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上海女孩找对象最爱公务员 86%宁做剩女也不凑合

上海女孩找对象最爱公务员 86%宁做剩女也不凑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16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29

上海女孩找对象最爱公务员 86%宁做剩女也不凑合

    你认为男女的最佳结婚年龄是多少?从事什么职业的男性(女性)最受青睐?你能接受男友的收入比自己低吗?你认为如何认识另一半最靠谱?相亲路上碰到的最大障碍是什么?步入剩女之列,愿意降低标准“凑合”吗?针对这些婚恋中时常面对的问题,本报深度调查的有趣结果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上海青年男女当下的婚恋观。

    

    女性最佳婚龄:小伙说24姑娘说28

    你认为:女性的最佳婚龄是几岁?男性的最佳婚龄又是几岁?

    看似简单的问题,在本报日前进行的调查中,男、女的作答给出了令人诧异的答案,两性对于男女最佳婚龄的认知竟然4到5岁的差距,即:男性认为女性最佳婚龄是24.27岁,而女性认为自身的最佳婚龄是28.02岁;女性认为男性的最佳婚龄是32.03岁,男性认为自身的最佳婚龄是27.11岁。换句通俗的话说,当27岁的男孩子想结婚的时候,24岁的女孩子并不愿意迈入婚姻的殿堂,而当28岁女性着急嫁人之时,她们心中在年龄上的理想对象已然稀少,而他们可能依旧希望寻找24岁左右的小姑娘。这一差距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众多各方面条件都相当不错的青年女性的择偶之路越走越窄。

    

    邓铭或许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金茂上班、月薪过万、中层骨干……邓铭的身上贴着不少让人羡慕的白领标签。每天穿着修身的职业装,踩着6、7公分高的高跟鞋,穿梭金茂大厦高高的楼层之中,邓铭工作稳定而忙碌,一年前她还升任部门副主任。在许多人看来,30岁的她是个不折不扣的“胜女”,危机感应该很强。曾几何时,受到闺蜜幸福婚姻的影响,她也有着自己对于白马王子的“完美定义”,并严格按照这一标准寻找完美对象:年薪20万以上、本地户籍、备有婚房、年纪一定要比自己大三岁及以上。

    前几年,邓铭身边给她介绍对象的人很多,可是左挑右选,邓铭始终未找到理想的白马王子。随着时光飞逝,给邓铭介绍对象的人渐渐减少,焦急的她开始适当放宽自己对于男性物质上的要求,却始终坚守“年纪一定要比自己大三岁及以上”这一标准。可谓宁愿蹉跎了岁月,也不愿意降低自己对年龄底线的坚守。“我不想找一个思想幼稚的小弟弟做自己的另外一半,也断然不能接受姐弟恋。”她坚信,只有年长的男性才可以带给她踏实和幸福。为何会有如此的坚持?邓铭说起了一段往事:“我的朋友曾经交往过一个比她小三岁的男友,从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她找的不是男友,而是儿子。那个男孩子思想不成熟,在一起常常吵架。最终,恋情无疾而终。”

    然而,随着她年龄的增长,符合她年龄条件的单身男性也越来越少。在相亲中,邓铭也曾遇到过一还不错的相亲对象。“他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我也挺中意他的,出去吃过几次饭,不过最终他拒绝了我。理由是,性格不是很合适。”邓铭说,当她接到介绍人的电话后,听到男方回绝她的理由时一度觉得很莫名,“我明明和他聊天聊得很开心,怎么就性格不合适了呢?”

    直到过了一段时间,邓铭在介绍人的一次无心之语中发现了事件的真相。“他在与我相亲的过程中,也同时与一个刚走出校园没多久的小姑娘接触。最终,他选择了那个小姑娘。”说到此处,邓铭难掩失落。

    

      女性择偶:公务员最受青睐

    工作稳定、职业体面、收入有保障,每年全国百余万人报考公务员,这“三大利好”的吸引力不可小觑,而这也同样吸引了沪上的年轻姑娘们。在本报的这次调查中,在回答“你理想伴侣的职业是什么”这一问题时,35.75%的受访青年女职工选择了“公务员”,30.86的受访者选择了“金融业”,30.69的人选择了“IT业”。与女性相同,男性青年职工在选择理想伴侣职业时同样青睐“公务员”。调查数据显示,受访男青年最青睐的伴侣职业中,“公务员”以29.68%的得票数跻身前三名,而第一、第二名分别为“白领”(32.7%)和中小学教师(31.35%).

