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延迟退休冲击五成就业 年轻人首当其冲

延迟退休冲击五成就业 年轻人首当其冲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25  浏览次数:9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确定了“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此前人社部曾表示,延迟申领养老金是大势所趋。与此同时,双轨制养老金政策公平性却受到广泛质疑。质疑者认为废除双轨制才是真正的大势所趋,应当优先于延迟退休。
 
  养老金缺口问题难以仅仅依靠延迟退休年龄来解决,延长退休年龄将增加企业和个人负担,同时对年轻人的就业造成较大冲击…
 
  延迟退休成定局 养老继续双轨制
 
城市老年人主要依赖退休金。
 
  11月15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全文明确提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以及适时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五大有关社保的重大问题。
 
  虽然还只是“研究制定政策”,但延迟退休作为改革目标已经是毫无疑问了,渐进式只是操作性的考虑,减缓政策变化所带来的影响。
 
  当前,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退休养老金和企业人员退休养老金采用不同制度,其中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仍然沿用公共财政大包大揽的制度,而且养老保险替代率大大高于同期的企业职工。由于两者待遇的巨大差别,被称为养老“双轨制”。
 
  在现行养老保险制度下,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的养老保险费用由国家财政承担,养老金平均替代率高达80%以上;而企业职工不但需要缴纳养老金,且养老金平均替代率不足50%,这种不同的制度安排不仅有损公平与效率,也无法适应全球化、市场化背景下人口流动、身份变换的现实需要。
 
  养老双轨制使得体制内人员能够依靠体制长期盘剥体制外人员,企业职工、城市居民、农民工、农村居民不仅需要缴费为自己的养老买单,也需要负担体制内人员的相当一部分养老金。因此,企业和员工的社保缴费率过高,增加了企业和个人的负担,生产生活均受到较大影响。
 
  目前中国基本养老保险的费率高达28%,其中,企业缴纳20%,职工缴纳8%。由于五项社会保险往往捆绑参保,其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位居亚洲国家首位,但高缴费带来的却是低保障,投保的收益严重不对称。如果实行延迟退休,那么高缴费和低保障的不对称情况将变得更为严重,这必将增加企业和个人的负担,最终将影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延迟退休将冲击年轻人就业
 
  尽管发达国家与我国社会养老负担曲线各不相同,但在未30年间无一例外都呈上升趋势。这给各国增加了巨大的财政压力,金融危机后美国、欧盟相继爆发的主权债务危机,日本尽管由于持债主体为本国民众,短时无债务危机之忧,但其高额的债务始终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头顶,有可能随时爆发。
 
  我国在2008年“四万亿”逆周期调控后,地方债务风险也存在隐忧。由此可见,未来十年内,各国政府在债务约束下,难以弥补巨大的养老金的缺口。发达国家已通过延迟退休年龄缓解养老压力。目前,我国囿于各种因素尚未延长工作年限,但改革迫在眉睫。
 
  1950年-1973年是中国人口出生的高峰期,这个时间段出生的人将在今后20年内相继步入老龄期,如果实行延迟退休必将出现本该退休的老年人挤占年轻人的工作岗位,加剧年轻人的就业压力,推高失业率。
 
  中国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自然面临较大的就业压力。目前中国宏观就业形势面临经济放缓、就业总量持续增加和结构性矛盾突出三重压力。
 
  统计显示,目前每年离退休人员在600万至700万人,随着50后、60后生育高峰期的人口相继进入退休年龄,每年的离退休人数还将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延迟退休年龄必然使得每年将有超过700万的年轻就业人员面临就业困难。
 
  由于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实施计划生育,目前在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中40岁以上人口的比重要远大于40岁以下的中青年。此前大多数专家和机构估算中国的人口红利拐点将会在2015年出现,没想到人口红利拐点2012年就已经出现,这比预期提前了3年。这意味着新生力量增长不足。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此前也曾表示,每年离退休人员在600万至700万人。“断崖”式的大幅度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必然使得600万至700万适龄就业人员面临失业。根据人社部2011和2012年的数据,中国新增就业人口分别为1221万人和1266万人。“断崖”式的延迟退休每年将吃掉至少五成的新增就业岗位。
 
  事实上,不仅中国面临延迟退休所带来的就业冲击,全球都在为退休制度与年轻人就业之间的矛盾所困扰。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测算,目前全世界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人数在7500万左右,发达国家占比约12%。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洲25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一直维持在20%以上的水平。
 
  以法国为例,在前总统萨科齐上任以来,政府就一直努力推动“退休制度改革”法案,法案中将退休年龄延长至62周岁,与另一项“养老金改革”法案一起,成为了法国爆发大规模罢工的导火索,也为萨科齐的大选失败埋下了伏笔。此外,日本也同样存在老年人对年轻人工作机会的挤占,导致经济活力持续下降。
 毫无疑问,延迟退休年龄已成定局,但究于其对不同群体所造成的不同影响,此改革暂不会全面推开。不过即使推进渐进式延迟退休,养老制度并轨改革也不应该被忽视和搁置。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锡荣曾说,中国公务员已达1000万人,平均每年增加100万人。另据统计,中国事业单位有3000多万正式职工。按目前的政策,大约有4000万人在职期间,不用交纳养老保险金,而退休后拿到的养老金却由财政划拨(纳税人出钱),而且是交过养老保险金的企业退休职工的数倍。
 
  假如取消目前不公平的养老双轨制,将之变成一种全民平等参与的养老制度,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也按个人8%、单位20%的比例缴费,那么保守估计,约4000万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工资按每人每年2.5万元人民币保守计算,每年将缴费2800多亿元。
 
  根据有关专家的测算结果,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由此可见,靠延迟退休来解决巨额空账难题属于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且还牺牲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是一个“以毒攻毒”的办法。而废除双轨制实现养老并轨所节省的资金相当于退休年龄延迟14年。
 
  目前,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为73.5岁,法定退休年龄男性为60岁,女性为50岁,所以如果实现单一制度养老,根据上面的估算,国人基本上不用延迟退休就能解决目前的养老难题。
 
  如果养老金并轨、国企提高红利上缴公共财政以填补空账之后仍然存在亏空,那时再讨论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民众对此政策的接受度相比目前会大为增加,反对者质疑者也会大为减少,政策推行难度将会大大降低。

延迟退休关系到所有劳动者的切身利益,影响巨大。延迟退休不仅将会加大企业和员工的负担,还将减少国人退休后的休闲时间,安享晚年的难度变大。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