制度不变的前提下,谁来种地的问题。
  “陆志刚们”的经历已经提供了一个答案―迄今为止,松江99%以上的农户自愿将土地流转到家庭农场,并从土地租赁补贴中获益。试验的“正效应”显著。
  给土地流转算笔账
  陆志刚算了一笔账:家庭农场成立以前,每家农民的土地在5亩左右。如果种植蔬菜,仅能自给自足,少有结余。若是种植水稻,亩产量在1100-1200斤,每斤市价1.4元左右。但每亩土地的化肥250元、农药150元、收割170元,加上人力成本,如果单纯卖粮,每亩收入仅100多元。
  松江区委书记盛亚飞介绍说,上世纪末第二轮土地承包中,松江每个农业户口人均土地仅1.39亩,每个家庭只有4.33亩。土地少了,收入也难以提升。最直接的后果是,年轻人进城务工,老年人随便种种,甚至转包给外来户。土地的生产力无法激发,外来户为求短期经济利益,还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导致土地板结。
  但规模化之后,情况就有所不同。大面积的水稻能够统播统割,农闲时节还能充分利用起来种植其他作物,或进行土壤养护。人工减少了,生产要素得到合理调配,成本大幅降低,务农者的收入就会提高,而且还有利于农村土地质量、生态环境的保护。
  松江区农委主任封坚强告诉记者,从全球范围来看,规模化、机械化是现代农业最重要的前提。家庭农场的初衷,正是走成规模的现代农业之路。后来的发展,也依循这条路径展开。
  规模化生产的效应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哪怕自己不种,也会想着要不要留给子女种。让农民把土地流转出来,没有那么容易。”徐姚村农副主任顾庆锋的一席话,传递了农民的普遍心声。
  为此,土地流转试验的首要工作是确权。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介绍说,松江家庭农场经营者手中的土地有3个“权利人”:所有权是集体的,承包权是被确权的村民的,经营权则是家庭农场主的。
  松江的“改变”是这样进行的:在坚持家庭承包经营原则的同时,将经营权从承包权中分离出来。换句话说,小农户把地流转给村委会,村委会再挑选合适的人选来规模化经营。
  失去经营权的农民怎么办?村委会牵头,从家庭农场收入中划出一部分土地流转租赁费补贴给农民。2011年,松江区每年亩均流转价格高达687元。此后至今,补贴按照每亩500斤稻谷的市价折算。由于小规模耕种每亩的收益也和补贴相差无几,原先的农民不再种地,收入却并未显著减少。如果进城务工,还能多一份收入。想通这一点,大家就愿意将土地流转给村委会。自2004年试点开始,到2007年开放家庭农场申请,再到2009年进一步对农民土地承包权的确认,松江区的土地流转率已达到99%以上。
  另一方面,由于家庭农场的规模化生产收益颇丰,除去各项费用,一户家庭农场通过劳动,也能获得超过10万元的净收入,有志成为“职业农民”的申请者,自然越来越多。
  审慎的准入和退出
  账好算,事难断。“依法、自愿、有偿”始终是松江实行土地流转的原则。在具体执行中,土地流转有着严格审慎的准入和退出机制。
  封坚强介绍说,申请经营家庭农场的农民,必须满足男性60岁以下、女性55岁以下的条件,且持有本镇或本村农业户口。为避免兼业经营,家庭农场主申请前必须处于无业状态。针对申请者,各村委会会举行农技理论及实践的笔试、面试。顾庆锋告诉记者,看到申请如此火爆,徐姚村不得不严格准入,聘请考官出4套考题,当场抽签以确保公平。考试通过后,最终人选还要经过村民议事、集体讨论等方式选出。申报结束后,村委会还会组织监察队,一旦发现转包、转租、虚报面积等行为,家庭农场主将被取消经营资质。如果农场经营未按照统一要求管理,考核不合格后同样将失去经营权。
  封坚强介绍说,从农业规律来看,一家农户长期经营一块土地,可持续性更强,效益也会更高。因此,松江区还鼓励经营状况良好、经营方式多元、生产水平高的家庭农场续租。截至去年,松江家庭农场承包期在3年及以上的已有1026户,占总量的85%。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