    为什么青年女性在选择伴侣职业时会作出如此一面倒的选择?公务员受青睐是何原因?采访中,冰冰的一番话语颇具代表性。

    “我是个求稳定的小姑娘,没有太大的野心,只希望能找到一个工作稳定的男友。”29岁的大型国企行政人员冰冰对男友的标准看似很简单。旁人初次听闻这个要求,都会觉得这个长得小巧玲珑,五官秀丽的小姑娘要求貌似提的有些低,以她的自身条件,按照这个要求找男友应该不成问题。

    而仔细询问一下,却发现她口中的“工作稳定”的含义其实一点都不简单。“我说的工作稳定,就是希望他能有一个铁饭碗,说白了就是公务员,这个职业稳当,一干就是一辈子,不用担心失业,对外说出去又特别有面子。”冰冰说,自己也曾与一位月收入近万的外企销售相过亲,对方也挺中意她的,不过她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我主要就是觉得这个行业不稳定,收入与销售数额挂钩,又是外资企业,万一遇到金融风暴,外方撤资,突然被裁员了怎么办?”她坦言,自己目前对另一半的职业首选仍然是公务员,“我是国企的,选择公务员做老公也算是门当户对吧。”冰冰的话语也从侧面证实了本次调查的结果:87.02%的女性看重“门当户对”。

    

    九成多女性希望对象薪金比自己高

    你愿意接受一个收入比自己低的伴侣吗?无论是已经在职场上取得一定成绩的职业女性还是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们,大多对此连连摇头。在本报的这次调查中,92.07%女性希望伴侣收入高于自己。在剩余不多的能接受“女强男弱”的女性中,仅有18.39%的人接受伴侣的经济收入不如自己。值得关注的是,受访的平均收入最低的女外来务工者群体,对于“女强男弱”的模式反而较为接受,有6成的人表示可以接受伴侣收入低于自己。

    从毕业到社会打拼的这些年,30出头的Cici一个人独闯江湖,从销售助理蜕变成销售总监,用自己的实力赢得了鲜花与掌声。然而光环之下,这个旁人眼中的女强人也有着一颗恨嫁的心。既是剩女,也是胜女的她,自然择偶条件也不低。

    “还记得大学毕业时,觉得婚姻殿堂离我很遥远。每个月的工资才三千多块钱,总想干出一番成绩来,于是就一直忙事业。后来业绩越来越好,目前我的月薪爬到了五位数,直到闺蜜都已经开始陆续结婚生子,每次聚会只有我形单影只,这才意识到自己要加把油。”Cici说自己对于婚姻的事情有些后知后觉,总觉得自己优秀了才会找到优秀的人,直到接触了几个相亲对象之后,才发现难觅知心人,而优秀也成为了她的一种负担。

    “不少人提出有房有车的硬指标,我倒觉得房子、车子可以通过打拼得到,但是个人能力一定要好。除了物质,我反而更崇尚精神,要有共同语言,有一样的人生目标,那样才能劲往一处使。”Cici说,虽然自己对房、车没有具体的要求,不过她却始终坚持一点,那就是:男方的收入一定要比她高。对于这点,她的理由是:“可能我思想还是偏传统一些,总希望自己的丈夫比自己优秀,女强男弱的思想与我而言,有些超前,我可能还是接受不了。” 对于Cici的坚持,她周边不少朋友都劝她适当地放宽收入标准。“她们说,我的收入在上海女性中算是不错的了,即便一个人过也能衣食无忧,找一个收入不及我高的老公,生活也并不成问题。”话虽如此,她却始终接受不了。Cici认为,自己这么要求并不是希望另一半要养着自己,而是在寻求一种平衡。“女人似水,再强的女人都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依靠的肩膀,我亦是如此。”对于这点,她说自己决不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有所妥协,“如果要降低标准,为何还苦苦守候这些年?要嫁早嫁了。”

