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国企下岗职工艰辛创业 坐上园艺行业"头把交椅"

国企下岗职工艰辛创业 坐上园艺行业"头把交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9-25  浏览次数:7
   十四年前,当曹玉美第一次骑上自行车前往北京花卉市场推销花种子时,她想都不敢想自己的小作坊有一天能够坐上中国家庭园艺行业的“头把交椅”。
 
  1999年,曹玉美赶上了国企下岗潮,从效益不好的国企出来又在另一家公司做过行政,然后,她决定“下海”,干起了自己喜欢的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中国石油
  中国石化
  华夏银行
  花草行业,因为微薄的薪水不足以支持买房、买车、孩子教育等诸多的生活支出。
 
  如今,她真的不用再为这些事情发愁了。曹玉美的北京花儿朵朵花仙子农业有限公司已经拥  有员工100余人,每年的产值达1500万,产品行销海外,甚至连券商也进场了—如果一切顺利,也许就在明年春天,花儿朵朵将成为首家在新三板上市的园艺企业。
 
  花儿朵朵不过是中国小企业中的沧海一粟,曹玉美艰辛且坚韧的创业经历浓缩了一个时代。在过去的二十年间,时代给予了曹玉美们机会,而他们亦挺起了这个时代。
 
  他们没有大企业家的风光、没有国企的傲慢、没有大品牌的知名度,得不到银行优惠利率贷款,拿不出足够的钱搞研发,甚至没有个体户的自由自在……尽管艰辛,但他们依然乐观,满怀责任,艰苦创业,不离不弃,默默耕耘自己那方小天地,有的在技术上突破领先,有些做成行业领头羊,并撑起中国经济半边天—他们就是中国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在这些企业背后,都有个精彩故事,它们构成中国经济活力源泉。
 
  中国经济的活力细胞
 
  1999年,当曹玉美把修剪得漂漂亮亮的鲜花排在北京南城草桥一个农家院里接受准客户挑剔的眼光时,陈加栋在厦门创立了好兆头品牌,专业生产整体橱柜。
 
  创业初期,陈加栋也是无数个默默无闻、满怀梦想的创业者之一。然而,到好兆头创立了好几年之后,看到中国房地产市场高温和城镇化改造加快,陈加栋才认为他选了一个不错的行业。经过14年,这家名为厦门欧迈家居有限公司的企业,在全国已经开了300多家专卖店,行业竞争力排在了前六名。
 
  中国已经有超过1100万户像花儿朵朵和欧迈这样的中小企业。全国工商联曾经在2011年做过的一次中小企业发展调查显示,截至2010年,中小企业占全国实有企业总数的99%以上,其中,私营企业845.5万户,个体工商户总数已达3453万户。
 
  过去的二三十年中,中国的中小企业突飞猛进。私营业主比1988年增加了90多倍,注册资金增长2200多倍,从业人员增加了54倍。个体工商户比1980年增加了18倍,注册资金增长2900多倍,从业人员增长20倍。
 
  近两年这些数据仍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它们成为经济活力的源泉。国家工商局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私营企业1085万户,增长12.2%;个体工商户4059万户,增长8%。
 
  如果以中石油、中石化为代表的大型国有企业,联想、华为为代表的大型民营企业是横行于经济这片汪洋大海中的鲸鱼,是森林中的“乔木”,那么数以千万计的中小企业则是不可缺少的虾兵蟹将,是森林体系中的“灌木”,如果按照北大王建国教授的说法,把无数的小摊小贩视为“青苔经济”的话,那么这些“灌木”和“青苔”,维系着海洋和森林的生态平衡。
 
  从世界范围看,正是这些“虾兵蟹将”的经营状况决定了一个国家经济的活力。活力来源于中小企业对于市场和商机敏锐的洞察力以及快速反应能力,这是民营资本天生的本领。 而这有利于推动市场竞争机制的形成,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曹玉美创业的时候31岁,她当时甚至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循着自己的兴趣,尽量寻找别人还没有做的生意。她发自内心地爱花,当她走遍市场也没有发现可用于家庭栽种的花种时,她决定做这个生意,而且一发不可收,如今她那里家用花卉和家用蔬菜的种子已有800多种。
 
  她的生意也做到了欧美地区,产品在同行中价格最高却销量最大,更神奇的是,完全依靠口碑营销,企业中甚至都没有一个专职的销售。
 
  工商联的调研显示,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民营企业出口贸易总额占比从2000年的5.3%上升到2010年的30.5%,10年年均增速达到43.15%。许多中小企业在保持现有出口产品价格相对低廉优势的同时,更加注重培育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竞争力的新优势。
 
  民富之源
 
  2001年,曹玉美的创业之路迎来了第一次挑战—位于草桥的平房和大院子要拆迁了,她不得不向亲戚朋友借了十几万,在京南的新发地重新盖起了厂房和宿舍,公司逐渐步上了正轨。曹玉美以为自己生意就这样了,没想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她的想法。
 
