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极草广告模式再受争议 行业呼唤标准出台

极草广告模式再受争议 行业呼唤标准出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17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极草的误导宣传严重损害了整个冬虫夏草行业的利益,按照它的说法,青海省若年产100吨虫草,只有3吨是好的,其他都是脏乱差。”12月16日,三江源冬虫夏草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扎西才吉在参加首届中国冬虫夏草文化论坛期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是表示。
     连日来,种种关于极草的争议被不断发酵:先是产品被质疑是非药品、非食品、非保健品的“三非产品”,紧接着专业打假人王海举报央视极草广告涉嫌虚假宣传,后更拿出一份成分检测证书称极草产品虫草素含量为零。
     自产品上市以来,极草通过对含片市场的开拓以及不惜成本的轰炸式广告宣传,在短短三年间销售增长5倍,一跃成为冬虫夏草行业的龙头大户。今年8月,极草母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拟借壳*ST贤成(600381.SH)登陆沪市,据证监会最新披露,目前*ST贤成的重组已进入审核阶段。
     极草广告争议
     2008年,极草5X的问世打破了冬虫夏草的传统食用方法。在产品上市的最初,极草的宣传着眼于“虫草新吃法”,强调产品通过粉碎、压片、包装成为可以让消费者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随时食用冬虫夏草。
     但后来,极草公司发现人们对冬虫夏草的印象根深蒂固,单从时尚、方便角度宣传很难迅速打开冬虫夏草含片市场。于是,后来便出现了一系列广为人知的极草功效性广告宣传。在该系列广告宣传中,极草5X开启了冬虫夏草含着吃的高效利用时代,提出极草5X是“站在科技的高点,使其对精华成分的有效释放提升7倍以上”。
     同时极草还把传统的冬虫夏草吃法做了一番对比。“加热超过60度,冬虫夏草中的活性酶类、真菌多糖等会被破坏,功效明显下降。常温生服,才会有更好的效果。”在传统媒体的广告中,极草把直接吃、磨粉吃、泡水吃、蒸煮炖等传统冬虫夏草的食用方法列入了冬虫夏草低效利用的五大误区中;而在电视广告上,极草则利用冬虫夏草在显微镜下的微生物活动镜头来强调直接食用冬虫夏草的危害。
     对此,扎西才吉认为,极草上市以来的宣传,一直在强调冬虫夏草只能含着吃,强调其它吃法都不对,这既不尊重中医药辨证施治、因人而异的服用方式,更是完全罔顾冬虫夏草道地与否决定效果的根本问题,“这是将企业利益凌驾在整个行业利益、消费者利益之上,对整个冬虫夏草行业都是一种伤害”。
     据扎西才吉介绍,自从极草开展这些误导宣传以来,原来青海省的冬虫夏草企业都受到严重打击。“来我们店的客人都问把冬虫夏草磨粉是不是有细菌残留,蒸煮会不会浪费,但事实上传统吃法并没有极草说得那样恐怖。”三江源总经理周占琪表示。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极草的销售取得了飞速增长。据*ST贤成此前发布的公告,青海春天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和2014年上半年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22亿元、13.06亿元、21.41亿元和10.78亿元,短短三年间含片销售翻了几番。
     据*ST贤成披露,2011年至2014年上半年,青海春天的广告费支出分别为6555.98万元、14992.26万元、35507.61万元和17809.46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37%、11.82%、16.88%和16.67%。
     而面对三江源的质疑,极草在其官方微信中回应认为是“别有用心的诋毁”,并借用青海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的观点,强调含片食法可以有更好的吸收效果。
     “含在嘴里,口腔中的多种唾液酶降解,使得冬虫夏草能够得到更好的吸收。”但同时,不同产地的冬虫夏草的药效确实有所不同。“西藏和青海的是最好的,但药效也有较大差异。” 极草引用专家观点称。
     行业标准缺失
     近十几年来,随着冬虫夏草价格的逐年攀升,各路资本蜂拥进入,造成了这个行业鱼龙混杂的局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有人短斤少两,有人以次充好,有人混淆视听,为了追逐一时利益,冬虫夏草道地文化被抛诸脑后。”扎西才吉表示。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冬虫夏草的产区主要有青海、西藏、云南 、四川 、甘肃以及宁夏部分地方,其中以青海和西藏产的冬虫夏草为最佳。据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专家刘海青介绍,通过冬虫夏草药材的指纹图谱分析,可以将青海产冬虫夏草和其他地域产冬虫夏草区分出来。
     但目前国家尚未有建立起针对冬虫夏草等级品质区分的标准。“一般人从外观上是很难分辨的,更别说是压碎成片后的。”周占琪告诉记者,目前青海、西藏的冬虫夏草市场价格平均比其他产区的虫草要高出20%,因此有不少投机分子会用四川、云南的虫草来冒充青海虫草,赚取差价利润。
     据了解,2007年三江源曾协助青海省有关政府部门出台了冬虫夏草地方标准,从定义、分级、技术要求、检验方法、储存和运输等8个方面对冬虫夏草进行了规定,并对冬虫夏草的定性鉴别和特殊规定做了要求。“我们一直在争取推出相关标准,但是难度很高。”扎西才吉对记者表示。
     南通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缪宝迎曾发文指出,在国家食药总局的基础数据库中,查询到化学原料药及制剂(即“国药准字H”文号)中含“虫草”的共有14条记录,其中制剂品种3个,分别是山东 、安徽、河北 3家企业生产的虫草头孢菌胶囊、虫草被孢菌胶囊及虫草胶雷菌口服液。
     但在屈指可数的拥有药品文号的、明确标示处方成分中包括冬虫夏草的中成药中,其配方中冬虫夏草的配制比例到底是多少?企业是否能够严格按照标准进行投料?这些都需要在加强监管的同时,适当增加透明度。更何况是那些以冬虫夏草为主要原料的产品。
     “极草牌冬虫夏草纯粉片原料为青海野生天然冬虫夏草,无任何添加,严格遵循《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的要求进行生产加工虫草。”在王海举报送检的极草产品被检出虫草素为零后,极草公司对此予以否认并将其诉讼于法律 ,但是极草方面至今没有对外公布其产品成分检测证明。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