    

    相亲仍是交友主渠道沟通能力差成男女通病

    到了适婚年龄,身边还没有“伴儿”的女性,被长辈安排参加各类相亲在所难免。本报的网络调查也证实了这点,相比于男性,女性更乐于“相亲”,48.57%受访女性就有过相亲经历,29.01%的女性认为依靠亲友介绍交友最靠谱。而在本报记者的直面访谈中,发现通过介绍认识从而走向婚姻的女性占到了受访比例的8成。而在这条“大众化”的择偶道路上,沟通障碍似乎成为80后独生子女的一种通病,分别进入男、女受访者的单身三大主因行列。 从大学实习开始算起,唐惠在张江高科(600895)(行情 股吧 买卖点)里已经待了8年了。29岁对于一个软件工程师来说,这是一个“黄金年龄”,不过对于一个出了校门就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的大姑娘来说,这又是一个让人着急的年纪。“我当然想谈恋爱,但不知道从何开始。”自称“沟通无力”小唐在经历了两次失败“相亲”的打击之后,自信心大受打击,而其原因就是:“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前无话可说太尴尬了,我完全找不到互相沟通的突破口。”

    小唐是南汇人,用她父母的话说,女孩子到了25岁,就该嫁人了,她显然超过这条标准线有点远了。“我不擅于挖掘话题和引导谈话方向,一问一答是我最为经典的交流模式,好像编程当中的‘命令’与‘反馈’一样。”正如她自己所说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小唐做事干练、准确而有条不紊,不过“动嘴”似乎比“动手”要更难,除了和业务有关的工作讨论以及汇报之外,她甚至很少和同事们“闲扯八卦”,“不是不喜欢,只不过大家都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头了。”和熟人之间尚且如此,碰上陌生人小唐更是抹不开面子了。

    “从小到大,父母的管教一直都很严格,读书时明令禁止谈恋爱,所以我和班上的男生也很少交流,到了大学人要求我以学业为重,谁知到了工作岗位,他们一下子急了起来,而此时的我,却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样和男孩子沟通了。”小唐苦笑着分析起了自己不会沟通的真正原因。而在相亲中,她也发现,不善言辞的她所遇到的对象不是老说错话就是沉默寡言。

    小唐的第一个“相亲”对象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收入稳定长相端正,第一印象完全OK,只是整个见面过程中几乎都是男方在侃侃而谈。表面看似不错的氛围内里却是尴尬不断。“我告诉对方,目前正在做一个怎么样的软件,谁知到对方居然冷冷地回了我一句,这样的软件就算开发出来了也没有市场的。”我听完之后,整个人愣住了,对方却全然不知自己说话有些过分,还在继续夸夸而谈。事后,介绍人告诉小唐,对方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对她没有恶意。但小唐接受不了,相亲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次的见面经历更加“不堪回首”,这次朋友直接给她介绍了一个同行,也“继承”了IT人士不善言辞的传统,“见面也就一杯咖啡的工夫,除了知道对方姓名、工作单位和年龄之外,连电话号码都没有留就结束了。”对此,沪上知名白领交友组织“灭剩团”团长刘云烨建议青年不要仅靠一次沟通就下决定,可以多接触了解几次,“给对方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

    她说,可能现在是女的比男的表现得大方的缘故,互相交流的时候,总觉得他们还没有开窍似的,交流起来感觉就是不对。“比如以前我去无偿献血,当天有一个相亲对象在知道我去献血之后,还以自己早下班为由,要求跟我见面。照理说,应该是关心对方休息得好不好,而不是出来约会吧。还有一次,被约在火车站见面,这种嘈杂的环境真心不适合相亲啊,最后还约在一个快餐店,连两个人坐的位子都没有,我觉得情商有点低呢!”

    “我要的不是一个白马王子,只希望能找到一个与我思想契合,能懂我的人。没有这样的人出现,我宁愿一直等下去。”Emma深信,只要等待,终有一天会有懂她的人走进她的生命中。徐晗;李阳;陆烨;徐文斌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