  2010年,曹玉美偶然报名参加华夏银行和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主办的“华夏之星”公益活动,这是她第一次在电视上和小企业一起PK,众多专家对她的企业评头论足,华夏银行的一位高层直指她的问题,企业要想发展壮大,不贷款是不正常的。而在此之前,曹玉美从来都没有贷过款,仅依靠自有资金滚动经营了整整十年。
 
  之后,曹玉美开始和银行打交道,在银行资金的支持下,曹玉美的生意有了跳跃式发展—2011年她在北京东部的通州地区获批一块580多亩地的农业园区,取名为万花园,不仅仅经营园艺生意,而且开创了集参观旅游、园艺培训、主题餐厅为一体的综合多元化经营模式。
 
  如今,曹玉美再也不需要像14年前那样为家庭的支出发愁了,她成了先富起来的一群人。
 
  改革开放这三十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中小企业是富民惠民的重要途径。中小企业的密集程度往往与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高度相关;中小企业越发达的地区,城乡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就越高。如今位于中国民富之区前两位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均是中小企业的繁盛之地。
 
  全国工商联在调研中发现,中小企业按劳动、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参与分配,在普遍提高工资性收入的同时,增加了投资者和高层管理人员的财产性收入,培育和壮大了中等收入者群体。以全国1000多万中小企业主和3000多万个体工商户进行测算,中小企业辐射的中等收入家庭人口至少达到1.2亿,如果算上高层管理人员则更多。
 
  曹玉美在通州建立了新园区之后,企业职工增加到了100余人。她对记者说,很多员工都是在通州就近招聘的,大部分只要骑自行车就可以上班。
 
  事实上,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对于中国的意义不仅仅在于GDP、税收以及外汇,更重要的是就业。
 
  国家工商总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国个体私营经济从业人员总数超过1.8亿,“十一五”期间累计吸纳就业6000万人,年均增加1200万人。
 
  就业容量随着中小企业户数的不断增加而扩大,为大量城镇无业人员、农村剩余劳动力、高校毕业生、国企分流人员等群体及时创造了众多就业岗位,已成为社会就业的主渠道。
 
  作为餐饮业这一劳动密集型行业的老板,厦门筷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曾立斌显然有发言权。曾立斌从原本的出口贸易生意半路出家踏入餐饮界,如今已经拥有17个品牌连锁,除了拥有音乐厨房、老港记等自营餐厅之外,他还把满记、面包新语等知名品牌引入厦门。
 
  每一家餐厅开业都会带来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就业岗位。曾立斌的计划是未来在更多城市的大型购物中心里建立eating mall(餐饮综合体),这些都将为当地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
 
  活力来自创新
 
  当曹玉美开始创业之时,陕西天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勇刚刚从西安交通大学博士毕业。五年后,他走上了和曹玉美一样的道路。但与曹玉美的生存性创业不同,他所代表的是高新技术创业。
 
  方勇带着梦想而来,从小就爱鼓弄发明的他,大学时代就立志要做一款千家万户都会使用的科技产品。
 
  2004年,方勇放弃了一家高科技公司总经理的职位、放弃高薪、放弃去美国工作的机会,带着全部的积蓄,离开北京前往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创业,与两个同样热爱研发的朋友合伙成立了天思。
 
  天思的核心业务是基于有线电视网络的同轴电缆交互技术,通俗地说,就是通过有线电视的网络来接入互联网。今天来看,这项技术对普通用户来说也不是很新鲜,但在2004年,该行业商机的展现并没有这么充分,三网融合尚未提出,宽带中国的概念也没有上升到今天的高度。
 
  在天思之前,国内同轴接入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基于DOCSIS的同轴缆以太网(E0C)有线电视网络架构,北京歌华是代表,二是与ADSL类似的调制EOC。
 
  方勇看到了这两种模式的先天不足,它们带宽有限,若要增加带宽所需成本极高。天思致力于研发交换式EOC,综合了传统基带EOC和调制EOC的特点,带宽可以达到100兆,彻底解决了高带宽与入户难的矛盾。
 
  像天思这样的中小企业进行科研的内在动力是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图存求变、做强做大。他们在促进科技进步方面的努力,客观上对整个国家加快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以及建立创新性国家起着重要作用。
 
  然而,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进行自主创新是一条异常艰难的道路,并不是每家企业都能坚持下来。
 
  2004年到2007年是天思最艰难的一段日子。“我知道我们的产品是好的,但不知道谁会用,这是最大的煎熬。”方勇说。
 
  在这三年中,天思连续推出了三代EOC的产品,研发费用大幅投入却看不到回报。在2005到2007年,曾经有三次连发工资的钱都拿不出来了,每次都持续3到4个月。
 
  让方勇无比感动的是,即使发不出工资,20多个员工都还跟着他熬。他认为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今天绝无可能。“当时这些人都挺有激情的,有些也是刚毕业不久,大家都想做事,对物质的需求还没有这么强烈。”
 
  三年后,天思终于得到了市场的认可。2007年12月,天思获得湖南省有线电视网络(集团)股份公司EOC产品综合评比第一名,之后中标了湖南广电双向网改项目。
 
  2008年新股东带着资金进入,公司进入快速发展阶段。2008年天思开始研制芯片,2012年3月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天思第一颗网络宽带传输芯片TS71730诞生,并实现流水生产。
 
  中小企业已经成为中国科技创新的集中营。数据显示,仅占全国中小企业总量5.7%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实现了80%以上的新产品开发;在所有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中,中小型民营科技企业占到80%以上。
 
  同时,中小企业也为中国培养了大批管理、科技与高技能人才。据全国经济普查统计,2008年我国私营企业从业人员中拥有高、中、初级技术职称的人员分别达到76.7万人、274.1万人和446.6万人,较2004年年均增长率分别为12.0%、10.8%和13.1%。
 
  求新求变应对挑战
 
  虽然中小企业在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但仍然面临着很多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融资困难、成本上升以及管理粗放。然而,走过创业关之后的中小企业,都以积极心态努力应对。
 
  创业九年,方勇和他的团队把一家注册资本50万的公司发展到营业收入上亿元,并拥有业内首屈一指的核心专利产品、百万级的用户。在风投看来,这是一家前途无限的公司。
 
  也许是因为这一路走来的甘苦自知,当谈及对高科技创业者的建议时,方勇说,如果你没有能够舍弃一切的勇气和决心,不要走这一步,国内自主创新的企业处境比想象的艰难。
 
  这种艰难,河北遥乡村食品有限公司的李金启也有很深感触。遥乡村是国内首批对冬枣进行综合加工的民营科技企业,拥有冬枣保鲜与加工的自主知识产权,在原生产基础上成功开发生产了果蔬复合植物寡糖生产这一世界领先的技术,应用于食品、医药等领域。
 
  即使有这么先进的技术,仍然换不来金融机构的青睐。李金启受困于资金,难以使先进的技术实现更大范围的应用。他与很多银行谈过贷款,但由于银行有固定的放贷条款与放贷模式,轻资产的中小科技型企业难以获得融资。
 
  方勇也经历过资金链的断裂,直到现在他的公司仍然处于资金链紧绷的状态,但他认为不应该因此来“责怪”银行。他说,创业之初企业所建立的模式并不一定是对的,银行虽然是国有银行,但也是一家公司,它收取的利息并不足以让它有动力来承担那么大的风险。
 
  “融资中的很多事情是要风投和政府来做的,不能仅仅靠银行。”方勇说。
 
  成本上升同样是中小企业不能回避的问题。与大企业相比,中小企业由于固定资产少,原材料与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占企业支出比重较大,它们消化生产经营成本的能力显得脆弱。即使如此,中小企业主们还是进行了很多业务创新来缩减成本。
 
  拥有100余家汽车服务连锁门店的特福莱(北京)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涂进军采取了管理、服务与创新三结合的方式来应对成本上升。
 
  在管理上,通过设备、设施和人员的培训,提高设备的效率和人员的技能;在服务上,用快捷方便的服务留住更多的客户,从而分摊房租和人力的成本;在创新上,一方面通过互联网电子商务,吸引更多更远的客户,另一方面在原来一站式服务的基础上加入专业化服务的子品牌,他即将推出专注于车身漆面和钣金的品牌。
 
  中小企业的活力就在于它们没有大企业那种“大象不能跳舞”的尴尬,它们的掌舵者兢兢业业,求新求变,谋划长远,渴望学习提高,用于自我更新,以便能让企业有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陈加栋参加了2011年第一届华夏之星小企业菁英训练营之后,又去厦门大学读了EMBA。他说,学会了自我批判,课堂上教的财务和融资管理的思路对他帮助特别大。
 
  就在这两年,陈加栋进行家族企业社会化的改革,把欧迈做成开放的平台,如今除了他和弟弟两个创始股东,高管都不是福建人,他正计划着马上引入风投,对中高级职业经理人做股权激励。
 
  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完善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2011年的第八次中小企业划型标准的修订,增加了微型企业标准。划型标准出台之后,政府将制定更加有效的解决小型微型企业融资的政策措施。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9月12日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时明确表示,中国将进一步推进包括金融在内的多个垄断领域的开放,放宽市场准入,引导民间投资增长。这无疑是中小企业的福音,它们也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二季”迎来更多发展的机遇。
 
  1100多万家中小企业活跃在中国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它们为社会创造财富,增加就业,为中国经济增长注入持续不断的活力与动力。成千上万的企业主,有梦想、有责任,带着朴素而务实的价值观,构建成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其重要性也越来越受到政府部门的关注。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